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我開啟修仙之旅小說試讀全新章 第5章_格林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李子冀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好得意的,但他的確帶着果果在長安城一連逛了兩天,直到走的果果小腿發酸,再也不肯動了方才罷休。

這兩天他也對這座都城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比如知道了長安最有名的酒樓叫天香閣,最出名的街叫春華街,最長的路是朱雀大道,最好喝的酒是天仙醉。

但也有很多事情是他一個普通人打聽不出來的,比如朝廷的門開在哪個方向,現在的朝堂格局怎麼樣,當今那位聖皇最喜歡什麼東西,李孟嘗究竟長什麼樣子。

一個無權無勢的普通人,做不成太多事情。

「公子今天好興緻。」夥計看着李子冀一個人坐在角落自飲自酌,主動遞上來一碟小菜,還貼心的收了收敞開的窗戶。

香滿樓自然是沒有天仙醉的,只是很普通的一壺酒,喝進嘴裏有些辛辣,咽下去又會反上來一股醇香,即便是很普通的酒,也要比上輩子的好喝許多。

「坐下一起。」

李子冀給夥計倒了一杯,示意他坐下。

今天是約定好的第三天,好鋪子有沒有眉目,都要說上一聲。

大清早,客人幾乎沒幾個,夥計也不客氣,直接在李子冀的面前坐下,經過數日短暫相處,他知道這位李公子是一個不太在意規矩的人,這也讓他有些費解,明明是一個性情溫和的人,卻偏偏總會給他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感覺,就好像他與你說話,與你微笑,都隔着一層薄薄的紗布。

「公子,不是小的邀功,昨兒個我還真瞧見了一間好鋪子,臨街的,後面還帶院子,平常做生意在前面門市,打烊了就回後院歇息,這兩天不少人都看中了,幸虧我在牙行有個兄弟,要不然都留不下來。」

「也不敢瞞您,就是位置不太好,不像咱們香滿樓,那條街稍微有些僻靜,不過也要看和哪裡比,雖然比咱這裡差了點,但每天來往行人也不少,而且關鍵租金也合適。」

夥計起身給李子冀倒了杯酒,他這麼賣力的介紹除了因為李子冀給了他足以抵三個月工錢的碎銀子之外,也因為可以從中賺一點中介費的關係。

畢竟是他幫牙人聯繫的買家,事成之後,牙行那邊多少會給些表示,按照那鋪子那宅子的價格,給的表示肯定比自己辛苦伺候人一個月多多了。

臨街,帶院子,而且修葺得很好,如果價格也合適,那的確是一個好地方。

李子冀點了點頭:「若是價錢合適,我不會拖沓。」

夥計滿臉笑容:「得,公子體諒小的,您看了若是不滿意,小的再尋其他好地方,保證最後一定看到您滿意為止。」

果果還在樓上睡覺,李子冀也不打算叫她起來,只是囑咐掌柜的等果果醒了之後替他照料片刻,自己則是隨着夥計去看了那間鋪子。

香滿樓門前的街道叫做明光街,出門走到盡頭往左拐,穿過一條小巷子,又路過一座落滿雪的石橋,才算是到了地方。

「公子,前面就是我給您尋的那間鋪子,位置剛好在街口,身後的路咱們剛剛走過,那座石橋被不少文人雅客戲稱為鴛鴦橋,每日傍晚都有男女在石橋上下幽會,從鋪子往右的路口走上半個時辰就是咱們長安城最出名的天香閣。」

「這還是其次,要是公子有閑暇時間順着往前的路口走上半條街,那可不得了,咱們聖朝乃至整個天下最負盛名的修行院,abc院就在那裡,公子住得近了,說不定還能沾一沾abc院的才氣。」

abc院,哪怕是李子冀遠在遂寧城也聽過這個地方,是整個聖朝最崇高的學府,招收弟子,教導其踏上修行之路,能夠成為abc院的弟子,被聖朝,乃至整個天下都視作榮耀。

夥計說到這裡,又滿臉落寞的嘆了口氣:「可惜了,三十一年前院長大人仙逝,從那天開始abc院就再也沒有招收過新弟子入院,否則以這間鋪子的地理位置,價格翻上十倍都不止。」

任何有名望的地方四周的一切都會跟着變得昂貴起來,可當這個地方沒落,被人畏之如虎狼,那麼四周昂貴的一切也會重新變得廉價起來。

以前的abc院四周幾條街都很熱鬧,達官顯貴,天下宗族,人來人往,現在長長的一條街道上,俱是匆匆的路人。

李子冀當然知道abc院的大名,整個天下對這個地方都不會陌生,在流言中,是聖皇忌憚院長大人的實力和威望,所以不停打壓,導致了院長大人仙逝,abc院也隨之沒落,再也沒有新弟子入院,聖朝也從那一年改了年號。

謂之——新曆。

若非abc院以前的名聲足夠大,威望足夠高,只怕三十一年過去,世上已經沒多少人記得了。

李子冀只是一個升斗小民,他接觸不到遂寧城的知府,接觸不到南陵郡的都督,自然就更不了解院長大人與聖皇這種層次的利益糾葛。

只是民間類似的傳言總不消停,但想來也是,老百姓平日里閑着無聊,總是喜歡亂嚼舌根的。

但abc院的沒落卻是毋庸置疑的。

夥計還在感慨,似乎懷念着略感傷懷,以至於都忘記了繼續向李子冀介紹這間鋪子。

李子冀也沒喊他,徑直走進去,前後看了起來。

鋪子古色古香,建築修葺的很有格局,一眼看過去就給人一種古韻十足之感,空間很大,用上輩子的話來形容大概有着三百多平左右,屋內的貨架很齊全,牆上甚至還掛着幾幅沒有取走的墨畫。

這原來是一間收藏古董的鋪子,雖然修道者壽命綿長,但修道者畢竟數量極少,這天下說到底還是離不開普通人的,所以古董這行當算不上多好,卻也絕對談不上多差。

後面的院子有三間屋子和一個廚房,院子里很乾凈,彷彿知道他要過來看房,院內的積雪已經被打掃的很乾凈,物件兒不多,假山,石磨,一棵老槐樹,顯得有些空曠。

屋子裡都很乾凈,不顯髒亂,不得不說,這的確是很合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