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聽到這話,傅寒崢面色一沉:「這種事就不麻煩邵醫生了。」
第35章扔下這句話,傅寒崢轉身下了樓。
邵雲謙也不再在意。
這些天他也想通了,只要傅寒崢真心照顧林苒,就當他是個免費的護工。
一個星期後,傅寒崢給林苒辦了出院手續。
當被他抱上車,林苒都還一頭霧水:「你要帶我去哪兒?」
傅寒崢替她繫上安全帶:「你放心,肯定不是民政局。」
林苒皺起眉,表情有些難看。
傅寒崢這才解釋:「帶你回家。」
聞言,她眼底划過抹錯愕。
回家?
自己想回家的念頭似乎也就對邵雲謙說過,傅寒崢怎麼會知道。
傅寒崢上了駕駛位,發動車子馳騁而去。
一路上,林苒都沒有跟身邊的人說過一句話。
直到看到熟悉的街景,才不由驚呼:「這是回我家的路?」
她以為,傅寒崢口中的「家」是那棟自己守了四年的別墅。
傅寒崢握着方向盤,嗯了一聲。
別說林苒,就連自己也不想回那冷清清的別墅,彷彿一踏進去就能回到兩人相互誤會的過去。
十幾分鐘後,車停在林家門口。
傅寒崢將人抱下輕輕放在輪椅上,推了進去。
推開家門,暖風伴着花香撲面而來。
被打掃過的客廳整潔明亮,茶几上的花瓶中插着開的正好的海棠花。
牆角的桌上,父母的遺照前也放着白菊。
傅寒崢默默將林苒推到林父和林母的遺照前。
林苒紅了眼,微顫的手撫過照片中父母的臉:「爸,媽……」一時間,千言萬語都哽在了喉嚨,讓她難以說出口。
思念父母還在時的一家團圓,卻更羞愧自己作為女兒,不僅沒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還讓母親匆匆離開,自己連給他們磕個頭都已經做不到。
淚水在眼眶打轉,壓得林苒呼吸發窒。
傅寒崢正要給她擦眼淚,卻聽她說:「你能不能……離開會兒。」
聞言,他皺起眉。
可看到林母的遺照,心裏也明白了。
對林苒來說,他畢竟是間接導致母親車禍的罪人。
傅寒崢臉上划過抹愧意,只是低聲道:「我去醫院一趟,很快回來,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林苒嗯了一聲,沒有看他。
直至車子的聲音遠去,她才終於落下淚。
看着母親的遺照,林苒聲音嘶啞:「媽,對不起,汐汐……還沒跟他離婚……」明明已經決定放手,可總有無數的阻礙。
何況如今的自己,已經是個連喝水吃飯都時常需要人幫助的廢物……突然,敲門聲阻斷了林苒的思緒。
她住。
傅寒崢?
可他不是才走嗎?
而且並沒聽見車子的聲音。
林苒問道:「誰啊?」
沒有回應,門外的人仍舊在敲門。
猶豫了片刻,林苒轉動着輪椅過去,慢慢打開門。
外面站着個穿着黑色大衣的女人,她戴着口罩,劉海遮住了眼鏡,讓人看不清她的臉。
「怎麼,才隔了多久就不認識我了?」
女人說著,摘下了口罩。
林苒眼底的陌生瞬間變成詫異。
「許明薇?」
相比幾個月前美麗優雅的模樣,眼前的許明薇兩眼血絲,凌亂的長髮泛着油光,臉色發黃,下眼瞼烏青,整個人都沒了之前的神采。
隱約間,一種莫名的不安爬上林苒的心,驅使她想關上門。
許明薇眼底一凜,直接按住門把手,惡狠狠地瞪着林苒。
「我盯了你這麼久,又好不容易甩開跟蹤我的警察,你就不請我進去喝杯茶?」
第36章毒蠍般的語氣讓林苒頭皮發麻,她強作鎮定:「抱歉,我不方便……」話沒說完,許明薇突然將一塊濕毛巾堵在她臉上。
濃重的葯氣讓林苒心猛地一緊。
乙醚!?
