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話落,通話中斷。
但傅寒崢的短短二字,像把燒紅的刀子絞着林苒的心臟,痛的林苒唇齒相顫。
她攥着手機,手指骨節都泛了白,心頭卻越來越無力。
從許明薇出現的那一刻,她已經有了預感,可她沒想到傅寒崢會這麼迫不及地提離婚……
風更冷了。
深呼吸一口,她正抬腳離開,可滾進肺里的空氣卻忽然重如千斤,卡在她的喉嚨,令她不能呼吸,不能動彈。
不安攀爬,直到快要窒息而亡的時候——
「咳!」
嗆出一口血後,她至於找回身體的控制權。
冷汗順着額角滑落,猶豫了片刻,林苒還是決定去醫院做個檢查。
……
等回到家,天已經黑了。
拖着疲憊的身體推開家門,一股夾雜着酒味的煙草氣息撲面而來。
林苒抬頭望去,面露詫色。
穿着浴袍的傅寒崢坐在沙發上,指間夾着根快抽完的煙,發梢的水順着他的下顎,沿着喉結滾下。
結婚這些年,傅寒崢很少主動找她,每次,都是酒後需求。
即便如此,她依舊期待他過來,但今天……
林苒忐忑開口:「你怎麼來了?」
傅寒崢吐出一個煙圈,深不見底的雙眸猶如黑洞:「過來。」
他的聲音比以往低沉,更帶着她無法抗拒的吸引和壓迫。
她反應過來時,人已經到了對方的面前,接着就被男人扼住手腕用力一扯,跌坐在他腿上。
熟悉的悸動,一下就令她軟了身體,若是從前,她早就乖巧閉眼,任憑男人施為。
但今天,她無法閉眼,抑着急促的呼吸,忍不住開口:「為什麼讓許明薇去公司?」
話一說完,她便後悔了。傅寒崢最忌諱別人的質問,特別是她。
果不其然,對方臉一沉,冷眼推開了她:「婚前我就說過,我的私事不許過問。」
跌倒在地,地板寒涼。
比起這,林苒覺得傅寒崢更涼,像是一塊捂不熱的冰。
從十五歲到二十六歲,從暗戀到婚姻,她怕惹他嫌棄,當著他不敢說一個『愛』字,卻把愛他的事做盡……
即便這樣,他依舊無動於衷。
林苒收緊手爬起來,逼着自己不去想,今早自己離開後,他和許明薇待在休息室會做些什麼。
此時此刻,她迫切需要一點維持婚姻的動力,想要他的認可:「當初結婚,你不是說過,婚姻存續期間只要我一個人嗎?」
然而傅寒崢什麼都沒說,他起身上樓,一個眼神也沒有再給她。
沒提她的生日,更沒提離婚。
林苒緩慢起身,環顧着偌大的客廳,說不清心頭是什麼滋味。
只覺得冷。
又是一夜未眠。
清晨。
林苒掐着點,披着微亂的長髮來到陽台邊,又一次目送傅寒崢的車子遠去。
他竟然也沒有提離婚就走了,到底是怎麼想的?
留在他身邊越久,她反而越來越看不透傅寒崢了……
站了很久,直到門鈴聲響起,林苒才被拉回思緒。
她草草整理頭髮,下樓去開門。
門外是一個穿着工作服的男人,他禮貌詢問:「抱歉,請問這裡是傅寒崢先生的家嗎?」
林苒面露惑色:「你是?」
「傅先生在我們店裡訂了枚戒指,老闆讓我今天送過來。」
說著,對方將手中的禮盒雙手遞來。
林苒低頭看去,心跳驟然一滯。
禮盒上貼着一張心形卡片,上面寫明晃晃寫着——明薇,Marry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