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冷宮公主太撩人:王爺被狠狠拿捏啦 第5章_格林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厲君徹正在批閱軍中事務,「何事?」

李管家低着頭說道:「回王爺,王妃讓奴才給她安排兩個身手好,長相俊俏的護衛。」

厲君徹拿着毛筆的手在空中停住,墨汁滴落在白紙上暈染開來,半晌後說道:「給她兩個身手好,長相一般的即可。」

「是。」李管家離開書房,伸手抹了下額頭上的汗,剛剛王爺好像有些不悅。

書房內,慕容聶有些疑問,「王妃的陪嫁里有兩百個侍衛,她為何還要找李管家要人?」

厲君徹將那張染了墨汁的白紙掀開放在一旁,「她既然能將貼身婢女殺死,又怎麼可能信任那些侍衛,你派人盯着一些,難保其中不會有臨月國派來的細作。」

慕容聶問道:「王爺就不懷疑王妃是細作?」

厲君徹抬眼,「是與不是,且看着。」

李管家帶着兩名護衛來到後院,「王妃,人,奴才給您帶來了。」

溫瑾禾躺在院中的竹榻上,滿秋滿冬兩人站在一旁侍候。

「怎麼看着長相很一般。」一眼望去,只能用平平無奇來形容。

李管家解釋道:「他二人雖然樣貌不是一等一的好,但身手卻是最厲害的。」

溫瑾禾沉吟,比起樣貌,身手好自然更為重要,「都叫什麼名字?」

「回王妃,屬下趙壁。」

「屬下何石。」

見人被溫瑾禾收下,李管家這才離開。

半路遇到厲君徹被叫停,「撥給王妃的兩個護衛都是誰?」

李管家回稟道:「回王爺,是趙壁和何石。」

「下去吧。」

「是。」

隔日,溫瑾禾帶着兩個婢女兩個護衛來到庫房檢查自己從臨月國帶來的嫁妝。

掀開幾個箱子後,突然發怒道:「和嫁妝單子上對不上,一定是被看守的侍衛監守自盜,給我把人全部抓起來嚴刑拷打,要是問不出結果,全部殺死。」

站立在庫房外的趙壁和何石相互對視一眼,這王妃下手有點狠啊,一點都不遜色於自家王爺。

有溫瑾禾的命令。

很快,從臨月國來的兩百個侍衛就被下了大獄。

一番嚴刑拷打後,一個個叫着冤枉,什麼都沒問出來。

李管家瞧着這些人,心中疑惑,看着不像是偷盜了王妃的嫁妝。

舉棋不定之下他前去後院詢問溫瑾禾,「回稟王妃,那些護衛一句話也沒吐,口口聲聲叫着冤枉。」

溫瑾禾示意正在扇風的滿冬停手,起身道:「迎親路上,本王妃的嫁妝一直都是他們看守,現在不見了,除了他們還有誰?偷盜主家財物還不知悔改,給我全部處死。」

李管家額間的白髮微顫,拱手道:「是。」

他走到牢房門口時停住,這是王妃的陪嫁,應當不用告知王爺。

於是邁開腿走進去,吩咐道:「王妃下令,這些人全部處死,收拾完後,屍體扔到亂葬崗去。」

慕容聶知曉此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

他面色緊張的走進書房,「兩百人一下子全部處死,這才新婚幾天?王妃下手也太快太狠了。」

厲君徹站起身走到窗邊望着後院的方向,「她很聰明,想不受人禁錮監視,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

慕容聶後怕地說道:「屬下現在不懷疑她是臨月國派來的細作。這根本就是滿腔恨意,殺之而後快。王妃下手這麼狠,屬下有些擔心您要是降不住該怎麼辦?」

厲君徹回首瞟了慕容聶一眼,「臨月國要是知道此事,一定會放棄溫瑾禾,除了本王,她沒有其他的靠山。」

自始至終,她就沒有依靠。

無論是出生後被拋棄在冷宮還是和親北狄,一直都是棄子。

晚上,溫瑾禾從空間內拿出護手霜和身體乳擦拭。

這副身體的皮膚還真是粗糙,就連背上還留有被抽打的鞭痕。

隔日,李管家帶着兩個下人,捧着一堆賬本來到後院,「王妃,這是王府的賬本。」

溫瑾禾剛剛用過早膳有些吃撐,連喝幾碗茶才壓下去,「是王爺說讓我管家的嗎?」

李管家回話,「是王爺一早吩咐的。」

溫瑾禾眼神示意滿冬將賬本放在桌上。

從最上面拿下一本,本打算隨意翻看幾頁,結果臉色越來越難看。

皺着眉將所有的賬本一一看完。

候在一旁的李管家瞧着溫瑾禾的臉色,心裏有些忐忑。

溫瑾禾關上最後一頁,抬首審視李管家,問道:「王府賬上怎麼就這點銀子,王爺沒有俸祿嗎?拿下戰功父皇沒有賞賜嗎?」

每月的支出和收入幾乎成正比,賬上銀子不足一萬兩,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李管家吞吞吐吐地說道:「王爺的俸祿僅夠王府日常支出。這些年,邊關戰事頻發,每每有戰士犧牲,王爺都會發放撫恤金,皇上的賞賜都用在了此處。軍資緊張時,王爺也會從私庫出些,所以府中賬上並未有太多盈餘。」

溫瑾禾瞪大眼,「撫恤金,軍資?這些不是應該從國庫出嗎?」

李管家支支吾吾,「有時候會不太夠,王爺身為驃騎大將軍免不了補貼銀子。」

溫瑾禾深呼口氣,忽然想到一點,「你剛剛說王爺的俸祿僅夠王府日常支出,那本王妃以後的開銷呢?」

李管家雙手奉上單子,答道:「王爺成親,皇上有些賞賜,這是單子,想必能支撐一段時間。」

溫瑾禾打開單子,俏眉徹底鎖死,就這麼點東西,能熬多久,這北狄國皇帝夠摳門。

「堂堂王府,竟然庫房空虛。過不了多久,就要用本王妃的嫁妝來養活自己,實在可笑。這些賬本你拿下去吧,府中一應事務還是由你來管,每半月朝我彙報一次即可。」

溫瑾禾還想着過舒服的富貴鹹魚日子,結果嫁個王爺,沒想到是個窮鬼。

厲君徹空有一副好皮囊,結果是個敗家玩意兒。

動不動就自掏腰包,王府的私賬又不是國庫,用得着你補貼么。

「是。」李管家見溫瑾禾面色鐵青,明顯被氣得不輕。

這是打算當甩手掌柜?

臨月國送來的嫁妝好像沒多少。

這幾日他也看出來,自家這位王妃不是個省吃儉用的。

吃好的喝好的,甚至有些貪圖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