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其實,是她推我下水,我媽才跳下去的。
最後我被我媽託了上來,想讓顧嬌蓉拉我一把,她站在一旁,冷眼旁觀。
我媽只能使盡最後一絲力氣,將我送上岸。
而她,再也沒有爬上來的力氣,墜入河底。
日記的最後,顧嬌蓉寫道:「我媽真是自作自受。」
八歲那年,我爸給我們抱了只小貓回來。
我跟顧嬌蓉都很喜歡,但只養了幾天,小貓死在了我房間。
當時我爸以為的,是我嫌小貓臟,所以弄死了它。
顧嬌蓉日記里,寫的是:「那隻貓真的好煩,整天喵喵喵,吵死了。」
「顧嬌顏那麼喜歡,那我就把它拆碎了送她好了。」
小貓,是被砍斷四肢和頭,扔在我床底的。
那一次,我爸覺得我心裏陰暗,還帶我去看了心理醫生。
但心理醫生說我很健康,我爸不相信,覺得是我太會偽裝。
那一次,我爸認定了我心機深沉。
十三歲那年,我爸放在抽屜的兩千塊錢不見了,最後在我的枕頭底下找到了剩下的兩百塊。
我爸之後,便防我跟防賊似的看待。
但其實,錢是顧嬌蓉偷的,她把錢,拿去給她的早戀對象了。
她怕事情敗露,便留了兩百塊,只為栽贓給我。
高三那年,為了好好備考,我們住了校。
她在學校,對我實施了霸凌。
其實我跑回家跟我爸說過的,但我爸根本不信,說是我見不得顧嬌蓉好。
顧嬌蓉高三早戀,被抓時,她又栽贓到我身上。
她說她是為了給我送信,她哭的梨花帶雨,好不真誠,老師和我爸都信了。
那一天,我爸將我從學校拖回家,將我打了個半死。
這樣的事,還有很多。
顧嬌蓉早就知道我喜歡沈君朝,我喜歡的東西,她都要搶過去。
所以,她先下手了。
沈君朝對她,當時是有一點心動的。
她也知道沈君陽喜歡她,所以她撮合了我們。
她就想看我愛而不得,只能將就的樣子。
但她最後,是真的愛上了沈君朝。
一畢業就結婚,其實是她害怕了,她想早點定下來。
因為她發現了,沈君朝跟她在一起的真實原因。
沈君朝爸爸是在他十六歲那年去世的,那一年,他意志十分消沉。
他最常去的一個地方,是學校的天台。
他會將不開心的事情,寫在天台的牆上。
我最喜歡去的地方,也是天台。
我看見了他寫的字,覺得他有些可憐,便在下面回話安慰他。
一來二往,我們漸漸熟絡起來。
但半年後,我們轉學了。
走之前,我都沒見過他。
我在牆角處,留下了一根自己親手編織的紅繩。
這些事,是沈君朝酒後跟她說的,就是沈君陽酒後抱着我喊蓉蓉的那次。
她知道沈君朝是把她當成了我,她認出了那根紅繩。
我編的時候,並沒有避開她。
她怕沈君朝知道真相後會改變心意,所以火急火燎的要求結婚。
得知我要同時結婚時,她心裏很不安,總覺得會發生什麼。
她的感覺沒錯,沈君朝兄弟兩走錯房間,確實是我設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