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桌上的菜色並沒有因為王府賬目拮据而縮減,於是每次用膳時,只要厲君徹在家,就自會有人去叫他一起。

「明日你要去大哥府上?」溫瑾禾要赴宴之事厲君徹昨日便已知曉,只是一時沒空出時間過問。

溫瑾禾蹙眉,今日的魚肉刺挺多的,「是,王嫂送了請帖過來,不好不去。」

「王爺,你看我給大哥的嫡長女挑的禮物如何?」她示意滿秋將長命鎖擺到厲君徹的面前。

「長命鎖寓意很好,你挑的不錯。」看着那塊足足有手掌心大小的黃金鑲嵌紅瑪瑙長命鎖,厲君徹點點頭。

溫瑾禾挑眉,盯着厲君徹似笑非笑,「不僅寓意好,價格也貴,足足花了300兩銀子。」

厲君徹夾菜的筷子一頓,感覺後背有些發麻,看向溫瑾禾說道:「本王的私庫里還有些父皇前些年賞賜的首飾,你有空去挑挑。」

御賜之物反正不能賣,遲早都是溫瑾禾的。

「謝王爺。」溫瑾禾這才滿意,給男方家送禮還要用媳婦的私產,要是不討回來,以後次數會越來越多。

用完膳後,厲君徹破天荒的沒走,坐在榻上將下人都趕了出去。

「本王和大哥三弟之間的關係算不上好,你明日過去恐怕會遭到為難,要是遇到麻煩事可以讓下人去城外尋我。」其實還有溫瑾禾身份的原因,免不了被人奚落。

溫瑾禾還以為是什麼事,「派人去城外找你,等你回來宴席都散了。你放心,我也沒那麼好欺負。」

厲君徹身為驃騎大將軍,手握重兵。

加上這些年屢立戰功,雖不得皇帝喜愛,但朝中也有勢力支持他。

北狄國三位皇子每一位都有登上帝位的可能,三人之間存在激烈的競爭,關係根本算不上好,一層窗戶紙遮掩着,一捅就破。

厲君徹見溫瑾禾一臉的無所謂,「滿月宴上女眷頗多,難免說些不好聽的,也無需忍受,你畢竟是本王的王妃,皇家的兒媳,身份尊貴。」

溫瑾禾視線駐足在厲君徹的脖子上,覺得有些性感。

一時沒忍住伸出手勾住他的衣領,拇指划過脖頸間的突起,「要是闖了禍,王爺會護着我么?」

厲君徹一把握住溫瑾禾的右手推開,站起身整理衣領,「只要不是大事,本王自當護着你。」

指尖還遺留着柔軟的觸感,溫瑾禾挑眉一笑,注視着厲君徹消失在拐角的身影。

隔日,溫瑾禾帶着滿秋和滿冬往珩王府而去。

珩王府位於城西,是位於皇宮最近的位置。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厲予珩受寵。

馬車停在珩王府門口。

見到徹王府的馬車,不少女眷停下腳步駐足。

「來的應該是徹王妃,那位臨月國公主。」

「聽聞徹王妃貌美,不知道傳聞是否是真。」

溫瑾禾覺得有點難受,早上吃得有點多,感覺有點暈車想吐。

她下車的那一刻,周圍的說話聲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見。

女人之間的攀比除了夫君之外就是樣貌和才德。

溫瑾禾就光是站在那裡,就讓周圍的女子黯然失色。

就算再不情願,表面上的行禮還是需要,「給徹王妃請安。」

「起來吧。」明明都是陌生人卻不得不笑着應酬,這就是溫瑾禾不願意來的原因。

珩王府的侍女立刻帶着溫瑾禾往後院走去。

這場滿月宴,所有的男客都被安排在前院,女客都在後院,毗鄰花園,景色很好。

待走近時,滿秋低聲道:「王妃,穿紅色百合裙的是珩王妃,穿黃色鳳尾裙的是霖王妃。」

今日,北狄國三品以上朝臣的女眷全都在,鶯鶯燕燕,一眼望過去全是女人。

花園裡的女眷瞧見陌生女子先是疑惑這是哪家的?

接着看到溫瑾禾落座的位置,頓時猜到她的身份。

坐在上位上的珩王妃瞧見溫瑾禾的第一眼就不喜歡。

風頭一下子蓋過自己,真是礙眼。

儘管如此,珩王妃大大方方地朝着眾人介紹,「這位想必大家都不認識,徹王妃,翻越千山萬嶺來我們北狄和親,實在是辛苦了些。」

溫瑾禾清楚地看到坐在自己對面下首的一位女眷眼裡的輕視和譏諷。

「我們家王爺文韜武略,相貌乃是一等一的出眾,和本王妃天生一對,幸苦些也是值得的。」

滿秋機靈地蹲下身倒茶。

溫瑾禾端着白瓷杯飲茶的樣子顯得十分怡然自得,半點看不出不悅的模樣。

在場還未嫁人的閨閣女子聽到後心情不由得有些低落,看向溫瑾禾的眼神里免不了嫉妒。

誰說不是呢,北狄國有多少女子想着能嫁給厲君徹。

偏偏被臨月國的公主搶了先,坐的還是正妃之位。

溫瑾禾感受到一股十分強烈的視線,望過去,發現是霖王妃。

「徹王爺在戰場上橫掃千軍,攻得還是臨月國的城池,想必二嫂心裏不好受。」

眾人豎著耳朵聽着,她們的身份不好招惹這位新王妃,上面兩個可不怕。

霖王妃對溫瑾禾非常不滿,早就打算給她一個教訓。

誰讓那日拜堂時厲知霖看到溫瑾禾的樣貌後回府在她面前說了幾句。

溫瑾禾勾起嘴角,淡定地說道:「聽聞弟妹還在閨閣之中時,便對我家王爺一往情深,要是當年成了,哪還有本公主的事情。可惜長相一般,沒入我家王爺的眼。」

「你怎麼說話呢,怎能壞我清閨。」霖王妃一聽到這話便坐不住。

溫瑾禾抱歉地捂住嘴,「我剛來北狄,只聽得城中百姓口中議論,還以為是真的,要是說錯了話,還請弟妹多見諒。」

霖王妃臉色鐵青的看着溫瑾禾,手中的帕子捏成一團,「傳聞之事當不得真,二嫂還是少聽些流言。」

溫瑾禾眉間微微皺起,似苦惱道:「早知我就問問我家王爺,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也不會在今日鬧出笑話。」

溫瑾禾一句話讓霖王妃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角落裡有不少人在悄聲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