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中午的時候,於恬恬用手機給媽媽訂了一份外賣,並打電話跟媽媽說她工作特別忙,不能去醫院陪她吃午飯了。

於媽媽知道女兒工作辛苦,賺錢不容易,也很理解她。並叮囑她一定要按時吃飯,注意休息,別太拼了,兩人才掛了電話。

於恬恬中午簡單吃了一個麵包,渴了幾口水後,又開始工作了。

烈日炎炎,汗流浹背,送快遞的人們,奔走在各條道路上,你來我往,忙忙碌碌,為各種各樣的人在服務着。

通過一天的奔走忙碌,在晚上八點鐘的時候,於恬恬終於派送完了今天的物件。

回到公司,換掉工服,騎上她那輛破舊的小電驢,出發前往約定的地方。

約定的地方比較遠,騎車也要半小時,她在去的路上順便在路邊吃點東西,解決今晚的溫飽問題。

來到約定的地方,已經是八點五十多了。這是一家高級餐廳,名字叫四季風華,餐廳裝修豪華,一看就是高消費的地方。

於恬恬畏畏縮縮,小心翼翼的往餐廳里走。詢問了一個服務員,才知道包間的位置,然後往包間走去。

來到包間外,她敲了敲門,裏面有人應聲後,她才推門進入包間。

進入到包間,一股充足的冷氣迎面撲來,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明明是大熱天,怎麼感覺冷嗖嗖的。

於恬恬看到包間里坐着兩個男人,門對面桌子那邊,一個年輕男人面對着門坐着。

另一個靠坐在椅子上,背對着門,面向裏面,看不清容貌,但從身形來看,應該也是個高大挺拔的人。

對着門的男人禮貌開口說話:「於小姐,請坐,需要吃點什麼嗎?」

於恬恬仔細打量了一眼對面的男人,男人長相俊秀,西裝革履,氣質內斂沉着,一看就知道是那種精英分子。

「咳……」男人發出一聲咳嗽。

於恬恬馬上回過神來,自己居然盯着別人看,丟臉丟大了,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她拉開一張椅子坐下,然後說:

「不用了,有什麼事我們直接談吧。請問先生怎麼稱呼你?」

在陌生的地方,單獨面對兩個陌生男人,於恬恬心裏雖然有些害怕,但是說話語氣卻表現得很平靜。

男人一副公事化語氣開口說:「我叫王宇,你叫我王先生吧。這是車輛的賠償賬單,請你過目。」說完把車輛維修賬單放在桌子上,旋轉到於恬恬面前。

於恬恬拿起賬單逐一查看,當她看到後面的總金額時,大吃一驚,心臟突突突狂跳,臉色馬上變成了豬肝色,整個人差點暈厥過去。

這個賠償金額對她來說就是個天文數字,以自己現在的能力,可能十年都還不清。

她閉上眼,深深吸了兩口氣,讓自己的內心盡量平靜下來,然後有些膽怯的說:

「王先生,這個賠償金額是不是太高了,你們是不是存心訛我?我就撞凹了一小塊,不至於賠這麼多錢吧?

你們不要以為我不懂車,就可以為所欲為,漫天要價,你的車是用金子做的嗎,這麼貴?」於恬恬說得理直氣壯。

看到於恬恬這麼大反應,王宇也是早已猜到,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面對這麼高額的賠償款,確實不是一件小事。

「於小姐,你知道你撞到是什麼車嗎?勞斯萊斯今年的最新款,國外進口,車身價值一千多萬,私人訂製,剛剛落地一個星期。你參考這些數據,再上網查查,看看我們開出的賠償高不高。」王宇一臉平靜的敘述。

聽完王宇的話,於恬恬想死的心都有,此刻她的心裏惶恐不安,雙手在桌底下亂搓。

自己就是一個剛剛畢業,一窮二白,身無分文的窮酸大學生,連一份正式的工作都沒有,現在無端端背上了巨債,這是要自取滅亡的節奏啊!誰來救救我啊!她內心裏正在傷心欲絕的吶喊。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些刻傷心難過完全解決不了問題,只有直面面對,接受現實,解決問題,才是當務之急。

於恬恬小心翼翼開口:「王先生,我現在沒有這麼多錢,賠償款我一時半會兒還不上,可以分期付款嗎?」於恬恬強裝鎮定,小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宇不理會於恬恬的說法,態度嚴肅認真的說:「於小姐,你提的分期付款我不能接受。我希望三天內看到你的賠償款打進我的賬戶,不然我們法庭見。」

一聽到要上法庭,於恬恬心裏更急了。媽媽現在還在醫院,如果知道自己闖下這麼大的禍,那還了得,肯定會氣急攻心,再度陷入危險當中。

於恬恬着急開口:「王先生,我就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現在真的沒有錢,即使你們把我告上法庭,我還是拿不出錢來,大不了我去坐牢算了。」

於恬恬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反正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你們愛咋樣就咋樣唄!

王宇看到於恬恬一副擺爛的樣子,他反而不好說什麼了,一臉為難的樣子……

「於小姐,你真的不怕去坐牢?」背對着於恬恬的男人開口說話了,語氣冰冷,令人心裏發毛。

於恬恬:……

此刻內心慌亂,忐忑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怎麼辦?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去坐牢?

不行,不行,媽媽還需要我,絕對不能去坐牢。

她的內心掙扎了一番。

內心掙扎過後,於恬恬用哀求的語氣說:「我現在真沒有這麼多錢,你們也不要讓我去坐牢好不好,我還要照顧媽媽。

你們有什麼要求我都可以答應你們,只要不是違法亂紀、道德敗壞的事情,我都可以去做,或者我給你們打工還債也行。

你們一看就是大好人,一定不會讓我一個弱女子去坐牢的,對不對,求求你們了,放我一條生路吧!我一定會上刀山下火海,肝腦塗地,竭誠為你們服務的。」於恬恬說著說著就給他們發好人卡,還不忘表忠心,拍胸脯保證自己的決心。

王宇看着於恬恬前後的反差表情,也是張口結舌……

背對着她的男人冷冷開口:「於小姐,你拿什麼保證,你剛才說的話是真心的,不會是為了敷衍我們的吧?」

於恬恬語氣真誠開口:「這位先生,我們可以簽協議,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絕不推辭,除了違法的事情外。」

「好,明天同一時間,到這裡來簽協議,只要你按照協議上的條款去執行,你的賠償款我可以免了,你看怎麼樣?」

「真的嗎?只要我簽了協議,我的賠償款就不用賠了?我同意了,我們明晚見,我還有事,先走了,再見!」

於恬恬說完話就急忙起身走出了包間,她生怕他們反悔,所以先溜為上。

看到於恬恬落慌不逃,王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