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冷宮公主太撩人:王爺被狠狠拿捏啦 第7章_格林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溫瑾禾蹲下身抹了一把土,土質貧瘠,倒是非常適合種植玉米和紅薯。

這個時代還沒有發現這些產物,但是自己的空間里有。

「多少銀子一畝?」

掮客一聽就知道有戲,立刻回答道:「五兩銀子一畝。」

溫瑾禾說道:「前面這一百畝我都要了,四百五十兩銀子,你和主人家去談。」

掮客低首笑着回道:「貴人這個價格很公道,我這就聯繫主人家去官府辦手續。」

「唉,這天遭的,以後可怎麼活啊!」扛着鐵鋤的五旬老農,身後跟着幾個青壯年,灰頭土臉地從馬車旁邊經過。

瞧見穿着華麗的幾人,一下子停住步子。

領頭的老農看到掮客時緊皺的眉頭一松,身體微微前傾,注意到守在溫瑾禾兩邊的趙壁和何石時,一下子又停住。

溫瑾禾聽到聲音回首一瞧,明眼就能看出都是些農戶,他們隱晦地看着自己好似有事。

掮客對這些事比較清楚,低聲說道:「這些都是地主家僱傭的農戶,出售田地,自然不再需要過多的農人,他們也就被解僱了。」

溫瑾禾問道:「都是住在附近嗎?」

掮客搖頭,「下游村莊的,距離這裡有20里地。」

這徹王妃既然購置了田地,想必也是需要僱傭農戶的。

都是些苦人,掮客也不想這些人丟了工。

兩人交談着,那些農戶也能聽到一些。

領頭的老農見狀大着膽子,彎着腰走過來,對着溫瑾禾哀求道:「貴人如若下這片田地,要是缺人用能否考慮一下我們。都是些幹事勤快,種田的好手。」

說這話時老農心裏直打鼓,大戶人家大都用的都是一些簽了死契,賣了身的下人。

就算是僱傭,需要的人手也不多。

溫瑾禾給了滿秋一個眼神,輕點下頭。

滿秋見狀立刻帶着老農走到一邊。

溫瑾禾對掮客說道:「再去看看鋪子,要是合適,把主家全部約到官府,今日便把手續辦妥」

掮客心悅地點頭,「是嘞。」

在車廂里等了片刻,滿秋回到車中回稟道:「王妃,已經商談好,明日奴婢便來定下契約。」

「嗯,你看着安排人手,既然買下便不能再荒廢。」空間里玉米和紅薯的數量不多,得再種些別的。

馬車沒走回頭路,直接繞過農田往城東而去。

經過一片樹林時,溫瑾禾喊道:「停車。」

駕車的何石立刻將馬車停下,問道:「王妃怎麼了?」

溫瑾禾走下馬車,盯着路邊的參天大樹眼裡有些驚訝。

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橡膠樹,面積還不小。

「這片林子有主嗎?」

掮客連忙道:「這裡靠近河道,都是官家的土地,要是夫人想買的話,可以去官府問問。」

溫瑾禾將此事記在心上。

來到城東街頭,掮客帶着溫瑾禾先是看了一棟兩層樓高的商鋪,「這裡之前是開酒樓的,可惜生意不好,便關門謝客了。」

接着又看了第二間商鋪,和第一間就隔了兩三百米遠,這間就小多了,長方形的通鋪。

「等夫人家的糧食收穫後,要是還有剩餘可以放在此處售賣,開一家糧油鋪子或者是布鋪,每月也是能盈利不少的。」

聽着掮客嘴上日進斗金的話術,溫瑾禾視線駐足在他身上,「要是每月真的能盈利,賣家也不會出售。」

掮客卡殼,盯着溫瑾禾似笑非笑的目光,連連尬笑。

溫瑾禾最後還是將兩間商鋪買下來,滿秋跟着掮客去官府辦手續。

回到王府之時,已是申時過半。

躺在榻上沒休息多久,滿秋拿着房契和地契回來了,「王妃,這是兩間商鋪,一百畝田地,還有河邊那處林子的地契。」

「那處林子足足有三百畝,官府的價格是二兩銀子一畝。」

溫瑾禾將地契全部放進盒子里,叮囑道:「林子里的樹一棵都不準砍,要的就是那些橡膠樹。」

滿秋雖不解,卻還是應道:「是。」

到了用晚膳的時間。

「王爺這幾天倒是經常和我一起用膳,是覺得妾身秀色可餐?」一身雪青雲紋長袍倒是將厲君徹身上的硬朗之氣遮掩掉一些,多了幾分君子如玉。

侍候在一旁的滿秋和滿冬身形微頓,悄無聲息地往後站了站。

厲君徹一口飯含在嘴裏沒咽下去,「王妃多慮,只是近日王府開支頗大,和你一起用膳,能省一桌席面。」

溫瑾禾上揚的嘴角頓時停住,抽搐兩下後,夾走厲君徹面前伸筷的魚肉,「掃興,沒情調,窮死你算了。」

面對溫瑾禾的抱怨,厲君徹不言不語。

他今日去賬房支銀子時,被李管家告知。

自從溫瑾禾進府後,後院的開銷翻了好幾倍。

看完賬本後,發現自家王妃過得日子比他這個王爺要快活得多。

一日三餐頓頓不重樣,水果點心隨時備着,每天消耗不少。

光是吃喝上已經蓋過了厲君徹。

這還沒到換季添置新衣的時候。

據李管家說,府中女眷,換季時便要定做新的衣裙,就連首飾都需要增添,數量比起男子要多得多。

一番羅列下來,厲君徹發現溫瑾禾說的那句『他只養的起一個女人』的話竟然是大實話。

現在養一個就已經到拮据的地步。

要是再多一個,恐怕徹王府真的要淪落到發賣下人的境遇。

晚上,趙壁和何石見滿秋和滿冬從房裡出來,還將門帶上,「這麼早王妃便睡了嗎?」

滿秋搖頭道:「沒,王妃在榻上看書寫字,嫌我們吵,讓我們出來。」

溫瑾禾捧着一本《農作物種植手冊》,查找到需要的內容後,拿起毛筆開始往紙上謄寫。

經過五千多年的改良,現代的種植技術比起古代要先進不少,不僅能增產,還能有效避免幼苗死亡和蟲害。

更何況像玉米,紅薯這種,這個時代的人沒種植過的農作物蔬菜,要是沒有人指導的話,不知道要走多少彎路。

溫瑾禾空間里的種子數量有限,沒打算用它們來做實驗。

一個時辰過去,滿冬望着房間里還亮着的燈油,隱約能瞧見王妃坐立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