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冷宮公主太撩人:王爺被狠狠拿捏啦 第4章_格林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她從首飾盒裡抽出一支並蒂海棠花步搖說道:「把白玉簪換了。」

滿秋瞧着那支艷麗的海棠花步搖提醒道:「王妃,皇后娘娘喜歡樣貌清秀的女子。」

溫瑾禾回眸注視着滿秋,纖細的手指拂過自己吹彈可破的臉頰,「本王妃長相艷麗,就算是只戴一根桃木簪也掩不住風華絕代,而且皇后不喜歡有什麼關係,只要是王爺喜歡不就行了。」

滿秋低眼,連忙將白玉簪摘下換上並蒂海棠花步搖,「王妃說的是,是奴婢考慮不周。」

滿冬端着四樣點心走進來,「王妃,可以用膳了。」

溫瑾禾四樣點心分別吃了一塊之後,說道:「太甜,告訴廚房,以後送來的點心糖少放一些。」

滿冬:「是。」

溫瑾禾踏出房門,望着滿院的古風建築。

既來之則安之,好歹身份是個王妃,厲君徹看起來還算是個好相處的,那便好好過日子。

在門口等了一刻鐘的厲君徹已經有些不耐,朝着下人說道:「去看看王妃準備好了沒?」

話音剛落,一道紅色的身影轉過拐角走到厲君徹的面前。

「王爺,女為悅己者容,就算要等上一個時辰也是應該的。」溫瑾禾穿着一身牡丹薄水煙拖地長裙,眉間的桃花花鈿更添麗色。

滿秋攙扶着溫瑾禾上馬車。

慕容聶偷偷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神色莫測,探不出一絲心思。

馬車內,溫瑾禾和厲君徹各坐一邊。

馬車窗帘被溫瑾禾掀開,瞧着窗外的集市,覺得十分新鮮,和電視劇里倒是沒什麼不同。

「王爺,多久才能到皇宮?」

厲君徹睜開眼望着溫瑾禾說道:「半個時辰左右。」

溫瑾禾挑眉,倒是不遠,她盯着一臉正色的厲君徹,「王爺,給我講講接下來我們會見哪些人吧。」

厲君徹:「來之前對北狄國皇室沒打聽嗎?」

溫瑾禾單手撐在車榻上,湊近厲君徹的耳邊,「無人教導,自然沒做功課。」

溫熱的呼吸噴在厲君徹的耳後,使他感覺有些不自然,皺眉回答道:「我們會在皇后宮中向父皇和皇后請安,或許沁寶公主也會在。」

「本王有一兄一弟,皇兄厲予珩你還未見過,三弟厲知霖昨日鬧洞房時你已經看到。」

溫瑾禾扶額回想,苦惱地說道:「昨日王爺過於耀眼,妾身眼中沒容下旁人,只記得三弟的聲音好似有些輕浮。」

厲君徹將視線從溫瑾禾的身上移開,盯着窗外說道:「三弟喜歡貌美的女子。」

溫瑾禾眼角微微揚起,抿唇一笑,「王爺也覺得妾身貌美?」

厲君徹放在膝上的手指微縮,乾脆閉上嘴不說話,這女子說話輕佻的模樣是和誰學的?

瞧着厲君徹泛紅的耳骨,溫瑾禾笑而不語,調戲帥哥的感覺還不錯!

馬車行至皇宮門口,一路暢通無阻。

一刻鐘後,厲君徹站起身對溫瑾禾說道:「前面需步行。」

溫瑾禾鑽出馬車,朝着站在一旁的厲君徹伸出手,眉眼彎彎的看着他。

正好上前的滿秋見狀默默的站在一旁不動。

站在一旁的太監瞧着低下頭不敢再看。

厲君徹稍稍猶豫後便朝她伸出手。

女子的手掌纖細瘦小,卻並不光滑,有些略微粗糙。

想必是常年居住冷宮干粗活導致。

溫瑾禾走下馬車後也並未放開厲君徹的手,反而順勢和對方十指交叉,大拇指摩擦着對方的指關節。

厲君徹雙肩微頓,瞬間抽出手放置在身後,腳步加快。

步入長樂宮,一眼便能瞧見坐在上首的一男一女。

明黃色的衣着只有皇帝和皇后才能使用。

「兒臣拜見父皇母后。」

「兒媳拜見父皇母后。」

北狄國皇帝厲景行開口道:「起身吧。」

「謝父皇。」

皇后視線落在溫瑾禾的身上,淺笑道:「這臨月國的公主倒是好樣貌,同我們徹兒站在一起看起來真是郎才女貌。」

溫瑾禾微微屈膝,「謝母后誇讚。」

皇帝望着厲君徹說道:「倒也不算委屈了你,這門親事滿意嗎?」

厲君徹拱手道:「父皇賜婚,兒臣非常滿意。」

離開時,兩人賞賜了溫瑾禾一些綾羅綢緞,金銀首飾。

皇帝對皇后低聲說道:「想必徹兒對這樁婚事還是耿耿於懷。」

皇后溫柔的安慰道:「三位皇子中,只有二皇子還沒有正妃,這也是不得已。」

站在一旁的貼身太監道:「剛剛下馬車時,徹王爺親自伸手攙扶王妃,兩人手牽着手,想必感情很好。」

「是么,那倒是特別。」厲景行眼底的神色有些複雜。

走在偌大的皇宮之中,溫瑾禾斜眼瞧了一眼厲君徹。

自己的身份這北狄國的人誰不清楚,郎才女貌?倒是把厲君徹都貶低了。

雖說準備在這個時代鹹魚擺爛,但也不能什麼都不知道,還得好好打聽一下。

回到王府後,厲君徹就去了書房。

靠在榻上,溫瑾禾望着滿秋和滿冬問道:「三位皇子中,我們王爺是不是最不受寵?」

滿秋和滿冬渾身上下僵住,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照實回答即可,我初來北狄,也該知道點明事兒。」

滿秋垂首答道:「我們王爺軍功顯著,在朝中頗有威望。礙於生母雲妃早逝,宮中無人。」

「大皇子乃是皇后嫡子,身份自然最為尊貴,三皇子是張貴妃所生,頗為受寵。」

溫瑾禾問道:「那沁寶公主呢?」

滿秋回道:「是皇后所生,也是北狄國唯一一位公主。」

溫瑾禾單手撐着下巴,「你們王爺有妾室或者側妃嗎?」

厲君徹看起來年紀不小,不像是沒有女人的樣子。

滿秋連忙回答:「沒有,王府之中至今只有王妃您一位女主人。」

溫瑾禾問道:「王爺今年貴庚?」

滿冬:「二十六歲。」

這個年紀在古代沒有妻妾,倒是稀奇。

看身材不像是不行的樣子。

午膳過後,溫瑾禾把李管家叫來。

李管家:「王妃有何吩咐?」

溫瑾禾側躺在榻上,「給我安排兩個身手好,長相俊俏的護衛。」

李管家額頭開始冒冷汗,身手好可以理解,這長相俊俏算什麼?

他離開院落後停在門口,回首看着,有些躊躇不定。

於是便來到書房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