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氣復蘇之從被分手後開始崛起第2章 找茬在線免費閱讀

靈氣復蘇之從被分手後開始崛起第3章 校長樊芯玥在線免費閱讀

洛芊琪是一年前完成靈雨灌體的,她之前也是森江大學的學生,成為灌體者之後,這才轉學到對面的森江修士學院學習術法。

兩人的感情也是在洛芊琪踏進修士學院的那一刻開始有了裂痕。

張羽濕漉漉的回到教室,他剛坐下就聽有人冷嘲熱諷道:「這不是咱們班的血麒麟嗎,怎麼變成落湯雞了?」

大家眾所周知的血型有A型、B型、AB型和o型,也有極小部分人除外,不在這些血型之中,張羽恰好就是這一小部分人之中的一位。

前段時間,學校統一組織體檢,張羽被查出是未知血型,體檢方經過討論,最終也沒研究出張羽的血型有什麼特別之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張羽的血型目前是全國獨一份。

為了體現出張羽血型的獨特,體檢方還給張羽血型起了一個新名,叫麒麟血型,血麒麟這個綽號也由此而來。

隨着靈雨灌體之人越來越多,張羽遲遲未能灌體成功,他麒麟血型也就成了同學們的笑談。

張羽回頭看去,見說話之人是「老陰陽人」吳慶。

吳慶和張羽的過節還要從洛芊琪說起,當初追洛芊琪的人有很多,吳慶就是其中之一,可最終洛芊琪卻選擇了沒有追她的張羽。

這就讓追洛芊琪追的最瘋狂的吳慶從此記恨上了張羽,在班上吳慶處處和張羽作對,漸漸地兩人就成了死對頭。

張羽正打算回嗆吳慶,這才發現吳慶給他的感覺似乎和之前有些不一樣了,這種感覺和洛芊琪剛才散發出的氣息有些相似,張羽皺眉道:「你灌體成功了。」

「哈哈哈哈!」

「麒麟血還不是一無是處嘛,就這眼光,一般人就比不了。」吳慶笑道。

張羽搖了搖頭,隨意說道:「現在什麼人都能灌體成功,看來這灌體者也不過如此。」張羽話音剛落,班上就有七八個人同時站了起來。

張羽皺眉,他沒想到今天班上灌體之人竟然這麼多。

張羽仔細打量了一眼幾人,發現這幾人都是平時和吳慶混在一起之人。

張羽嘴角抽了抽,心想:「今天這是怎麼了?自己的對頭好像像商量好了一樣,竟然在同一天灌體成功了?」

張羽不知道的是吳慶做夢都在等有這麼一天,他今天就是要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讓張羽難堪。

此時,八人站起身,一步步向張羽圍了過來。

張羽皺了皺眉,要是以前吳慶幾人一起上,他一點也不帶怕的,大不了跑就完事了,可如今吳慶幾人都成了灌體者,他一個普通人肯定是跑不過的,張羽看着圍過來的八人一時有些犯難。

「強哥,我們是好兄弟吧?」張羽推了推同桌王自強,示意他出來幫自己解圍。

王自強是張羽在森江大學唯一的好兄弟,兩人三年前相識,關係一直很好。

王自強收到張羽的求救信號,唯唯諾諾地站起身,開口道:「大家都是同學。」

張羽還在等王自強接下來的話,可幾秒鐘過去了還是一片安靜,張羽回頭看去,發現王自強已經重新落座,並且把頭低的很低。

張羽嘴角抽了抽,心想:「強哥還是一如既往的慫呀。」

張羽第一次遇見王自強,是在學校後面的一條小巷子,當時有三人正圍着王自強拳腳相向,張羽大喊一聲老師來了,這才嚇跑那三人,事後張羽從王自強口中得知打他的那三人只是高中生。

大學生被高中生打王自強也是獨一份,張羽和王自強聊了幾句,發現兩人竟然還是同班同學,張羽拍了拍王自強肩膀,笑道:「以後跟着我混,保證沒人敢欺負你。」

「是嗎?」

張羽話音剛落,剛才那三人又折返了回來,三人跑出巷子沒看到老師,知道自己被張羽騙了,然後越想越氣,最後三人決定回來連張羽一起打,張羽見狀拉着王自強轉身就跑。

張羽見吳慶幾人已經逼近了自己,他冷聲道:「這裡可是學校。」

「在學校又能如何?等收拾了你,我們立馬就轉去修士學院。」吳慶笑道。

「看來這些人今天非要和自己動手了。」張羽心裏很慌,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吳慶幾人對手,可關鍵在班上被打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吳慶,你們可敢等到放學後。」張羽抬起下巴問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無非想等放學後找洛芊琪來對付我們,我最討厭你這種小白臉行為了。」吳慶咬牙道,他現在一想到洛芊琪心還是痛的。

張羽沒想到自己隨口一句話,又再次激怒了吳慶。

張羽可沒想讓洛芊琪幫自己解圍,他是想等到放學前提前跑路的。

「看來今天是躲不過了。」張羽看了一眼班上眾人,當張羽和他們眼神交匯時,大家第一時間都地下了頭。

張羽無奈的笑了笑,「是啊,灌體者凡人怎麼可能不怕!」

「強哥,你能打幾個?」張羽推了推王自強問道。

王自強聽到張羽的話後,低着的頭又低了幾分,「開什麼玩笑?八個灌體者他和張羽加起來都搞不定一個,更別說還有其他七個。」

吳慶看了一眼把頭快塞在桌下的王自強,笑道:「放心,今天你倆誰都跑不了。」

就在這時,張羽看見窗外一道人影閃過,張羽嘴角微微上揚,然後笑道:「吳慶,你知道芊琪當初為什麼看不上你嗎?」

吳慶皺着眉頭,盯着張羽,他一直想知道這個原因,他覺得自己要錢有錢,要顏有顏,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不如張羽。

「因為你多作怪。」張羽笑道。

「哈哈哈哈……」

張羽話音剛落,周圍就有人笑出了聲。

「他什麼意思?」吳慶問身邊之人。

「醜人多作怪,張羽的意思是說你丑。」一道唯唯諾諾的聲音從張羽身旁傳來的。

不知何時,王自強已經站起身,他雖然躲在張羽身後,但已經做出一副和張羽同進退的樣子。

在周圍嘲笑聲中,吳慶瞬間大怒,他握緊拳頭一拳向張羽轟來。

張羽近距離感受到吳慶氣息的變化,他全身汗毛瞬間豎起,如果這一拳打在他身上,他必定是要在病床上躺一段時間了。

張羽往教室門口看了一眼,然後拉着王自強迅速往後退去。

眼看吳慶拳頭就要轟在張羽面門,大家同時都屏住了呼吸。

這一刻,教室內靜的出奇,所有人都清楚,只要凡人被灌體者打中,就必定是重傷。

「咳咳!」

突然,一聲咳嗽打破了這種寧靜。

這聲咳嗽,其他人聽不出什麼,可在吳慶灌體成功幾人心中巨震。

因為他們在剛才這一瞬,靈魂似乎都在顫抖,手上的動作也不由得停了下來。

來人是森江大學的校長樊芯玥,樊芯玥三十齣頭,扎着高馬尾,身穿一套黑色西裝,帶着金色邊框眼鏡,雙手抱在胸前,她靜靜地看着張羽和吳慶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