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改變廢柴女兒的命運 穿越!改變廢柴女兒的命運第5章 布局在線免費閱讀_格林小說
◈ 穿越!改變廢柴女兒的命運第4章 開宴在線免費閱讀

穿越!改變廢柴女兒的命運第5章 布局在線免費閱讀

車內的空調設備是壞的,車內的人們都向著車窗的位置擠去,車窗開得大大的,風從外面欲進不進,撓過你的臉龐,恨得你心痒痒。

楊雪梅的背上已經密密地出了一層汗,她依靠在一個座位旁,時不時用手肘頂一下椅背來維持自身的平衡,手中大包小包的東西,水果和一些干蘑菇、干木耳,這是剛剛在超市裡買的,還有兩條臘腸從家裡帶的。

總得拿些什麼去,不能讓外婆外公覺得你媽我過得不好。陳舒安再次扯着水果袋子的環,想給媽媽分擔分擔,還是被媽媽倔着拒絕了:「這太重了,你扶好,媽來拿就行!」

下了A44號公交後,再轉了兩趟地鐵,走了二十分鐘,終於到了外婆外公家的豪士山莊,夏季的悶熱在楊雪梅大滴大滴落下的汗珠里體現得淋漓盡致。

「叮咚——」門立刻就開了,一陣涼爽迎面吹來,裹着陳舒安和楊雪梅,舒服極了。

「爸媽!這是我從家那邊帶過來的。」楊雪梅將一包包東西攤在桌上,一件件地拿出來,「獻寶」一般「展示」給二老看,「這是……這是德鵬表現好領導獎勵的哈哈。」

即使臉上局促,也仍然要維持下去,這叫體面。

可做媽媽的怎麼會看不出。外婆一邊給媽媽拿過一條毛巾,讓她擦擦汗,一邊附和着她說的話。不善言辭的外公,便細細地將小女兒帶來的「寶貝」分類地放好在廚房裡,洗洗裏面的葡萄,拿着幾顆給了陳舒安,然後走去客廳。

客廳里楊雪梅的大哥和二姐、三姐,和他們的伴兒,嗑着瓜子,嘴邊流着西瓜紅色的汁水,聊着漫無邊際的東西,不時發出幾聲爽朗的大笑。

「大佬聽說你最近又買了一套房喔!」老三坐在沙發邊邊,翹起只腳,挑起個眉頭:「怎麼樣,我們剛好想換輛車,你那輛不是也想換了嗎?賣我們唄!」

「嗐!什麼話,我那破車早就跟不上時代咯!」

「喲!雪梅來了……不是啦大佬,你那車不就前幾年買的,能掉線的了嗎?」

楊雪梅局促地站在茶几前,沙發上,靠凳上都是身體,老二的丈夫半躺在長凳上,沒有起來的意思,她無處可坐了,裝作四處走走的樣子,打個哈哈,去旁邊的柜子里翻着那些老照片,耳朵卻一直豎在茶几那邊。

「吃飯咯!」

「走走!吃飯去!老金!今天高低得整他幾瓶白的!」老二的丈夫老金一把兜住老大的脖子,晃晃蕩盪地大步走去:「我跟你說啊,最近咱們這個市……」

餐桌上是老大從X市帶回來的極品魚,是別人送給老三價格不菲的名酒,用的是老二帶來的上好的瓷餐具。壺裡泡着的是老金最喜的小青柑。

「聽老二說小林你最近當上了個什麼部長?是吧!好着呢!」老金一把拍在老三丈夫的身上,小林的臉微微發紅,「是是…哎!喝喝!別光顧着說我哈哈。」

「那可不,這才想着換輛車,新氣象嘛,得使點好的!老金要是有什麼推薦……我聽說**那邊……」

一杯酒咕嚕咕嚕下肚,老金使了個眼色,老三立刻心知肚明了,忙笑着再敬老金一杯。

熱火朝天。

楊雪梅插不上話,只是一直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飯菜,看幾眼陳舒安碗里,再夾幾筷子去。

不行,得找準時機。陳舒安埋在碗里的腦袋,眼睛卻瞄着餐桌上的動靜,酒瓶要空了。

「誒誒,跑哪去…」陳舒安立馬撂下筷子,跑去廚房裡拿出新的酒——從進門的那一刻她就看見了它,酒也是一件利器。

「大姨丈!給你酒!」陳舒安揚起了甜甜的笑容,雙手舉着酒瓶老金,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

老金許是沒有料到這出,手上的酒瓶隨着他的呆愣滴下最後兩滴甘液。

說不緊張是假的,畢竟這種行為她前世可一次都沒有做過——更多的,是和媽媽一樣,靜靜地來,再靜靜地離開。

幸好,老金隨即大笑了起來:「好好好呀!不是我說雪梅,你女兒一定會比你有出息……誒呦!」坐在他對面的老二走過來取走他的空瓶,狠狠地捏了他一把,瞪了一眼。

餐桌上其他人的臉色好不到哪裡去。楊雪梅說話的機會到了,她「吃吃!」兩聲彷彿是「大赦」的傳音,餐桌上又恢復了吵鬧。

就是現在!陳舒安一個轉彎,似要跑回位置上,但故意地撞向老二——「砰!」瓶子摔了,碎了一地,陳舒安順勢摔倒在地面上,擠出兩滴淚水,一副痛極了的模樣。

老二被嚇了一跳,急忙扶起陳舒安:「來來!大姨看看!划到了沒?可憐咯可憐咯!」這一聲吸引了全桌的目光,老二要捲起陳舒安的褲腳檢查一番——楊雪梅的臉頓時煞白,但她沒有下一步的動作,她既害怕又期待——不是她說的,是他們自己發現的。她這麼安慰自己,腿隨着緊張不斷地抖動着。

隨着大姨的動作,那青一塊紫一塊的疤痕正式地被揭開在眾人面前……老二心疼極了,這一脈唯一的一個女娃娃呀,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

「砰!」又是一聲響,外公摔了碗:「這就是你說的他會對你好?!你會幸福?!你會幸福,你會幸福,你會幸福…」

他哆嗦地說不清話了。

陳舒安隱隱約約地想起搬來新家後的外公因為年紀大了加上身體一直有許多病痛的緣故,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如今發了這一場大火,她心裏被揪着疼,但是沒辦法啊沒辦法啊,外公,對不起…

熱鬧的氛圍不再了。

作為父母最小的女兒,作為兄弟姐妹中最小的妹妹,即使是痛恨她如此糟蹋自己,但骨子裡仍然是愛着她的。

兄弟姐妹和父母一同坐在茶几前,楊雪梅被圍坐在了中間——小小的陳舒安被媽媽環抱着,兩個外婿靠牆站着,環抱雙手。

窗外黑雲壓城,要落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