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氣復蘇之從被分手後開始崛起第3章 校長樊芯玥在線免費閱讀

靈氣復蘇之從被分手後開始崛起第4章 校花住在我家裡在線免費閱讀

樊芯玥是三年前空降到森江大學的,能在那個時間點調動,修為少說也在灌體者之上。

張羽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樊芯玥笑了笑,他剛才就是因為看見了樊芯玥,才敢如此激怒吳慶。

樊芯玥掃了一眼張羽,然後直接看向了吳慶幾人。

吳慶見來人是校長樊芯玥,心想:「該死,校長怎麼來的這麼快?」

吳慶眼珠子轉了轉,很快就有了決斷,一咬牙,再次握拳向張羽轟去。

吳慶明白要對付張羽就只有今天,因為去了修士學院那邊,對普通人出手是灌體者的第一禁忌。

「我就不信這麼遠的距離,你能阻止得了我?」吳慶嘴角勾起,這一拳包含了他對張羽所有的恨意。

張羽大驚!他怎麼也沒料到,吳慶居然敢當著樊芯玥的面對自己出手,張羽來不及躲避,只能下意識的把王自強護在自己身後。

眼看吳慶拳頭就要轟在張羽身上,拳風已經掀起了張羽劉海,張羽再次向樊芯玥投去求助的目光。

其實,樊芯玥一開始就盯着吳慶幾人的一舉一動,她沒在第一時間出手阻攔,是因為她想給張羽一個教訓,張羽想借自己的勢打壓吳慶幾人太過於明顯,她不太喜歡。

樊芯玥見張羽看來,這才不急不慢的舉起左手,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

這個響指在張羽耳中和一般響指無異,但對於吳慶來說,就如同時間禁錮了一樣。

吳慶拳頭停在了離張羽面門不到一寸的地方一動不動。

幾秒鐘後,張羽確定拳頭沒落下來,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此時汗水已經濕透了張羽後背,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灌體者的可怕,「以後還是不要招惹灌體者的好。」張羽心想。

「樊校長使用的這是什麼術法?定身術嗎?」張羽看着眼前一動不動的吳慶幾人。

在眾人還在驚呼樊芯玥的術法神通時,樊芯玥一伸手,衣袖中一根銀繩飛出,眨眼就捆住了吳慶幾人。

「你把他們幾個送到對面修士學院去。」樊芯玥指着張羽說道。

「我?」張羽指着自己不可置信的道,這種事情怎麼也輪不到自己去呀,學校還有那麼多老師。

「沒錯,就是你。」樊芯玥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張羽看出了樊芯玥的不悅,只能照做,誰讓人家剛才救了自己呢。

「強哥,要不你陪去?」張羽對一旁的王自強說道。

王自強聽後,默默的坐回自己位置,又重新低下了頭,擺出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

「哎!」張羽搖了搖頭,心想:「強哥這唯唯諾諾的性格,也是沒誰了。」

「走吧!」張羽踹了吳慶一腳喊道。

吳慶站着沒動,死死的瞪着張羽。

「看我做什麼,難道還想讓我背你們過去?」張羽用力一拉銀繩,吳慶幾人跌跌撞撞的向前挪了一小步。

「他們腦子可沒被定住,小心以後找你麻煩。」王自強提醒道。

「說的好像我不這樣對他們,他們以後不找我麻煩似的。」

張羽要藉此機會好好整一整吳慶幾人,因為他知道,過了這次,下次雙方再遇到,吃虧的定然是他自己。

張羽拉着幾人一步步出了教室,然後故意找有台階的地方走,不一會兒,八人全部摔倒在地,有人面朝上,有人面朝下,摔的鼻青臉腫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帶了點傷。

張羽看着幾人狼狽的樣子並沒有生出一絲同情,因為在吳慶對自己出手的那一刻,兩人就徹底撕破臉了。

吳慶幾人摔倒後,張羽還擔心自己拉不動幾人,可當他試着拽動銀繩時,驚奇的發現只要和之前一樣輕輕拽動銀繩,躺在地上的幾人就會被拉着向前走。

「好神奇的靈寶。」

知道銀繩的妙處之後,張羽一路上沒少折騰吳慶幾人。

當張羽一路把吳慶幾人拽到修士學院門口時,修士學院的門衛滿臉問號。

「什麼情況?他還是第一次見這麼慘的灌體者。」

吳慶幾人一路被張羽拉過來,衣服早已磨破了,有兩人甚至還破了相,再加上下雨的原因,看上去屬實有點慘。

張羽見吳慶幾人正惡狠狠地瞪着自己,他喘着粗氣說道:「這可是樊校長的意思,你們幾人沒良心的,知道我一個人拉着你們有多累嗎?」

「同學,這是什麼情況?」門衛這才反應過來問道。

「這幾人仗着自己灌體成功,居然對同班同學出手,幸好樊校長來的及時,這才沒釀成大錯。」張羽實話實說道。

「原來是這樣。」門衛聽後,看着躺在地上的吳慶幾人,臉上的表情變的有些陰沉。

門衛看着捆在吳慶幾人身上的銀繩皺了皺眉,他知道這是樊芯玥的靈寶銀月,可這銀月除了樊芯玥自己沒人能解開。

門衛抱着試一試的心思,運轉靈力,只見靈力剛觸碰到銀月,銀月就自行鬆開了吳慶幾人。

「看來樊校長早有安排。」門衛笑了笑,打了個響指,吳慶幾人這才被解除了定身術。

得到解脫的吳慶幾人第一時間站起身,同時回頭惡狠狠的瞪着張羽。

這一路他們被拉過來,身體和心靈上都受了不小的創傷。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灌體的第一天,竟然會這麼慘,今日之仇他們記下了。

張羽不用猜,就知道幾人心裏想的什麼,他笑了笑並不在意,因為他知道此事不會善了。

讓張羽沒想到的是修士學院的門衛竟然也都是一位修士,「真是大材小用了呀!」張羽感嘆道。

張羽撿起樊芯玥的銀繩,開口道:「老師,樊校長說了,讓你們好好管教一下這幾人,她擔心這幾人以後還會對普通人出手。」

「張羽你住口,樊校長什麼時候說這話了?」吳慶幾人異口同聲道。

「你說他們對同學出手,那個同學就是你自己吧?」門衛老師看着張羽問道。

張羽笑了笑道:「老師果然慧眼如珠。」

「好了,少拍馬屁了,能被樊校長用銀月送過來的人,肯定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我們會多加關注的。」

張羽從門衛老師的話語中聽出了有趕人的意思,他只好說道:「那就麻煩老師了,這邊的事情回去後我會彙報樊校長的。」

門衛老師點了點頭,打開大門,帶着吳慶幾人向裏面走去。

張羽看着吳慶幾人一瘸一拐的樣子,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

吳慶幾人回頭惡狠狠的瞪着張羽,雙方眼神已經在隔空交鋒了。

「不知在吳慶幾人找麻煩之前,我還能不能成為灌體者?」張羽在回學校的路上,發現雨已經在開始變小了。

「真的要停了嗎?」張羽回頭看了一眼修士學院那邊,不知在想些什麼。

走進學校後,張羽打算先去一趟樊芯玥辦公室把銀月送回去,然後再回教室。

張羽剛到樊芯玥辦公室樓下,銀月就從張羽手中自行飛出,向樊芯玥辦公室窗戶飛了進去。

「這銀月好有靈性,以後我要是也有這麼一個靈寶就好了。」張羽看着樊芯玥辦公室窗戶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