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冷宮公主太撩人:王爺被狠狠拿捏啦 第2章_格林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今日上午11點整,華國發生百年難遇的日全食奇觀……」

溫瑾禾踩着黑色高跟鞋匆匆忙忙地跑進一家房產中介。

現在正是中午,中介小哥正趴在桌子上吃午飯。

見有人進來,急忙用餐巾紙擦了下嘴,然後站起身問道:「您好,是租房還是買房?」

溫瑾禾利落地回答道:「賣房,急賣。」

中介小哥眼睛一亮,連忙請溫瑾禾坐下,「賣哪兒的房子?」

溫瑾禾接過礦泉水狠狠地幹了一口,「清越小區3幢2單元12層。」

中介小哥一聽,這不就是後面小區么。

溫瑾禾繼續說道:「1周內幫我把房子賣出去,買家必須全款支付。」

中介小哥一聽,不禁皺眉,「時間太緊,價格恐怕不好談。」

溫瑾禾說道:「350萬,你盡量幫我賣,越快越好。」

接着溫瑾禾又跑了好幾家中介。

靠在沙發上,她對今天發生的事情漸漸緩過神來。

日全食發生的時候,溫瑾禾正拿着手機錄像,準備發朋友圈。

結果一道強光照在她的臉上,接着溫瑾禾便做了一個夢。

夢到自己穿越到一個未知朝代,成為一國公主,正在被逼着和親。

夢境的最後一個畫面是她身穿嫁衣被塞進花轎里。

醒過來之後,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個夢, 結果溫瑾禾發現自己居然擁有了一個儲物空間。

這一系列的意外,讓她的內心變得十分不安,或許穿越真的會發生。

為了讓自己在未知朝代過上好日子,溫瑾禾決定填滿儲物空間。

存款只有20萬,不夠那就賣房。

夢中,穿越是在1個月之後發生的,她還有1個月的時間。

第二天早上,溫瑾禾跑到租車公司租了一輛皮卡車開往批發市場。

「老闆,水稻種子、小麥種子、各類蔬菜種子全部給我各來10斤。」

「即食麵10箱。」

「各類調味料分別要10斤。」

未知朝代物種不全,這些帶上能派上大用場。

接着來到新華書店,購買了一些百科全書,類似於《天工開物》、《植物大百科》等等。

接下來的兩天,中介瘋狂地帶着客戶上門看房。

皇天不負有心人,第5天終於敲定買家,火速到房產局辦完後續。

因為是急賣,所以被壓價30萬,320萬匯到溫瑾禾的賬戶里。

不過買家留了一個月的時間給她租房搬家。

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溫瑾禾就一直在買買買。

衛生巾、感冒藥、退燒藥、醫用酒精、抗生素;

太陽能手電筒、打火機、指南針、望遠鏡、救生圈;

軍工刀、電弧棍,只要能用得上的東西全部收入囊中。

如果不是沒有買槍的渠道,她甚至都想弄把槍來自衛。

將所有的錢花得一乾二淨之後,溫瑾禾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靜靜地等待着穿越的時刻到來。

凌晨2點,溫瑾禾已經困得上眼皮打下眼皮。

突然她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暈眩感。

霎時,天地倒置,腦子裡不停的轉圈圈。

「明日迎親隊伍就要來了,你不嫁也得嫁。」尖銳的女聲在耳邊響起。

溫瑾禾睜開眼,赫然就是自己在夢中看到的場景。

一個女子手上拿着鞭子正在抽打自己。

那是臨月國的二公主溫弦月,自己穿越的這副身體是臨月國三公主溫瑾禾的身體,和自己同名同姓。

寢殿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衣着華貴的臨月國皇后走進來,制止道:「別打了,要是留下傷痕被北狄國的人看到,你父皇會怪罪的。」

溫弦月扔掉鞭子,一盆冰冷的井水澆到溫瑾禾的身上。

溫瑾禾抱住身體,冷得直打哆嗦。

皇后對站在一旁的宮女吩咐道:「別讓人死了。」

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溫瑾禾抬起頭看了一眼房門。

剛剛發生的事情和夢中一模一樣。

好在明日自己就要上花轎,否則再待下去,恐怕得被這些人折磨死。

好歹也是一國公主,居然被如此對待。

腦子一陣刺痛,無數的記憶出現在自己眼前,這些是原身從出生到現在全部的記憶。

溫瑾禾,生母宋嬪生產時難產而死,皇帝不喜,出生後便被扔在冷宮,一直活到16歲。

臨月國戰敗,派遣公主前往北狄國和親,他們這才想到被扔在冷宮的溫瑾禾。

被接出冷宮後,由於長着一張傾國傾城的絕美臉蛋遭到二公主溫弦月的嫉妒,經常被對方毒打,欺辱。

這種情況持續了整整半年,皇宮中人眼睜睜的看着,皆視若無睹。

溫瑾禾躲在角落裡,從儲物空間里拿出一個熱包子狼吞虎咽般吃下去。

再等一天,這種日子就要過去了。

窗外的天還未亮。

房門被人從外面使勁推開,發出巨大的聲響驚醒了溫瑾禾。

幾名宮女走進來拖着她扔到浴池裡。

一個時辰後,溫瑾禾穿着一身紅色的嫁衣被人塞進馬車裡。

車外響起號角聲和鼓聲。

馬車開始緩緩走動。

溫瑾禾想伸手揭下紅蓋頭,卻被人一把攔住。

「三公主,安分點。」那是皇后派給她的貼身宮女翠兒。

名為照顧,實際上是負責看守她。

出城之後的道路變得十分顛簸,直到天黑迎親隊伍這才停下安營紮寨。

「王妃,晚膳已經備好。」車窗外響起粗獷的男聲。

翠兒抓住溫瑾禾的手,將人扶着帶下馬車。

慕容聶的目光之中帶着一絲欣賞,這位臨月國三公主真的算得上傾國傾城,倒也配得上自家王爺。

坐在石凳上,翠兒從慕容聶的手中接過一隻兔腿遞給溫瑾禾,「王妃,奴婢已經試過,可以吃。」

慕容聶望着翠兒的眼神裡帶着一絲不滿,這是懷疑他們下毒。

溫瑾禾盯着兔腿上的牙印,十分地嫌棄,「你一個下人吃過的東西也配給我食用,誰給你的膽子。」

翠兒滿臉錯愕,望着溫瑾禾的目光之中滿是威脅,「三公主,奴婢是皇后娘娘特意指派給您的婢女,負責照料您的日常起居,過嘴的食物自然是要奴婢先嘗過。」

溫瑾禾頂着繁重的鳳冠抬起下巴,眼裡滿是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