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冷宮公主太撩人:王爺被狠狠拿捏啦 第8章_格林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戌時過半,厲君徹路過後院,見燈還亮着,滿秋四人站在門外。

平常這個時辰,溫瑾禾已經睡了。

見厲君徹朝着這邊走過來,四人連忙行禮道:「王爺。」

「王妃還沒睡嗎?」

聽到外面的動靜,溫瑾禾連忙將書本收進空間。

接着房門便被人敲響。

溫瑾禾看着窗紙上那道身影,開口道:「進來吧。」

推開門走進房間,厲君徹看到溫瑾禾披着一頭烏黑的長髮盤腿坐在榻上。

炕桌上擺滿了凌亂的白紙,有些還散落在炕桌的另一邊。

滿秋見狀連忙走過去收拾,空出位置讓厲君徹坐下。

整理好放在一邊後便要離開,被溫瑾禾一把叫住,「有些餓了,拿些點心過來。」

滿秋屈膝回道:「是。」

厲君徹目光掃到溫瑾禾筆下的文字,隨意拿起一張寫滿了字的紙來看。

還沒看完就被溫瑾禾抽回去,「商業機密,王爺不問自取是不是不太好?」

厲君徹眼神一凝,「我看都是些關於種植的注意事項,沒想到你還了解這些。」

她不是自小一直被關在冷宮,難道是在冷宮裡種菜學到的心得?

溫瑾禾將最後一個字寫完收筆,對外喊滿冬進來收拾,「事關農耕,自然都是機密。我今日買了些田地,準備種些東西。」

厲君徹沒打算問溫瑾禾今日出門幹了些什麼,如果有異樣的行為,趙壁和何石兩人自會前來稟報。

沒說,就表示沒什麼大事。

他擔心溫瑾禾收成不好鬧騰,便提前叮囑道:「農戶種植糧食辛苦,往往還要看老天爺給不給面子,旱澇洪災,收成不好也是時有發生的事情。」

溫瑾禾瞧着厲君徹,黃色的燭光下,倒顯得有些乖張,「王爺放心,用的都是我的私產,自然會好好料理,不會讓它顆粒無收的。」

厲君徹正打算說,要是缺銀子可以去賬房支取,滿秋就端着夜宵走進來。

看着擺了一桌的點心,雖說每樣都特別少,加起來分量也挺足的。

溫瑾禾從榻上下來,對着厲君徹說道:「王爺,一起用些吧。」

坐到桌前,溫瑾禾也沒管厲君徹,自顧自的開始吃起來。

四五塊點心下肚也就飽了,喝完一杯牛奶便去洗漱。

厲君徹瞧着杯子里白色的液體,望着滿秋問道:「這是何物?」

滿秋回話:「回王爺,這是王妃今日上街購置的一頭母牛所產的奶。」

厲君徹疑惑,「為何沒有腥味?」

皇宮貴族無人會喝牛奶或者羊奶,一股子的腥味有些難以下口。

滿秋答道:「王妃讓廚娘往裏面加了紅茶後煮沸,過濾後再加入蜂蜜,腥味就變得非常淡。」

滿秋牽着牛回來時廚房的大廚在知道是溫瑾禾想喝牛奶時還驚了好一會兒,沒想到按照王妃的做法加工後,味道會變得如此醇香。

厲君徹將一杯牛奶喝完後便要離開。

剛走出門,就見到幾個下人抬着一桶牛奶走進來,上面還冒着熱氣。

「這是?」

滿冬回話:「王妃說要泡牛奶浴。」

厲君徹的雙腳像是黏在石磚上,不可置信地回過頭瞧着窗上的剪影。

見到自家王爺急色匆匆離開的背影,滿秋和滿冬相互對視一眼,示意下人趕緊將牛奶抬進去。

窗外十分寂靜,微弱的燭光將雕欄勾瓦籠罩上一層薄薄的霧紗。

還能聽到樹上鳥蟲沙啞的鳴叫聲。

滿秋低聲道:「王妃,夜色天晚,小心着涼。」

溫瑾禾關上窗戶,將自己謄抄的那一疊種植注意事項交給滿秋,「按照上面的要求進行種植,種子去庫房取,就在剩下的那幾箱嫁妝里。」

滿秋低頭伸手接過,「是。」

王妃庫房剩下的嫁妝箱子里裝的不是王爺給的聘禮么,什麼時候變成種子了。

隔日清晨,滿秋帶着何石來到庫房,打開箱子發現裏面裝的真的是各種各樣的種子,包裝上面還都寫了字。

王妃什麼時候掉包的?

用過早膳後,滿秋就叫人抬着幾箱種子出了門。

昨天在外面跑了一天,溫瑾禾覺得渾身上下都懶懶地,索性叫趙壁搬一張躺椅放在樹下。

方桌上擺放着點心和茶飲。

她手上捧着從外面買回來的話本興緻高漲地翻閱着,「王爺早朝之後又出門了?」

何石回道:「前幾天是因為王爺和王妃大婚,皇上放了王爺幾天假,三日婚假一過,除了日常早朝之外,城外駐軍日常事務皆有王爺負責,忙碌乃是常事。」

溫瑾禾坐起身,滿冬立刻將柔軟的靠枕墊在她的腰間,「打工人打工魂,賣身賣命沒收成。」

想到自己買下的那兩個商鋪,這地里的蔬菜,糧食要過一段時間才能有收穫,空着也是浪費。

「趙壁,城中鐵匠鋪子大概有多少家?」這古代的交通工具實在是不方便,速度太慢。

空間里雖然有摩托車,也不能直接拿出來用。

還是把單車給製造出來。

趙壁想了許久後答道:「大概有三四十家吧,都是些小本生意,做些鋤頭,鐵鍋,菜刀,偶爾也會接一些定製刀劍。」

溫瑾禾對着滿冬吩咐,「你和趙壁出府一趟,盤下一家鐵匠鋪子,裏面的人簽死契,要是不願意,就給點遣散費,然後再去人牙子處買些懂行的人放進去。」

趙壁心下有些不安,王妃如此光明正大地要盤鐵匠鋪子製造武器,到底想幹嘛?

此事需要稟告給王爺。

李管家拿着一封請帖走進後院,躬身道:「王妃,珩王妃送來請帖,邀您後日去珩王府參加小郡主的滿月宴。」

溫瑾禾打開請帖看完後放在一邊,「可以不去么?人太多,煩。」

李管家有些為難,「王妃,以前王府內沒有女眷,城中達官顯貴舉辦宴席時無人相邀,現在已是不同。而且小郡主是珩王爺的嫡長女,喚您一聲嬸嬸,不去是否不太恰當?」

自家王爺從來不去這些交際宴會,要是王妃也不去,外人眼中又該嘴碎了。

溫瑾禾視線移向一旁,「好吧,那便只能去了。」

李管家這才放心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