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冷宮公主太撩人:王爺被狠狠拿捏啦 第9章_格林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午後,溫瑾禾眯了一會兒,便起身坐在榻上開始謄抄單車的結構圖紙。

滿冬拿着鐵匠鋪子的地契,工人的賣身契和趙壁一起回來,「王妃,事情已經辦妥。」

珩王府內。

「王妃,徹王府回話說,徹王妃後日會前來參加郡主的滿月宴。」

厲予珩的王妃是北狄國戶部尚書之女,出身名門,性情溫婉。

「就是走個形式而已,她還真的要來。敵國不受寵的公主,登我珩王府的門本妃都覺得喪氣。」拿着瓷杯的手緩緩放在桌上,再也沒拾起來過。

前來稟告的下人低着頭害怕地不再言語。

「發這麼大火氣幹嘛。」一道男聲由遠及近從門外傳來。

珩王妃有些慌亂地站起身,輕聲道:「王爺。」

厲予珩冷着一張臉,俯視珩王妃,「臨月國的冷宮公主嫁到我們北狄,成為二弟的王妃,身份已是不同。後日滿月宴上本王不便出席,你摸摸那溫瑾禾的性子,看日後能否為我所用。」

珩王妃抬眸,小心翼翼地說道:「蜜兒的滿月宴王爺不能出席么?不少王公家的男客也會陪同女眷前來赴宴。」

厲予珩揮動衣袖將手背在身後,「後日本王有公事要和刑部尚書商議。」

珩王妃輕勾嘴角點頭道:「妾身明白,會妥善招待來客的。」

厲予珩離開房間後,珩王妃坐在矮凳上一言不發,過了好一會兒。

她拿起桌上的瓷杯扔在地上,眼中帶着一絲不滿和怒氣,「賤人。」

這幾天,徹王府內書房和後院的燈燭不到戌時過半都不會熄滅。

兩位主子一個比一個睡得晚。

要說王爺每日公務頗多也就罷了,偏偏王妃從進府開始就沒消停過。

李管家對溫瑾禾的私產並不過問,可是瞧着滿秋滿冬,趙壁何石他們四人每日進出府門頻繁,不免又有些擔憂。

這王妃的嫁妝全賣了,這賣出的銀子可別白白糟蹋!

為了王府,年過半百的李管家可謂是操碎了心。

明亮的書房內,趙壁直立在厲君徹的面前,「王妃今日盤下了一個鐵匠鋪子,王妃手底下的人好似不夠用,聽滿秋說,明日要去人牙子處買些人手。」

厲君徹抬眸,買商鋪做生意,買田地耕種,這些都說得過去。

一個靠近河道的無用林子,純粹是在浪費銀子。

現在又來一個鐵匠鋪,這五花八門的,是要幹嘛?

「明日本王會安排幾個退伍還鄉的士兵混在裏面,你和滿秋挑人的時候注意着些。」

趙壁拱手道:「是,屬下明白。」

瞧着紙上畫功精良的圖紙,再掃幾眼建立橡膠作坊的各項事宜,和製作輪胎的工藝。

溫瑾禾放下紙狠狠地伸了個懶腰,眯眼朦朧,「總算是完事了。」

第二日,滿秋和趙壁出門時,溫瑾禾將人喊到房內叮囑道:「先買五十個,男女各半,要是有識字的更好,讓李管家把雜院的空餘房間打掃出來給他們住下,需培訓些時日才能放出去。」

「是。」滿秋屈膝,她被李管家指派到王妃身邊後,沒伺候幾日王妃,倒是整天往外跑,比之前忙碌得多。

來到人牙子處,牙婆子已經識得滿秋,「姑娘昨日剛來過,今日怎地又上門。」

不會是昨天那幾個打鐵的奴僕犯了錯,今日上門來找麻煩,還特意帶了個護衛。

滿秋一本正經地說道:「主家安排再買些奴僕,把人都叫出來讓我們挑挑。」

牙婆子一聽不是來找麻煩,這是有生意,頓時咧開嘴笑道:「好嘞,姑娘稍作片刻,我馬上把人全叫出來。」

院子里站了好幾排奴僕,大概有兩三百人。

滿秋對牙婆子說道:「識字的站在前兩排。」

審視一圈,滿秋和趙壁很快就將五十人點了出來,交了銀子,拿了賣身契便帶着人回了王府。

下午溫瑾禾將單車圖紙交給趙壁,「把這些交給鐵匠鋪里的鐵匠,讓他們好好琢磨,上面的東西儘快造出來,注意保密,不能外傳。」

「是。」趙壁盯着紙上奇怪的事物,這看起來像是馬車的輪子,其他的又是什麼。

來到雜院時,五十人皆已換上王府下人的服飾,畢恭畢敬地排成五排站在院子里等候着。

見到溫瑾禾連忙跪下喊道:「給王妃請安。」

滿秋指着站在前排的五個男子,「王妃,這五人識字。」

溫瑾禾瞧着五個人,不是斷胳膊就是短腿,還有臉上長紅斑胎記的,只有一個看起來身體健全,「怎麼都看起來不太健壯。」

滿秋犯難道:「如果不是身體有殘,他們也不會被賣掉,最邊上那個其實右耳失聰,只有一隻耳朵能聽到。要是王妃覺得不合適,奴婢這就退回去。」

「不用了,幹得也都不是苦力活,身體有殘沒關係。」古代讀書人難得,要是識字就算是在商鋪里當個夥計都有人搶,可惜這些人身體有殘被人嫌棄。

站在前排的五人和站在後排的七個退伍士兵鬆了口氣。

一方擔心被退回去後無人再購買他們,一方則是擔憂沒混進王妃手底下,被厲君徹責怪。

退伍士兵要麼是到了年紀,要麼是身體有殘不能再上戰場。

一般人家去買人,一般不會選擇這種。

這還是厲君徹提前和趙壁打了招呼,這才能將人塞進來。

趙壁帶着圖紙來到鐵匠鋪。

鐵匠盯着圖紙有些頭疼,「這畫上的東西實在過於精巧,還要做得一模一樣,實在有些費勁。」

趙壁皺眉,「你就說做不做的出來?」

鐵匠沉吟,「能,就是費些功夫。」

「你儘快安排,東西保管好,別讓外人看了去。」鐵匠鋪子里的夥計都是簽了死契的,不擔心他們會泄露。

溫瑾禾來到庫房,瞧着那些聘禮箱子里的東西,就沒有適合送滿月女孩的,「王爺的私庫里有沒有適合的東西?」

滿秋不免有些替自家王爺尷尬,「王爺的私庫一直都是李管家在管,能賣的基本都換了銀子,剩下不能當的也都是御賜之物。王府中沒有女眷,更別說小孩子的物件,宮中自然不會賞賜這些。」

溫瑾禾嘆口氣,自己就不應該對厲君徹抱有希望,「你拿些銀子去外面買一塊精緻些的長命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