不等她掙扎,視線便慢慢變黑。
在意識徹底陷入黑暗前,她聽見許明薇在耳邊笑:「我不能拿傅寒崢怎麼辦,但只要你死了,我也算是報仇了。」
醫院。
傅寒崢從藥房將林苒的新葯拿出來,正準備回林家時,手機突然想起來。
以為是林苒,可拿出一看,竟然是齊明。
他皺起眉,按下接聽鍵:「齊隊長,有什麼事嗎?」
電話中,齊明的聲音格外嚴肅:「傅先生,許明薇失蹤了,她最後出現的地方是東大道的南城路,她在那邊還有關係緊密的人嗎?」
聽到這話,傅寒崢心猛然一沉。
南城路?
那不是去林家的路嗎?
一時間,無數可怕的畫面湧入大腦,刺的他呼吸發窒。
傅寒崢深吸口氣,努力保持平靜的同時跑向車子:「那條路通往我妻子的家。」
對於許明薇和林苒之間的矛盾,齊明通過傅寒崢也了解了些。
當聽到這個回答,便明白情況不好,立刻派人趕過去。
掛斷電話,傅寒崢幾乎將油門踩到底地朝林家馳騁而去。
天色陰沉。
帶着寒意的風刮過林苒的耳畔。
她緩緩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身處高樓天台上視野開闊的城市。
下意識地想逃離,卻發現兩隻手都被死死綁在扶手上。
「呦,醒了。」
輕佻的聲音從身側傳來。
林苒轉頭望去,只見許明薇站在水泥台階前,手裡拿着一個針筒和一小瓶透明液體。
她擺弄着,將液體抽進針筒內,擠出多餘的空氣,嫻熟的像個即將上手術台的醫生。
林苒面色一白:「你要幹什麼?」
許明薇拿着針筒,緩緩走來:「我冒着被抓的風險把你帶到這裡,你說我要幹什麼?」
看着那閃着寒光的針頭,林苒只覺呼吸都被滯住。
自己和許明薇沒有深仇大恨,更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被抓,她為什麼這樣對自己……看着林苒緊張中透着疑惑的目光,許明薇冷冷一笑:「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我真不明白,傅寒崢到底喜歡你什麼。」
像是打開了話匣,她開始說起往事:「我認識致誠的時候還在讀中學,當時我們家住一個小區,雖然不是一個學校,我還是每天早早的在樓下等他,然後裝作巧遇的樣子一起走,因為從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當我決定鼓起勇氣向他表白時,我卻發現他書包里一直藏着你的照片,甚至後來還發現了你寫給他的情書,我不甘心,明明我比你先認識致誠,先喜歡他,憑什麼是你?
所以我就換掉了情書,讓他以為,你真正喜歡jsg的人其實是邵雲謙。」
聽到這兒,林苒眸光一震。
忽然間,傅寒崢這些年對自己的冷漠全有了答案。
因為那封被偷換的表白信,讓兩人整整誤會了四年!
第37章許明薇微微仰起頭:「後來我們在一個城市上大學,我經常去找他,被大家誤會我是他女朋友,我以為我已經可以取代你曾經在他心裏的地位,可那該死的傅老頭子卻把我趕出傅氏!」
說到這兒,她眼睛突然紅了,憎恨中透着股悲痛:「你知道我在拉斯**過的是什麼日子嗎?
歧視、辱罵和羞辱,原本想利用一個男人讓自己好一點,沒想到反被他算計,欠下兩千萬的巨債,為了活下去,我必須按照他的要求討好別的男人,哪怕是出賣身體……」「我好不容易回國重新見到傅寒崢,當我看出他已經不愛你的時候,我覺得命運給了重新來過的機會,所以我給你製造一個個誤會,讓你以為我跟致誠關係曖昧,可我卻沒想到,他為了你,居然讓別人來折磨我!」
說著,許明薇解開胸前的衣扣。
林苒瞳孔一滯。
猙獰的傷痕從許明薇的肩一路延伸到她小腹,每一道都像是刀割,有些已經結了痂,有些還在流血。
「是不是很可怕?
除了臉,我全身都是這樣的傷。」
許明薇緩緩合上衣服,語氣發狠,「傅寒崢把我跟海城商圈中老總們有關係的事,都透露給了他們的夫人,她們找到我,脫了我的衣服,小刀在我身上划了不知道多少刀。」
話落,她狠狠扼住林苒的下巴:「我不能把傅寒崢怎麼樣,但他那麼愛你,如果你死了,你說他會不會瘋掉?
那樣,我也算是給自己出口氣了!」
看着許明薇滿含陰毒的目光,林苒艱難扯着嘴角:「如果你不那麼自私,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今天的後果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跟我們沒有一點關係。」
「錯了,如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