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這一整天,都沒能緩過來。
下班後,她懨懨走出校門,卻發現幾步外的路燈下停着輛邁巴赫。
傅寒崢靠着車門,正抽着煙,聽見腳步聲後,深沉的目光轉了過來。
四年來,這是傅寒崢第一次等她下班。
失落一掃而空,林苒驚喜上前:「你特地等我?」
「我們離婚吧。」
笑容僵住,林苒愣愣看着男人,卻見他吐出個煙圈,聲音低沉散漫:「要求你隨便提。」
他終究是說出來了。
林苒壓住心頭驟疼,尾音微顫:「給我個理由。」
「膩了。」
傅寒崢踩滅煙蒂,隨意的姿態像對待一件無關痛癢的事。
泛濫的淚意壓紅了雙眼,林苒半響都發不出聲音。
而男人只是通知,並不在意她的態度,轉身利落拉開車門,就要上車。
這乾脆的姿態成了壓垮林苒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她衝上前抓住他的手:「既然膩了,那你昨晚為什麼還想要我?」
傅寒崢一頓,回頭過來,眸光晦暗。
林苒又哽咽問:「還是說……因為我擋了許明薇的路?」
話落,傅寒崢驟然皺眉:「放手。」
不耐如利刃扎進林苒胸口,痛的她幾乎窒息。
下一秒,傅寒崢直接甩開她,林苒跌倒在地,想起身,身體卻忽然僵住,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
只能眼睜睜看着傅寒崢上車,車子遠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手機響了起來,她終於能動了。
恰好,來電是醫院,通知她去拿報告。
收拾好心情,林苒匆匆趕去醫院。
……醫院,檢驗科。
林苒遠遠看見好友邵雲謙站在走廊,通身的溫潤跟他身上的白大褂一樣乾淨。
她走上前,詫異問:「你不是去國外做交流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邵雲謙憂鬱凝了她一眼,才緩緩將報告遞上:「剛回來,聽說你來做檢查,就幫你把報告先拿出來了……」林苒笑着接過,目光掃向診斷結果一欄時,瞳孔驟然緊縮——「漸凍症?!」
她外婆就是得漸凍症去世的。
這是一種把人折磨到生不如死的病,一開始身體僵硬。
漸漸骨骼變形,沒日沒夜的疼,最後甚至連呼吸都需要外界幫助……看着林苒蒼白的臉,邵雲謙雖不忍,但還是把B超單遞過去:「漸凍症早期還有治癒的希望,但目前棘手的是這個——」林苒怔愣接過。
下一秒,耳邊響起邵雲謙的憐憫嘆息:「你懷孕了,但以你目前的情況,這個孩子保不住。」
第4章從醫院出來,天已經黑了。
林苒踩着積雪,渾渾噩噩地朝家走。
她凝着一盞盞昏黃的街燈,又一次想起邵雲謙說的話。
「汐汐,你的病隨時都會加重,儘早接受相關治療吧,但藥物對胎兒的傷害很大,我知道你捨不得,但作為醫生,我建議你接受治療。」
突患惡疾的打擊和初為人母喜悅撕扯着林苒的神經,讓她步伐越來越沉重。
她該怎麼辦,要把這件事告訴傅寒崢嗎?
可他們每次有過,她都吃了葯,自己又該怎麼解釋事後葯沒起作用了呢?
林苒慢慢停下腳步,看着手機里傅寒崢的號碼出了神。
猶豫了很久,她還是按下了撥通鍵。
傅寒崢畢竟是孩子的父親,有知情權。
等待音像鼓槌敲着她忐忑的心,連同呼吸也開始放輕。
終於,手機里傳出傅寒崢低沉的嗓音,說的卻是——「離婚要求都想好了?」
心狠狠一抽,林苒想要的話全部哽在了喉嚨,只敢小心試探問:「今晚能回家嗎?
我有事想和你聊。」
「不是重要的事現在就說,我很忙。」
察覺他的不耐,林苒下意識加快語速:「我今天去了醫院……」話沒說完,就被手機里許明薇的聲音打斷:「我換好衣服了,致誠,我們走吧。」
緊接着,通話結束。
林苒凝着暗滅的手機,眼淚大顆大顆砸下。
卻和雪落一樣,孤寂無聲。
……次日。
林苒滿臉憔悴地去學校,只是剛進校門,便感覺到無數道異樣的目光,走到辦公室,更是聽到嘲諷——「聽說了嗎?
