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冷宮公主太撩人:王爺被狠狠拿捏啦 第6章_格林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厲君徹一說要將王府管事之權交給王妃,李管家就屁顛屁顛地迅速跑過來。

必須得讓王妃知道王府的處境,否則用不了幾個月,賬上的銀子就得見光。

溫瑾禾想起空間里的那些東西,得創造機會光明正大地拿出來用才行。

「滿秋,滿冬,你們兩個會算賬么?」要說趁手的下屬現在也只有這兩個婢女了。

滿秋和滿冬答道:「回王妃,奴婢會些。」

溫瑾禾想到臨月國送的那些嫁妝,覺得噁心,「本王妃的嫁妝里除了王爺送的聘禮,其他的全部抬出府賣掉,以後我的私產交給你二人管理,和李管家一樣,每月彙報兩次即可。」

滿秋滿冬低眉道:「是王妃。」

當天晚上厲君徹來到後院用膳時發覺溫瑾禾對他的態度有些變化,還時不時地瞪自己,「是今日的飯菜不合口味嗎?」

溫瑾禾放下筷子,看向厲君徹,語氣輕緩的不得了,「沒有,只是今日看了王府的賬本,覺得王爺恐怕今生只有我一個女子了。」

厲君徹:「這是為何?」

溫瑾禾夾走他面前盤子里最後一塊雞肉,「因為王爺養不起,我吃飽了,王爺請慢用。」

厲君徹盯着離開的溫瑾禾,再伸手夾菜時發現剩下的全是素菜。

這麼挑食,怪不得腰那麼細。

滿秋很快將嫁妝全部賣掉,「王妃,一共十萬兩銀子。」

溫瑾禾嘆口氣,內心吐糟,一國公主和親才這麼點嫁妝,臨月國還真是面子功夫都不肯做,「入賬吧,我們收拾一下,今日出府逛逛。」

帶上趙壁和何石,一行五人。

溫瑾禾戴着帷帽穿梭在街市中,時不時地問一下攤主貨品的價格。

滿秋瞧着自家王妃問了好幾家,卻一樣東西都不買。

難道是王妃知道王府賬上沒錢,所以在刻意節省?

放下手中的玉簪,溫瑾禾掃視四周。

一個饅頭兩文錢,一斗米七十文。

一兩銀子可以買十四斗米,也就是一百六十八斤,夠一個成年男子食用半年。

不過王府人多,開銷大,所用之物自然和普通百姓家不一樣,費用可以說大漲。

滿秋湊到溫瑾禾耳邊低聲道:「王妃,要到午時了,是回王府用膳還是在外面用?」

溫瑾禾一眼瞧到街邊有個麵攤,「在外用,就那裡吧。」

四人順着溫瑾禾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到一個簡陋的麵攤。

正猶豫時,他們發現自家王妃已經朝着麵攤走過去。

心裏忍不住驚訝,想不到王妃居然如此樸素親民。

麵攤老闆見五人走過來,瞧着右手握劍的趙壁和何石,忍着內心的拘謹,連忙熱情的抽開木凳,招呼道:「五位客官吃些什麼?」

溫瑾禾答道:「上些日常的便是。」

王府內的膳食味道還算可以,夠得上現代普通小飯館。

不知道這外面的的東西好不好吃。

「好嘞,幾位稍等,馬上就來。」

老闆迅速去忙活。

溫瑾禾摘下帷帽,感受着古代的煙火氣,心情有些放鬆。

靜若處子,遺世而獨立。

明媚嬌美的樣貌一顯露出來,路人的視線便集中過來。

注意到一旁的兩個丫鬟,和坐在隔壁桌的兩名護衛時,不少人只敢偷望幾眼。

這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或夫人。

麵攤老闆端着面走過來,見到溫瑾禾的臉時愣了一下,連忙放下碗去端剩下的。

清亮的麵湯上飄着點點蔥花和熬豬油剩下的豬油碎渣。

是零零年代路邊攤的味道,就是這麵條顏色看起來不是那麼白。

手工面還算精道。

滿秋見到自家王妃將一整碗面都吃完,默默的拿出手帕給溫瑾禾擦嘴。

「你們知道城中哪家掮客生意做的最大嗎?」溫瑾禾回首盯着趙壁和何石問道。

何石思索片刻後答:「掮客大多住在城東的鬧市。」

溫瑾禾想要購置一些不動產,「那就過去。」

門庭掮客見到戴着帷帽的溫瑾禾,眼前一亮,「貴客臨門,不知道做何生意?」

雖看不到主人樣貌,單看丫鬟和侍衛就能猜出來此女子身份尊貴。

溫瑾禾瞧着滿臉討好的掮客就知道這是個做生意的老油條,「我想買兩個商鋪,些許田地。」

一聽到要買鋪子,掮客的眼睛都在發光,「貴客可是來對了,我們手上的東西是整個都城最全的。」

掮客連忙拿來都城的平面圖,問道:「夫人是要買城西、城東、城北還是城南的鋪子?」

溫瑾禾盯着城東,徹王府的位置就在城東,距離近方便管理,「城東的。」

掮客接着問了溫瑾禾一應需求,便說道:「城東街頭這兩家符合夫人的要求,小的這就帶您去看看?」

溫瑾禾推拒道:「不着急,你這兒有哪些田地可以出售?」

掮客指着城北說道:「近日有些地主出售名下的田地,不過都是一些下等田,要是貴人想要購置上等田,城外倒是有不少。」

溫瑾禾眉頭微皺一下,「要城內的,下等田便下等田,帶我去瞧瞧。」

「哎。」掮客連忙讓人套車。

走到屋外,瞧着何石牽過來的馬車,面色震驚,這是徹王府的馬車。

那來的這位應該就是徹王爺新娶的王妃,從臨月國來的和親公主。

掮客的態度變得愈發恭敬,低着頭不敢再瞧一眼。

行至城北中心街道時,一隊騎着馬的士兵穿街而過。

駕駛馬車的何石朝着車廂低聲道:「王妃,剛剛路過的是王爺。」

溫瑾禾掀開車簾只看到一個背影,聽滿秋說厲君徹一早便去城外督促換防,沒想到這麼早便回來了,「走吧。」

慕容聶跟上厲君徹,「王爺,剛剛那是王府的馬車,駕車的是何石,想必是王妃出門了。」

厲君徹拉住韁繩,轉過頭盯着消失在轉角的車尾,「趙壁也在,出不了什麼事,回府吧。」

站在田埂上,能看到勞作的農人。

掮客指着面前的大片長草荒地介紹道:「面前這片下等田足足有100畝,前面那些是上等田,主家已經在安排人耕地了。」

「無人照料,下等田都變成了荒地,也是有些可惜。」

「距離此處10里便有河流,在下等田中算是條件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