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婆婆心疼的將我摟入懷中,「顏顏,你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她將鐲子套在了我手上,「看,多合適。」
對面的顧嬌蓉,緊咬着唇,面色猙獰。
前些日子的事,婆婆都知道了,以前她就不喜歡顧嬌蓉咋咋乎乎的性子,現在對她,更是厭惡。
我任由婆婆拉着我的手,沒再拒絕。
這頓飯,桌上的人心思各異。
婆婆將我照顧的很好,沈君陽偶爾也會帶着顧嬌蓉過來蹭飯。
那天之後,顧嬌蓉沒再搞幺蛾子,這讓我覺得很不正常。
這不像她的做事風格。
那天被下了面子,我有的東西,她沒有,她絕不會善罷甘休。
十六歲那年,我爸破天荒給我買了一條裙子,是給我的生日禮物。
顧嬌蓉比我大一歲,從小到大,我很少有新衣服,基本都是撿她的舊衣服穿。
在她心裏,我只能用她不要的東西。
她覺得我分走了爸爸的愛,很不開心。
那條裙子,我只穿了一次,便被她剪碎了。
事後,她跟爸爸說是我剪碎的。
她說,是我不喜歡那條裙子。
自那以後,爸爸對我更加厭惡,再沒給我買過任何東西。
我覺得,她是在憋大招。
這樣的平靜,維持到我孕期第四個月。
她突然約我逛街,我想着在大街上她應該不會做什麼,便去了。
一杯奶茶下肚,我失去了知覺。
再醒來,我是在酒店。
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騎在我身上,正對我上下其手。
我嚇瘋了,在他身下奮力掙扎。
「你是誰,你要做什麼?」
他淫笑着貼上來,想親我,我抽出手一巴掌甩了過去。
他被我的指甲刮傷了臉,怒了。
反手回扇我一巴掌,我被打的腦子發暈,口中一股腥甜蔓延。
這一刻,我有些絕望。
顧嬌蓉,竟是這般瘋狂了嗎?
身上的男人已經在脫自己的衣服了,我使出全身的力氣,屈膝狠狠撞了上去。
他發出殺豬般的驚叫,從我身上側躺下去。
我從床上爬起身,腳步不穩,摔落在地,帶落了床頭的包。
趁男人還沒反應過來,我打開了包。
可裏面,沒有手機。
我慌了,床上的男人在我身前,低頭陰惻惻的看着我。
「敢踢老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他將我扔上了床,再次壓了上來。
我握住手中的美工刀,抵在了自己脖子上。
他一驚,伸手來搶。
刀子劃破了我的皮膚,他嚇住了,不敢再輕舉妄動。
我跟他僵持在原地。
「你、你放下刀,我們有事好好說。」
我不為所動,「你是顧嬌蓉找來的?」
他眼神閃了閃,含糊道:「什麼顧嬌蓉,我不認識。」
我冷笑一聲,這個男人,我有點印象。
他是顧嬌蓉和沈君朝的直屬上司。
我在沈君朝的手機里,看過他們的合照。
「放我離開,此事,我不會追究,不然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他低頭沉思,似乎在認真考慮。
半晌,他抬頭,「好。」
我沒有放下刀子,拿過我的包,抵着脖子往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