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苒傅寒崢 第3章_格林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城市上大學,我經常去找他,被大家誤會我是他女朋友,我以為我已經可以取代你曾經在他心裏的地位,可那該死的傅老頭子卻把我趕出傅氏!」
說到這兒,她眼睛突然紅了,憎恨中透着股悲痛:「你知道我在拉斯**過的是什麼日子嗎?
歧視、辱罵和羞辱,原本想利用一個男人讓自己好一點,沒想到反被他算計,欠下兩千萬的巨債,為了活下去,我必須按照他的要求討好別的男人,哪怕是出賣身體……」「我好不容易回國重新見到傅寒崢,當我看出他已經不愛你的時候,我覺得命運給了重新來過的機會,所以我給你製造一個個誤會,讓你以為我跟寒崢關係曖昧,可我卻沒想到,他為了你,居然讓別人來折磨我!」
說著,許明薇解開胸前的衣扣。
林苒瞳孔一滯。
猙獰的傷痕從許明薇的肩一路延伸到她小腹,每一道都像是刀割,有些已經結了痂,有些還在流血。
「是不是很可怕?
除了臉,我全身都是這樣的傷。」
許明薇緩緩合上衣服,語氣發狠,「傅寒崢把我跟海城商圈中老總們有關係的事,都透露給了他們的夫人,她們找到我,脫了我的衣服,小刀在我身上划了不知道多少刀。」
話落,她狠狠扼住林苒的下巴:「我不能把傅寒崢怎麼樣,但他那麼愛你,如果你死了,你說他會不會瘋掉?
那樣,我也算是給自己出口氣了!」
看着許明薇滿含陰毒的目光,林苒艱難扯着嘴角:「如果你不那麼自私,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今天的後果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跟我們沒有一點關係。」
「錯了,如果你不把表白信放在寒崢書包里,也不答應嫁給他,這一切才不會發生。」
聽着對方黑白顛倒的反駁,林苒無話可說。
在許明薇的思想中,她才是世界上最受委屈的人。
而自己,就是害她的罪魁禍首。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拖延時間,以便傅寒崢和警方找到自己。
想到這兒,林苒慢慢穩住聲音:「即便你現在不殺我,過不了多久我也會死,你何必再讓自己背上條人命。」
許明薇嗤然一笑後放開手:「我當然知道你是個短命鬼,但我可等不到那時候,等把這葯注射到你身體里,我會慢慢欣賞你的痛苦,最後,你會跟着你的淪,從這三十九樓掉下去,砰的一聲,你整個人可能就四分五裂嘍!」
聲情並茂的模樣讓林苒渾身冰涼。
看着近在咫尺的針頭,冷汗一滴滴划過額角:「許明薇,你真的瘋了……」聞言,許明薇眸光一暗:「沒錯,我是瘋了,是你們把我逼瘋的,但你該恨的人不應該是我,是傅寒崢,你甚至該謝我,因為我讓你跟你父母,還有孩子團聚了!」
說著,尖銳的針頭刺向林苒脖子。
就在即將刺破皮膚那一刻,被一道冷冽的聲音打斷。
「住手!」
許明薇和林苒錯愕轉頭,皆是一愣。
傅寒崢!?
林苒望着一臉緊張看着自己的傅寒崢,突然紅了眼。
傅寒崢喘着氣,輕輕安慰着。
「別怕,我來了。」
第38章此時此刻,他慶幸林苒的手機有定位,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是傅寒崢先愛上自己的,他們明明相愛,卻誰都沒有說出口,生生錯過誤會了這麼多年。
可下一秒,許明薇抓住輪椅,將針頭橫在林苒脖子邊,往天台邊緣後退:「你別過來,不然我就跟她同歸於盡!」
傅寒崢緊擰着眉,想起齊明的話。
「你盡量拖延時間,我們馬上過去。」
他穩着情緒,沉聲道:「許明薇,你恨的是我,跟林苒沒有關係,放了她,我隨你處置。」
聽了這話,林苒心一緊:「傅寒崢,你……」「恨?