林老師昨晚傍大款不成反被甩的照片,都在師生群里傳瘋了!」
「都過了一夜,也不見她解釋一句,看來傍大款是真的了。
林苒平時看着純潔溫良,沒想到竟然是這種沒有師德的拜金女!」
林苒越聽越不安,昨晚她跟傅寒崢通完話後,就沒再看過手機。
她連忙拿出手機翻開師生群,上百條的聊天記錄,大部分都來自學生的質疑和老師的批評。
等翻到最頂端,竟然是她昨晚摔倒在傅寒崢車邊的照片,拍攝者避開了傅寒崢的臉,分明是偷拍的!
這時,校長恰好鐵青着臉走來,劈頭蓋臉就罵:「林苒,看你挺明白的一個人,怎麼干出這種糊塗事,你都把學校的臉面丟完了!」
林苒忙搖頭解釋:「這是誤會……」校長不耐地擺擺手:「行了行了,你也不用狡辯,先停職回家好好反思!」
很快,林苒被趕出學校。
其實制止謠言很簡單,只要傅寒崢出面。
她反覆看着那張照片,臉上閃過抹掙扎,隨後撥通電話。
「嘟——」電話響了一聲就被掛斷,林苒壓下難過,繼續撥打。
再打過去,對方卻已經關機。
傅寒崢最後對她的耐心,大概在昨晚那通電話里用完了。
要答應他,去離婚嗎?
她好像都沒有選擇的資格……渾渾噩噩走回家,卻發現家門正打開。
腦海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已經先一步奔進了家門!
沙發上,不僅坐着本該在公司的傅寒崢,他的對面……還坐着四年不見的母親!
望着那張熟悉且滄桑了許多的臉,林苒一瞬間**眼眶。
「媽……」她顫抖上前,還沒傾訴思念,卻見林母倏然起身走來,兀地甩來一耳光!
「啪!」
林苒生生被打偏臉,卻聽對方怒斥:「混賬!
你一個人民教師,又是有夫之婦,怎麼能做出傍大款那麼不要臉的事!」
尖銳的叱罵直刺林苒心口,她捂着火辣辣的臉頰:「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說著,她忙看向傅寒崢,通紅的雙眼含着期盼:「致誠,是有人昨晚拍了我們校門口的照片造謠,你快幫我跟媽解釋解釋!」
然而,傅寒崢卻一動不動。
「致誠?」
林苒心頭一涼,還沒從難堪中回過神,就被一旁的林母大力一扯,她『嘭』的狠狠跪下!
緊接着,林母決絕的聲音在客廳中炸響。
「林苒丟了傅家的臉,還請傅總把她掃地出門!」
第5章林苒不可置信看着林母,淚水在眼眶內打轉,卻怎麼也落不下來。
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明明小時候……走路摔跤、夜晚害怕、被其他小朋友欺負,母親總會把她抱在懷裡,溫柔輕哄。
她從來沒有像此刻清晰感知——媽媽不要她了。
林苒顫抖着手,拉着母親的衣角,艱難吞咽:「媽,我……」話還沒說完,傅寒崢卻忽然開口:「林苒,跟我去書房談談。」
說著,男人站起身,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與生俱來般的矜貴,可睨來的視線卻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林苒垂眸,艱難站起身。
母親依舊不理自己,她只好跟着傅寒崢上樓,而就在她踏上樓梯的那一刻,身後卻傳來複雜的一句——「林苒,不要一錯再錯!」
聞言,林苒垂在身側的手慢慢握緊。
深吸口氣,才繼續抬步走。
書房。
傅寒崢從書架上,拿出一份早就準備好的文件和筆,攤開在林苒面前:「簽字吧,好聚好散。」
林苒看去,『離婚協議書』五個大字刺入眼,攪碎了她最後的理智。
她猛地凝向傅寒崢,第一次強硬質問:「你剛剛為什麼不肯解釋?」
只要他一句話而已,就那麼難?
然而,傅寒崢只是淡淡回了句:「我不會為了無關緊要的事費心思。
不過你可以把它當做離婚要求,或許我能幫你擺平。」
此話甩在林苒臉上,比母親的那一巴掌更狠,更痛。
指甲嵌進肉里,她都壓不住顫:「如果我答應,是不是也跟你一樣,把婚姻當成了交易。」
這話如同觸動了傅寒崢的逆鱗:「以你的所作所為,有什麼立場指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