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苒傅寒崢 第2章_格林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走你得罵我打我,讓我留下來端茶倒水才對……」說著說著,他再也發不出聲,只有沉瓮的嗚咽。
慢慢的,天亮了。
但林苒還沒醒。
傅寒崢正準備去給她倒熱水擦臉,可剛出病房門,就見兩個穿着警服的警察迎面走來。
走在前面的警察朝他亮出警察證,面無表情:「您好,我們是海城公安局的刑警,請問您是傅氏娛樂的總裁傅寒崢嗎?」
刑警!?
聽到這兩個字,走廊上的病人和護士都投來驚訝探尋的目光。
傅寒崢微蹙着眉,沉穩不變:「我是。」
「許明薇您應該認識吧,她曾是您公司的公關總監。」
聽對方提起許明薇,傅寒崢眼神微沉:「對。」
「她涉嫌一起跨國詐騙案和走私案,根據調查,你是她近幾個月有直接聯繫和接觸的人,所以請跟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
此言一出,平時跟林苒關係不錯的護士們都一臉錯愕和擔憂。
她現在正需要人陪伴,丈夫卻被警察帶走,怎麼接受的了。
傅寒崢臉上划過絲猶豫。
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並不擔心自己會受到牽連。
他不放心的是把剛做完手術的林苒獨自留在醫院。
見傅寒崢不說話,警察眼裡也多了分警惕。
直到他緩聲說:「讓我跟護士說幾句話吧。」
兩位警察互視一眼後點點頭。
在他們的注視下,傅寒崢走到護士站,對給林苒換藥的護士說:「我不在的時候麻煩你們幫忙照顧林苒,如果她問起來,就說我去處理公司的事,很快就回來。」
護士愣愣點頭:「好,好的……」在一路眾人異樣的視線下,傅寒崢被警察帶走,上了警車。
第32章公安局,詢問室。
刑警隊隊長齊明將許明薇和一個染着黃髮戴着口罩的男人照片放在傅寒崢面前。
「根據從美國拉斯**那邊傳來的信息,許明薇在半年前欠下**兩千萬,期間靠走私違禁物獲得非法盈利五百萬。」
「這個男人是許明薇的前夫李雲銘,兩個月在拉斯**任職的**犯下起一千萬的詐騙案後逃回國,目前我們還查不到他的蹤跡。」
聞言,傅寒崢眉目緊擰。
兩個月前?
他不由想起那份財務報表,最後一筆被抽走的六十萬資金正是兩個月前。
齊明見傅寒崢思索的模樣,沉聲問:「傅先生,一個多月前您曾以挪用公款一千萬罪名把許明薇送去派出所,後來為什麼又撤銷控訴?」
傅寒崢抬起頭,目不斜視:「我並不清楚許明薇犯了什麼罪,加上我們之間是私人恩怨,所以我想用商人的做法回敬她。」
他聲音清晰從容,沒有常人面對審訊的緊張。
齊明不言,調查報告中說傅寒崢將許明薇挪用公款的事,在私底下散播給了商界各個有頭臉的老總。
加上許明薇之前跟他們的曖昧,不僅讓老總們玩了一頓,又被富太太們堵到家裡狠狠打了一頓,結果可想而知……一整天,傅寒崢都在接受各種調查。
也得知警方為了抓住李雲銘,已經派人盯住許明薇。
但李雲銘為人狡詐謹慎,小心到連手機號都是複製別人的。
天漸黑,看着齊明讓人送來的飯菜,傅寒崢沒有一絲胃口。
看着窗外昏暗的天,冷了一天的臉慢慢爬上擔憂。
不知道林苒醒了沒有,要是看到自己不在,會不會害怕。
想到這些,傅寒崢苦笑。
林苒那麼抗拒自己,應該巴不得自己不出現吧……醫院,病房。
林苒醒來時,頭頂柔和的暖光等還是刺的她有些睜不開眼。
「你醒了?」
她沒細聽耳邊熟悉的聲音,只是啞聲低喃:「水……」沒一會兒,溫熱的水被喂進嘴裏,滋潤了枯竭般的喉嚨。
「謝謝……」林苒轉過頭,那聲「傅寒崢」在看到身邊的邵雲謙時,卡在了嘴裏。
邵雲謙沒有穿白大褂,應該是早就下班了。
聽着她顯然是沒說完的口吻,邵雲謙心裏雖難受,但還是從容說:「傅寒崢公司有點急事,他回去處理了,可能要過幾天才來。」
說完這話,他心覺好笑。
自己這是在做什麼?
幫曾經的情敵打掩護?
林苒垂眸,自言自語:「不來也好……」像是想起了什麼,她眨了幾次眼後表情慢慢出神。
失去意識前,她好像看見了母親,那樣崩潰的心境下,她向母親發出最後的求救。
可是……是幻覺嗎?
