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我開啟修仙之旅小說試讀全新章 第7章_格林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買下這裡?

夥計愣了一下,磕磕巴巴的說道:「這…這個我還沒問,公子當真想要買下這裡?」

他本來以為李子冀只是想要租一間鋪子,萬萬沒想到竟然開口直接就要買下來,這不是一般富有。

李子冀點了點頭:「倘若價錢合適的話。」

夥計臉上眼中露出了狂喜之色,要是李子冀能在他的牽線之下買下這裡,那他能夠得到的好處自然更多更足。

當下是片刻也不敢耽誤:「李公子您稍等我片刻,我這就去帶我兄弟過來。」

說完,也不等李子冀答應,轉頭就跑,拿出了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

李子冀並不覺得等待是一件讓人難以忍受的事情,最起碼眼前並不這麼覺得,他在這條街上來回走了一遍,對於四周的環境有了初步的認識。

「這位公子,您當真要買下這裡?」

夥計很快回來,與他一起的還有一個年輕人,氣喘吁吁,臉上帶着幾分藏不住的喜色。

這想來就是牙行負責這間鋪子的牙人。

通常來說,牙人只不過是類似於中介的性質,撮合買賣雙方,但據夥計說,這間鋪子的主人家早年已經將鋪子賣給了牙行,所以這次牙人就相當於是主家了。

李子冀目光在牙人的身上打量了一瞬就收了回來:「沒錯,只是不知道價錢怎麼樣?」

牙人沉吟了一瞬,然後道:「既然公子是三兒的朋友,那我也就實話實說,這間鋪子在我們牙行手裡已經三十一年了,當年買下來的時候是abc五百兩,您若是真的誠心要,五千兩,我賣給您。」

三十多年的維護修葺,再加上這個地段,五千兩的價格其實一點都不高,還是那句話,要是abc院沒有沒落,就是五萬兩買這裡,都有人搶破頭。

「這間鋪子已經三十多年沒有人要,可見實在是不怎麼吃香,如今我算是有意,這價格方面,能不能再實切些?」

牙人滿臉苦笑:「公子,真不能便宜了,你想,三十年的維護經營,而且又是長安城裡的好地段兒,五千兩實在是在合適不過了,本來牙行定下的是八千兩,現在足足便宜了abc兩,您就別再議價了。」

李子冀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看着他。

牙人咬了咬牙,狠力跺了跺腳:「四千八百兩,看在三兒的面子上,我再給您便宜二百兩。」

李子冀依舊是搖了搖頭:「四千五百兩,如果同意,我們現在就可以簽文書。」

五千兩的價格的確不高,也沒什麼砍價空間,李子冀認為四千五百兩已經是牙人能夠接受的最低價格了。

事實證明也的確如此,在聽到這個價格之後,牙人的臉色就好像是六月的天氣不停變化,最終以很經典的嘆氣收尾:「也罷也罷,這間鋪子我也實在是經營累了,就不賺公子什麼錢,勉強保個本錢。」

四千五百兩,價格定了下來。

李子冀帶着牙人回到了香滿樓,簽訂文書付錢,也拿到了那間鋪子的地契,很痛快,基本上沒有浪費什麼時間。

在和夥計已經掌柜的一番告別之後,便帶着早已經睡醒且吃飽喝足的果果一同來到了新房住下。

沒什麼行李,僅有的東西就是自己背上的包袱以及路上給果果買的一包油酥雞。

「大兄,這是什麼地方啊?」

帶着果果來到了後院,看着大院子和三間屋子,果果眨着大眼睛好奇問道。

「這是我們的家,怎麼樣,喜不喜歡?」

李子冀彎腰將果果抱了起來,帶着她前前後後逛了一遍,耐心地解釋着所有的東西。

「這裡比香滿樓還要好嗎?」

果果探着腦袋四下張望,她覺得這裡好大,但人好少,就只有自己和大兄兩個人。

李子冀微笑道:「當然比香滿樓更好,在這裡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不過你要乖乖聽話才行。」

果果抓着雞腿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舉起另外一隻手保證道:「好耶,我保證一定乖乖的。」

果果一直都很聽話,這一點其實不怎麼需要保證,只是以後每天要開門做生意,能陪這小丫頭玩的時間自然就變少了。

「去玩吧。」

將小丫頭放下,李子冀開始收拾起屋子,雖說牙行時不時會清掃,但畢竟不會太用心,在住之前肯定要從裡到外的打掃一遍才行。

打掃衛生不算難,所以腦子可以放空,一邊做事一邊思考。

國公府給的錢在付過房錢之後就只剩下了三片金葉子和四個銀元寶以及一些散碎銀子,如果只是維持溫飽的話,這些錢可以在長安城花上幾年,但做生意要考慮的東西就要多很多。

並且坐吃山空也不是李子冀想要的結果。

開業肯定是要等幾天的,材料的準備,挑一個好日子,並且還要重新做一個牌匾,只是店鋪的名字比較難想。

文墨堂?

靜墨軒?

都還可以,卻又覺得差了點什麼。

衛生從上午一直收拾到了傍晚,所有的家用品比如鍋碗瓢盆之類的工具也全都買了齊全,四下環顧,的確已經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東西了。

「大兄,我們晚上吃什麼啊?」

果果坐在小板凳上,小手撐着下巴,噘着嘴詢問,她已經餓了好半天了,但看李子冀一直在忙,又想到自己要乖乖聽話的保證,所以一直都在忍着。

小肚子咕咕叫個不停。

「油潑面。」李子冀想到了以前在道觀最常吃的東西,清苦的生活需要一些滋味。

果果不知道油潑面是什麼東西,但她還是覺得很期待。

李子冀回到廚房揉面,想着那座清風道觀,想着四位師父,心裏終於決定了鋪子的名字。

清風雅舍。

這名字或許算不上多好,但對於他自己來說,有着特殊的意義。

「果果,出來吃飯。」

院子不僅僅只有前面門市一個正門,後面還有一個側門,李子冀在側門上掛了兩個燈籠,燭火搖搖欲墜在雪面上。

散着溫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