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我開啟修仙之旅小說試讀全新章 第2章_格林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聖朝。

長安城。

漢東郡國公府府邸門前。

管家韓山皺眉看着手上的信封,雖說有些褶皺,但還是可以看得出被保管的極好,貴為國公府,尤其是近些年聖朝得恩寵最盛的門楣之一,每年門子收到的信數都數不過來,或是拜訪,或是密函,或是邀請。

可這封信不一樣,或者說是送來這封信的人不一樣。

他抬起頭看着眼前送信過來的青年,冬日裏穿着一身單衣,單薄的身軀在肉眼可見的顫抖着,裸露在外的皮膚凍得通紅,那張臉還算俊秀,只是此刻透着一股蒼白,最讓韓山注意的是那雙眼睛,哪怕在如此寒冷的天氣里穿着如此單薄的衣服,那雙眼睛依舊是那樣的平靜。

沒有一點多餘的神色。

在青年身旁還跟着個小女娃,好像五六歲的樣子,穿着破襖,前後好幾處破洞,只能勉強保暖,正緊緊地拉着青年的手,髒兮兮的小臉上帶着好奇和怯意。

「你是從涪州來的?」

在國公府,無論是國公還是夫人,都不喜歡聽見涪州這兩個字,他看着眼前的青年,那張臉和國公年輕時候有幾分相似,他的眉頭皺的更深起來。

青年微微點頭:「沒錯。」

「你姓李?」韓山又問道。

青年再度點頭:「李子冀。」

涪州來的,又姓李,看來應該是沒錯了,老管家在心裏嘆了口氣,目光複雜的看着眼前青年,說道:「我會將信交給老爺,你且先在此處等候。」

他並沒有迎李子冀進去,李子冀也安靜地站在府外,任由漸漸大了的雪花落在身上。

他並非是這個世界的人,沒什麼特殊的原因,睜開眼睛就來到了這裡,穿越到了李小婉兒子的身上,也就是涪州那個可憐的女人。

生活了兩年,日子很清苦,卻很安穩,直到今年春末,南陵河的河神發瘋,一場大水淹沒了小小的遂寧城。

等聖朝的修道者趕來,可憐女人已經死了,臨終前寫了一封信讓他帶着去到長安城交給素未謀面的父親李孟常,信里的內容他並沒有看,但想想也知道是讓李孟嘗收下自己這個私生子的請求。

關於這一點李子冀並不在意,在外十九年他和母親從未受過李孟常半點好處,可見人家甚至都已經忘記了還有這麼一對母子存在,只是他無法拒絕母親臨終前的眼神,所以無論自己願不願意,這封信總是要送到的。

子冀這個名字也是母親取的,意在希望,但具體是希望什麼,沒人知道。

「大兄,果果好餓。」

尚且還有些稚嫩的聲音在身邊響起,小女童大眼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雄偉建築,怯怯的躲在李休身後,露出半張凍得通紅的小臉。

李子冀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笑道:「等一會兒大兄帶你去吃東西。」

果果是他在路上撿的,遂寧城那場大水,死了很多人,李子冀在城外二十里處看見了縮成一團的小女孩,本不想多管,但擦肩而過之時卻被那雙小手抓住了褲腳。

這一路上,兩個人從來都沒有吃飽過。

「這裡是大兄的家嗎?」果果好奇的問道。

大兄說過,來到長安城就帶她吃很多好吃的東西,從來都沒吃過的東西。

李子冀笑了笑,沒有說話,他從來沒有將這座堂皇的國公府當成自己的歸宿,也不會天真到認為對方看了一封信,就會痛哭流涕的出來迎接他。

雪花簌簌落着,地面很快就鋪滿了一層,老管家也從裏面走了出來,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走到李子冀面前站下,沉默了會兒後開口說道:「公子,你這封信,應是送錯了地方。」

果果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李子冀知道。

看來人家的確不打算認下他這個私生子,這沒有什麼值得意外的,如果真的認下他,那反倒才讓人詫異。

李子冀抬頭看了一眼府門之內,隱約間好像瞧見很多人在往外看。

「既如此,是我叨擾了。」他拱手行禮,輕聲開口。

他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於李孟嘗也沒什麼憎惡,事實上,他也沒有將李小婉當做是自己的母親,只是兩年的相處照料,他對李小婉充滿着感激和尊重。

「等等。」老管家看到他要走,開口喊住,然後拿出一個小包袱遞了過去,提醒道:「看你們兄妹兩個也不容易,這點東西你們拿着,找個地方歇息歇息,過幾日便出城吧。」

李子冀看着那個包袱,心想這算是遲來的贍養費還是李孟嘗心中最後一點不忍的施捨?

有骨氣的人肯定不會要,喊上一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掉頭就走,身板挺得筆直,但骨氣沒有肚子重要,他要帶着果果吃飯,要在這長安城裡活下去。

是的,他並不打算離開長安城。

於是李子冀伸手將包袱接過背在身上,輕聲說了句多謝,然後拉着果果轉身離開這裡。

果果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不停轉頭看着這十分氣派的府邸。

「大兄,我們要去哪?」

李子冀輕聲道:「回家。」

果果仰着小臉,十分不解:「這裡不是大兄的家嗎?」

李子冀伸手將她發上的雪花摘掉,看着眼前這陌生的地方,以及那雄偉的牆壁在寒冬凜冽中散發的冰冷,笑了笑:「不是。」

老管家韓山看着一大一小兩個人的身影漸行漸遠,臉上露出了一副十分複雜的神情,既然已經在大水下僥倖活了一命,為何偏偏還要來這長安城呢?

相處的時間很短,但他看得出來李子冀是個聰明人,聰明人就要做聰明的事情,長安城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這座高牆,進不來私生子。

也容不下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