傅寒崢,我喜歡你十一年,什麼時候恨過你。」
許明薇苦笑,失望又妒忌:「不,我現在就挺恨你,恨你為什麼要對一個廢物這麼情深義重。」
「因為我愛她。」
傅寒崢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地回答。
林苒神情一怔。
這麼多年,第一次從傅寒崢嘴裏聽到「愛」這個字。
而且那個字,還屬於自己。
傅寒崢看着林苒,像是袒露了隱藏在心裏多年的話:「從看到你作為中學優秀畢業生代表站到講台發言的那天,我就愛上你了。」
隨着他的話,林苒的記憶不覺回到十年前。
開學第一天,她作為代表在全校師生明前發言,然後就在教學樓的轉角遇見了傅寒崢……如泉涌般的複雜情緒壓的林苒眼眶發熱。
然而傅寒崢的回答像是刺激到了許明薇,她低笑着,最後瘋癲般大笑起來:「你愛她是吧?
那你就證明給我看看,你有多愛她。」
說著,將裝滿藥水的針筒扔到他面前,一字一句:「只要你把它注射到身體里,我就放了林苒。」
聽了這話,林苒倒吸口涼氣,下意識阻止:「不行!
傅寒崢,你別聽她的!」
可傅寒崢撿起針筒,從容的目光透着堅定:「你把她放下來,我就按你說的做。」
「休想!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
許明薇又將輪椅往邊緣推了推,「我給你十秒,否則你就等着給林苒收屍吧!」
「十,九,八……」隨着許明薇的倒數,傅寒崢握緊了針筒:「好。」
聞言,林苒瞳孔驟然緊縮:「住手……住手啊!
傅寒崢,那是毒藥!」
幾乎是瞬間,擔憂夾着恐懼將她的心死死裹住。
看着眼前自己深愛過又恨過的男人,她潸然落淚。
她曾以為傅寒崢這輩子都不會愛自己,卻從未沒想過他愛的比自己早,甚至可以為之付出生命。
「傅寒崢,我們已經離婚了……已經沒任何關係了,我也不愛你了,你不要……不要……」聽着林苒顫抖的聲音,傅寒崢溫和一笑:「苒苒,我這輩子都沒給你做過什麼,還總讓你傷心難過,只要能讓你好好活着,我做什麼都願意。」
說完,他將針頭刺進手臂,將所有藥水注射了進去。
「不要——!」
林苒只覺心都在瞬間被碾碎,只能靠着本能嘶喊:「寒崢,不要……不要啊!」
「咚」的一聲,傅寒崢跪倒在地,整個人像個收到巨大的折磨蜷縮在了一起。
伴着神經撕裂似的痛,他呼吸急促,頸部和額角的青筋凸起,緊咬着的牙滲出了血。
他像是用着最後一絲力氣,撐起前身:「放,放了林苒……」第39章淚水充斥林苒蒼白的臉,她無助地搖着頭,看着臉幾乎已經泛青的傅寒崢。
許明薇怔看着,眼神逐漸黯淡如死灰。
猶如觀看一場已經落幕的鬧劇,她慢慢後退:「為什麼,我做了這麼多,只證明了你有多愛她,我有多失敗嗎……ʟʟʟ」幾乎到了邊緣,她仰頭看着灰濛濛的天,眼淚順着眼角落下。
不遠處,警車的警笛聲傳了過來。
她合上眼張開雙臂,往後倒去。
幾聲尖叫過後,樓下頓時亂成一團。
然林苒已經無暇顧及其他,她拚命掙扎着被綁住的雙手:「寒崢,你堅持住……」傅寒崢喘着粗氣,踉蹌着站起身,一步一摔的走向高台。
幾乎是跪在林苒面前,他冰冷顫抖的手解開繩子,慘白的唇嚅動着:「沒事了,我在,我在這裡……」望着像是失去意識,憑着執念一步步摔到面前的男人,林苒終於忍不住痛哭起來:「你怎麼這麼傻……」傅寒崢手中的動作變得遲緩:「我是你丈夫……保護你……是應該的……」話落,最後一個結被解開,大片的血卻順着他的口鼻湧出,染紅了衣領。
傅寒崢眼神都開始渙散,卻還是像遵循本能般安慰着面前滿臉淚水的人:「不怕,我沒事……」可話沒說完,整個人突然倒了下去。
「寒崢!」
看着順着台階滾落的人,林苒的心猛然一沉。
她抓着輪椅,用儘力氣撐起身體。
「嘭」的一聲,她從輪椅上摔了下去。
隨着她的爬動,粗糙的地面將她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