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我感覺照片有些不對勁,放大一看,沈君朝雙臉通紅,明顯是醉了過去。
心中明了,我冷笑着將照片發給了沈君陽。
他們出差的地方不遠,我跟沈君陽連夜趕了過去。
顧嬌蓉,是故意引我們來的。
我們打開房間門時,沈君朝的情況很糟糕。
他們兩人都被下了葯。
顧嬌蓉衣衫半解,媚眼如絲的朝他靠近,但他為了保持理智,用碎玻璃劃傷了手腕。
地上,是淅淅瀝瀝的紅。
我們將人送去了醫院,兩人化解了藥效。
「顏顏,我們……」
沈君朝想跟我解釋,我按住他的手,轉身給了顧嬌蓉一巴掌。
「顧嬌蓉,你真讓人覺得噁心。」
她被我扇的有些懵,反應過來後,掙扎着撲上來打我,被沈君陽抱住了。
「蓉蓉,不要鬧了好不好,我們好好過日子,行嗎?」
顧嬌蓉推不動他,附在他肩上狠狠咬了下去,沈君陽吃痛,卻仍舊是緊緊抱着她。
「沈君陽,我根本不愛你,我要離婚。」
不想看他們的鬧劇,我跟沈君朝攜手出院。
車上,我一臉平靜的開車,沈君朝欲言又止。
「君朝哥哥,你不用解釋,我信你。」
他鬆了一口氣,「顏顏,我沒想到她會那麼瘋,以前,她不是這樣的。」
顧嬌蓉在他面前,從來都是單純善良,想來昨晚他也是被嚇着了。
但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只不過,她很會偽裝罷了。
如今這般急不可耐,大概是看見我發的蜜月照,按捺不住心裏的不甘心了吧。
有些真相,我不會說出來,顧嬌蓉,遲早會自己把自己作死的。
我爸知道這件事後,跑來我家訓斥了我一頓。
我很委屈,但我故作堅強。
沈君朝看我的眼神,愈發心疼。
他對我,更好了。
一個月後,我沒來紅,去做了檢查後,果然是懷孕。
沈君朝和婆婆都很高興,她搬進了我們家。
我們再次同聚一張桌上。
婆婆從懷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遞到我手上。
「顏顏,這是我們家的傳家寶,現在媽把它交給你。」
我接過盒子,打開一看,是一個通體碧綠的翡翠鐲子。
帝王綠!
我將盒子遞了回去,「媽,這太貴重了,您收回去。」
婆婆佯裝生氣,「這是給長媳的,你不要媽可就生氣了。」
我一臉為難的看向沈君朝,他笑着按住我的手,「顏顏,媽給你你就收着。」
對面的我爸一拍桌子,一臉不滿的看着婆婆,「這本該是蓉蓉的,親家母,你這樣厚此薄彼不合適吧?」
婆婆臉上的笑容一僵,「親家公,這鐲子只給長媳,這是我們家自古留下來的規矩。」
我爸還想說什麼,顧嬌蓉拉住了他的手,「爸,別爭了,是我不配,鐲子是媽的,她想給誰,就給誰吧。」
看着她一臉委屈至極的模樣,我爸怒氣更盛。
我將盒子推回給婆婆,眼眶微紅,「媽,我爸說的對,這本該是姐姐的,就、就給她吧,我沒關係的。」
話落,蓄在眼眶的淚水瞬間滴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