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周遭的空氣似是在瞬間被抽空,巨大的沉重壓的傅寒崢身形踉蹌一步。
當移動床經過身前時,一股風掀起了白jsg布衣角,露出一縷黑髮。
「嘭」的一聲,他猛然抓住移動床的扶手。
護士一臉驚愕:「先生,你……」
傅寒崢呼吸沉重,微紅的眼眶噙着抹從未有過的恐慌。
垂在身側的手也像是失去知覺,根本無力去掀開白布。
邵雲謙看着他眼中的掙扎,語氣帶刺:「你都能狠心殺死自己的孩子,還不敢看林苒最後一眼嗎?」
這話像刀痛進傅寒崢的心臟,痛的他臉色一白。
本就緊縮的心倏然喪失所有的勇氣,似乎只要掀開,就真的是最後一眼了……
用盡了力氣,才抬起冰冷的手抓住白布一角。
就在要掀開時,一道凄慘的哭喊讓他動作一滯。
轉頭看去,一穿着樸素的中年女人抹着淚跑過來:「囡囡……」
她撲在移動病床上,顫抖拉下白布。
看到那稚嫩蒼白的臉後,哭的肝腸寸斷:「囡囡,媽媽來了,你睜開眼看看媽媽啊!」
而陌生的面孔讓傅寒崢怔住,緊繃的神經倏然鬆懈。
不是林苒!手術室的門恰時再次打開,穿着手術服的醫生走出來:「林苒的家屬在嗎?」
沒等邵雲謙開口,傅寒崢率先上前:「我是她丈夫,她怎麼樣了?」
邵雲謙看着他,眉目一擰。
醫生摘下口罩:「病人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仍要去重症監護室觀察,如果七十二小時內沒醒,可能會長時間昏迷……」
話落,林苒被推了出來。
她頭上纏着紗布,消瘦的身體像是陷進病床間一樣,氧氣罩幾乎佔滿大半張臉。
傅寒崢心一緊。
此刻的林苒,比他記憶中的任何時候都要脆弱。
拐角處,將一切盡收眼底的許明薇臉色慘白。
額間冷汗密布,後脊冷熱交替。
眼見傅寒崢跟着移動病床過來,她轉身落荒而逃。
看着傅寒崢遠去,邵雲謙才開口問:「陳醫生,林苒還有什麼情況?」
出於職業的敏感,他察覺到陳醫生對結果有所保留。
陳醫生沉默了半晌才回答:「她以後再也不能生育了。」
邵雲謙神色一滯:「什麼?」
陳醫生神情凝重:「她做引產手術的虧虛還沒好全,車禍又讓子宮受了嚴重損傷,所以不可能再懷上孩子了。」
聽到這些話,邵雲謙心更覺難受。
短短几天,她接連失去孩子和母親,現在又失去做母親的資格,她真的承受的了嗎?
面對他眉眼間的擔憂,陳醫生嘆了口氣:「盡量等家屬情緒平穩了後說吧。」
邵雲謙嗯了一聲,道了謝後朝辦公室走去。
見慣了生離死別和人間疾苦的心本不該有太多波瀾,可關乎林苒,總是無法控制。
他停住腳,轉頭望向窗外。
漸暗的眼神掠過絲自責。
如果當年能勇敢邁出那一步,陪在她身邊的人是不是就是自己,她是不是也不用吃這麼多苦……
天漸黑。
重症監護室,醫療儀器運作的聲音相互交替。
隔着觀察窗,傅寒崢凝着林苒蒼白的臉,雙手慢慢緊握。
不知何時,邵雲謙站到了身邊。
寂靜片刻,邵雲謙突然開口:「林苒以後我由來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