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落跑女神遇上豪車男神小說 第3章_格林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醫生走後,於媽媽就被推出了搶救室,還在昏迷中,只能先送到病房裡去。

於恬恬去繳了醫藥費,並幫媽媽辦理了住院手續。

回到病房,正好看到媽媽慢慢醒過來。看到病床上臉色蒼白,身體消瘦,頭髮花白的媽媽。

她心裏一抽,鼻子一酸,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差點沒忍住流出淚水。

於恬恬走到病床邊,握着媽媽的手說:「媽,你終於醒了,我可擔心死了。」

「恬恬,對不起,媽媽又給你添麻煩了。」

「媽,你說的什麼話,我們是一家人。你好好養病,其他的什麼都別亂想。」

「恬恬,媽媽有你真好!」

「就是,我可是媽媽貼身的小棉襖。」於恬恬非常自誇的說。

「你這丫頭,臉皮真厚!」

「本來就是嘛!」

「是是是,就你最貼心。」於媽媽虛弱回應。

看到媽媽平安無事,於恬恬提起的心也終於放下來。

已經晚上十點多了,肚子里發出咕咕的叫聲,正在抗議主人的虐待。

於恬恬到外面的食店打包了兩份簡餐,回到醫院和媽媽一起吃今晚遲來的晚餐。

吃完飯後,由於媽媽身體虛弱,精神不是很好,就馬上躺下休息了。

於恬恬趁媽媽睡著了,騎車回家一趟。她在家裡洗漱完之後,又帶上一些媽媽住院需要用到的物品,趕回了醫院。

回到醫院已經是深夜十二點多了。白天送了一天的快遞,加上媽媽又住院了,忙忙碌碌,奔奔波波,她現在也是身心疲憊。

她打開病房裡的摺疊陪護床,放在媽媽病床旁邊。躺在簡易的陪護床上,她緊繃疲憊的身體終於放鬆下來。

再苦再累,只要有媽媽在身邊,她就覺得很踏實很安心。困意襲來,迷迷糊糊就睡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鬧鐘的鈴聲準時把她叫醒。她簡單梳洗了一下,就去外面買了兩份早點回來。陪媽媽吃完早餐,她也要去上班了。

去上班前,她叮囑媽媽一定要在醫院好好休息,安心養病,中午她會抽空送午飯過來的。

於恬恬騎上她那輛破舊的小電驢,搖搖晃晃的離開了醫院。

半個小時後,她就來到了現在工作的地方,一家快遞公司——時代快遞。

於恬恬是這裡的臨時工,因為有一個快遞員出車禍受傷住院了,所以她就來這裡頂班,大概要做半個月左右。

到了公司,和幾個同事們打了招呼,她就開始忙碌起來。

每天早上,各地的貨物都會由貨車運達公司的分揀倉。貨物卸車後,快遞員就要對貨物進行分揀。分揀完了,把物件裝上派送快遞專用的三輪車,然後按路線逐一派送快遞。

做快遞員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不管是天氣晴朗、還是颳風下雨,或者嚴寒酷暑,快遞員每天都奔跑在送快遞和送快遞的路上。

於恬恬分揀完自己線路的物件後,就開始把物件逐一裝車,裝完車就可以出發派送了。

已經進入初秋,在深城這座繁華熱鬧的大都市,天氣依然非常炎熱。

做完分揀工作,已經是上午十點了。於恬恬熱得滿臉通紅,額頭上冒出許多細小汗珠,身上也是汗流浹背。

她喝了幾口水,用手抹去臉上的汗水,坐上三輪車,啟動車子,出發派送物件了。今天的物件特別多,她要加快速度才行,不然又要加班了。

……

上午十一點,王宇手上拿着一個檔案袋,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篤篤篤……」

「進……」一聲清冷的聲音響起。

王宇推門而入,走到一張碩大的辦公桌前停下,恭敬的把資料遞放在辦公桌上。

「總裁,昨晚撞車的人已經查到了,請你過目。」

男人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拿起桌上的資料翻看。一邊看一邊皺眉頭,臉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按流程辦,該賠多少一分不能少。」邊說邊把資料丟在桌邊,神情嚴肅冷寞,好像別人欠了他幾百萬一樣。

「是,我馬上去辦。」王宇說完退出了辦公室。

辦公室里的男人透過落地窗看向外面,只見他俊美的容貌,劍眉星目,有着一雙深邃犀利的雙眼,高挺的鼻樑,性感的薄唇,妥妥的美男下凡,看一眼就讓人痴醉沉迷。

只是那張俊美的容顏上,永遠籠罩着一層寒霜,幾米以外都能感受到寒氣逼人,令人膽戰心驚不敢靠近。

這個男人就是星辰集團的總裁白逸辰,他擁有逆天的俊容,尊貴的身份,富可敵國的財富,人稱打着燈籠都難找的鑽石王老五,更是全城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

集萬千優點於一身,簡直是人神共憤,令人嫉妒不已。

……

於恬恬頂着炎熱的太陽,走在送快遞的路上,熱氣逼人,又熱又渴,身上的工服已經濕透了。

口袋中的電話響了起來,她靠邊停車,接聽了電話。

「你好,時代快遞,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電話那邊一個男人開口:「請問是於恬恬於小姐嗎?」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

男人:「於小姐,你昨晚撞壞了我們老闆的車,關於賠償一事,麻煩你抽空見個面,你看什麼時候方便。」

聽到對方這麼一說,於恬恬的小心臟突突狂跳,一陣慌亂。完了,車主這麼快就找上門,昨晚她撞到的可是價值千萬的豪車,肯定要賠一大筆錢,怎麼辦?

她此刻內心慌亂,聲音有些顫抖回應對方。

「那個…我…我正在上班,晚上才有時間,晚上九點可以嗎?你說個地址,我下班後過去找你。」

男人:「好的,地址我一會通過短訊發給你,見面詳談,再見!」說完掛了電話。

一會兒,於恬恬的手機就收到了一條短訊,發來的是一地址,讓她晚上過去。

收起手機,她整個人像一隻泄氣的皮球,精神也蔫了下去,一點動力都沒有了。

於恬恬想到自己即將可能背負上巨債,想死的心都有。但是她還不能死,媽媽還需要她,再苦再難也要咬牙堅持過去。

對,要挺住,一定會挺過去的,我就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她在心裏暗暗給自己加油打氣。

於是她又打起了精神,繼續完成今天的派送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