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一步兩步,終於走到了門口。
我摸到了門把手,心裏有些鬆懈。
剛按下門把手,他猛的撲了過來。
我一慌,手中的刀子掉在地上。
「放你走?你想的美。」
「老子早就盯上你了,懷孕的**,可是我的最愛,今天我一定要把你辦了。」
門開了,但門外,不是走廊,而是客廳。
這是個套間。
我死死看着門外,被他再次扔上了床。
他脫光了衣服,準備硬上,千鈞一髮之際,門被踢開了。
循聲看去,是沈君朝和沈君陽。
兩人目眥欲裂,衝上前來將男人拖到地上。
慘叫聲此起彼伏。
我縮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地上的三人。
男人被警察帶走,沈君朝上前抱住我。
他抱的很緊,埋頭在我脖頸中,我感受到一股濕潤。
他哭了。
「顏顏,都是我不好,我沒有保護好你。」
我抬手回抱他,輕輕拍了拍。
「君朝,不怪你,是我沒有防備心。」
在警方的審問下,那個男人供出了顧嬌蓉。
顧嬌蓉拘留了幾天,被放了出來。
她跟那個男人,都被公司辭退,沈君朝能力一向出眾,他升了職。
那個男人,經常猥褻婦女,顧嬌蓉也是其中受害者之一。
她知道他最愛懷孕**,這幾個月不動手,不過是在等我滿三個月。
我的照片,她早就給那個男人看過,他很滿意。
於是,他們便有了這個計劃。
事情成了,顧嬌蓉加薪,她被拍下的照片,那個男人也會刪掉備份。
但他們沒想到,沈君朝會這麼快找到我。
我的手機里,有他給我裝的定位系統。
出門時,我跟婆婆報備過,見我遲遲不歸,她給沈君朝打了電話。
今天,顧嬌蓉是跟那個男人出差,沈君朝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立馬放下工作開始尋找我。
我們已經徹底撕破臉了,我爸也覺得顧嬌蓉這幾次做的有些過分,開始避着她。
但我沒想到的是,沈君陽,跟她提出了離婚。
他早就在顧嬌蓉的保險柜里,看到了一本日記。
裏面,是她這些年的小心思。
曾經她對我做過的種種,都記錄在裏面。
日記里的顧嬌蓉,跟他喜歡的那個人判若兩人。
他這段時間,一直很掙扎。
顧嬌蓉在他們面前,雖說有些小任性,其實並沒有做出什麼太過的事情。
他心裏更傾向於這是顧嬌蓉的曾經,他覺得,她現在已經變好了。
但這件事一出,他心中的防線徹底崩塌。
這本日記,被他擺在了我們面前。
我爸看過後,彷彿蒼老了十餘歲。
他含淚看着我,眼中滿是心疼。
「顏顏,這些年,是爸爸錯了啊。」
我心中平靜無波,彷彿日記中的另一個當事人不是我一般。
顧嬌蓉,到底是有些心裏變態的。
那些她欺負我的點點滴滴,都被她記錄在了日記里。
事無巨細,所以我爸的反應,才會這麼大。
五歲那年,我媽去世,是因為她。
而當時我爸看見的,是我貪玩去了河邊,我媽為了救我,落水而亡。
所以自那次之後,我爸一直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