看着林苒滿眼的失望,邵雲謙於心不忍:「怎麼了?」
林苒望着頭頂的燈光:「我有點想回家。」
她停頓了幾秒,接著說:「也許我回到家,還能騙騙自己的情況不算太遭,還有站起來的機會……」邵雲謙沉默,林苒酸澀一笑:「很傻的想法對吧,但我還是想回去看看。」
趁着自己還能說話,還沒有徹底失去行動能力。
躊躇片刻,邵雲謙突然開口:「等你好點,我帶你回家。」
第33章次日。
傅寒崢被確認與許明薇的兩樁案子沒有任何關係。
齊明將他送到公安局門口,伸出手:「傅先生,謝謝你配合我們的調查,如果從許明薇身上發現李雲銘的線索,請及時聯繫我們。」
傅寒崢回握住後點點頭。
轉身間,卻見一輛林肯停在路邊。
細雨中,傅父面無表情地站在車旁。
他怔了瞬後才走過去。
無言一陣,終歸是傅父先開了口:「當年我就看出許明薇不是好女人,你竟然還讓她回傅氏,你知道公司因為這件事惹了多少麻煩嗎?」
劈頭蓋臉的責問讓傅寒崢臉一黑。
他以為父親率先關心的應該是作為兒子的自己,想不到……「我不像你,常年混跡在女人堆里,看人當然沒你准。」
傅寒崢冷眼刺了句。
這話說得傅父臉色一白,怒意爬上雙眼:「你說什麼?
再說一遍!」
傅寒崢絲毫不懼父親的怒火,一字字道:「我說錯了?
從媽去世後,被你帶回家的女人恐怕連你自己都記不得有多少了吧。」
「你!」
傅父氣的面紅耳赤,顫抖的手指指着他:「還敢頂嘴,你現在不僅連林苒沒照顧好,連傅家的臉都被你丟完了!」
三言兩語再次挑起本就不合的關係,傅寒崢看着他,語氣冷冽刺骨:「行了!
你那虛偽的善良做給誰看?
給我死了二十年的媽?
一個連妻子最後一面都不見,甚至都沒去過一次她墓前的男人,有什麼資格教訓我?」
話音剛落,傅父揚手重重打了他一巴掌。
「混賬!」
伴着火辣辣的痛,傅寒崢被打偏的左臉慢慢紅腫。
傅父似是也驚了,愕然看着倔強的他:「寒崢……」傅寒崢依舊秉着骨子裡般的淡漠,慢慢收回寒冰般的目光,轉身攔了輛的士。
「你給我站住!」
傅父又氣又急,傅寒崢卻徑直上了車。
看着遠去的車子,傅父像是卸下所有偽裝,低頭紅了眼,疲憊無奈地嘆了口氣。
車窗外的街景在倒退,傅寒崢心不在焉地看着。
臉頰的疼痛還在,卻遠比上心上的痛。
覆在腿上的手慢慢握緊,他揮去兒時那帶着刺的記憶,開始擔心林苒。
一個小時後,的士在醫院門口停下。
傅寒崢一秒也沒耽擱,直接去了林苒病房。
林苒已經醒了,因為對藥物的排斥反應而不斷乾嘔。
徐莉扶着吐到臉已經發青的林苒,滿眼心疼:「堅持堅持,把葯咽下去啊林苒。」
話音剛落,一雙手將靠在她肩上的林苒接了過去。
徐莉抬頭一看,見是傅寒崢,不由愣住:「傅先生?」
「我來吧。」
傅寒崢讓林苒倚在懷裡,接過徐莉手中的葯和水。
見此,徐莉鬆了口氣後起身離開。
「苒苒,張嘴。」
傅寒崢輕聲說著。
溫柔的語氣像羽毛,飄在林苒心口,混亂的意識也清醒了幾分。
是……傅寒崢?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身上的薄荷煙草味消失了,只有清新的檸檬香氣。
見林苒半張了嘴,傅寒崢將葯放進去後給她餵了溫水。
可下一秒,她卻開始劇烈咳嗽。
「咳咳咳……」傅寒崢下意識去擦她下巴的水漬,卻見鮮紅的血順着她蒼白的唇角流出。
一滴一滴,染紅了他的手背和潔白的被子……第34章「她這段時間嘔吐情況比較嚴重,傷害到了咽喉部黏膜,所以才會出現吐血的癥狀,平時不要給她吃太燙太硬的食物。」
聽到醫生的檢查結果,傅寒崢高懸的心才終於放下。
當看到林苒滿嘴血時,他只覺腦子裡的一切都停滯了……醫生離開,他緩緩坐到病床邊,看着還在平復情緒的林苒,鼻尖有些發酸。
他已經不敢想像,當眼前的人真要離開的那一刻,自己會不會瘋掉。
聽到傅寒崢紊亂的呼吸聲,林苒緩緩轉過頭:「雲謙說……你公司有事,需要好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