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於恬恬急匆匆跑出了包間,背對着門的男人才緩緩轉過身來。男人長相俊美,氣質冷清,雙眸深邃,手指有一下沒一下敲打着桌面,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王宇,把協議擬好,明天讓她簽。」男人冷聲開口。

「好的,總裁,協議的具體條約是什麼……?」

「回去後我發給你,下班吧。」

「是,總裁……」

……

於恬恬逃一般的跑出了餐廳,好像後面有什麼洪水猛獸在追她。出了餐廳她才敢鬆一口氣,差點就氣斷身亡。

她騎上小電驢,匆匆忙忙往醫院趕去。路上順便打包些宵夜過去,預防半夜肚子鬧空城計。

到了醫院,於恬恬提着宵夜來到媽媽的病房,看到媽媽正在看電視。

於媽媽看到自己的女兒來了,臉上馬上展開了笑容。

「恬恬,你來了,上了一天的班,你也累了吧,快來坐下。」於媽拍拍病床旁邊的椅子。

於恬恬走過去坐下,並笑容滿面的說:「媽,我不累,已經習慣了。你晚飯吃了嗎,餓不餓,我帶了宵夜,我們一起吃吧。」

「好,媽陪你一起吃宵夜。」

說完話,母女兩人就默默吃着東西,似乎有很多話要說,但又不知從何說起。

於恬恬還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媽,昨天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突然病情複發的?」

「唉……」

於媽媽嘆了一口氣,一臉無奈的說:「昨天晚上,那個人渣又來找我要錢,我說沒有,他就在家裡翻箱倒櫃,把我氣倒了。」

一提到這個人渣爸爸,於恬恬就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把他一胖揍一頓,讓他以後夾着尾巴做人。

這個人渣爸爸於有財五年前已經和媽媽離婚了,離婚後還經常找媽媽要錢,簡直不是個東西。

於有財和媽媽結婚後一直沒有孩子,所以才收養了於恬恬。於恬恬五歲的時候就來到了於家,成為了於家的一份子。

一開始一家人也算過得融洽,雖然於有財對她不怎麼喜歡,也還算過得去。媽媽對她視如己出,關愛有加,讓她覺得很溫暖,很幸福。

於有財平日里好吃懶做,無所事事,一家大小開支都靠媽媽那點微薄的收入支撐。

後來,於有財更是染上了賭博,每天就知道出去賭,賭輸錢回來對母女兩人非打即罵。

於媽媽實在是忍無可忍才和於有財離了婚,離婚後那個人渣還時常過來騷擾她們母女倆,令人深惡痛絕。

「媽,以後他再來找你,你就直接報警,不要和這種人客氣。」

「媽知道了,以後我會盡量避開他的,省得看到心煩。實在不行,我就報警。」

「媽,我們不說他了,免得影響心情。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好的,你也吃,你看你這段時間又黑又瘦的,要注意身體,別太拼了。」

「我會注意,你不用擔心我,我好着呢。」

「恬恬,明天我們就辦理出院好嗎?媽已經好很多了,就不用在醫院裏浪費錢了,我回家好好休養就是了。」

「不行,還是再留院觀察兩天吧。過兩天情況穩定了,我們再出院。」

「行吧!媽都聽你的。」

母女倆人吃完宵夜後,在病房的洗手間里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就躺下休息了。

一天的忙碌奔走,加上晚上那場驚心動魄的談判,令於恬恬身心疲憊,雖然心裏惶惶不安,但是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還是好好睡一覺吧。

明天的煩惱,明天再想,養足精神,迎接明天的挑戰。

……

第二天早上,於恬恬六點半就起床了,她洗漱完之後,就走到外面去買早餐了。

走到醫院的電梯口,看到一位老奶奶蹲在門邊,一臉痛苦的樣子。

於恬恬急忙走過去扶起老奶奶,並把老奶奶攙扶回了她的病房。老奶奶也是住在這一層的,不過是住在另外一頭的VIP病房裡。

於恬恬把老奶奶扶上病床後,幾個醫生和護士行色匆匆趕來,一臉擔心的樣子。

只見醫生擔心的開口道:「白老夫人,您可不能到處亂跑,要是發生點什麼意外,我們可就惹上大麻煩了。」

老奶奶揮揮手,一臉不耐煩的說:「行了行了,我沒事,你們退下吧,讓我安靜會。」

醫生和護士憂心忡忡的走出了病房。

醫生和護士走了之後,老太太臉色一變,臉上馬上堆起了笑容,笑嘻嘻的拉着於恬恬的手說:「小姑娘,剛才謝謝你啊!要不是你,我可能就暈倒了。」

「老奶奶,您不用客氣,就是順手的事,您不必掛懷。我還有事,先走了,祝你早日康復!再見!」

於恬恬說完話,抽回自己的手,對老奶奶笑了笑,就離開了病房。

白老太太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中,直到手裡空空,房間空空,她才反應過來,於恬恬已經離開了。

至於老太太剛才在想什麼,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於恬恬走到醫院外面的早餐店,買了幾樣早點和兩份瘦肉粥,就回到病房裡,和媽媽一起吃早餐了。

吃早餐時於恬恬對媽媽說,今天可能比較忙,中午不回來了,晚上收工才能回到醫院。

於媽媽知道女兒工作辛苦,叮囑女兒按時吃飯,注意休息,錢少點沒關係,身體要緊。

吃完早餐,於恬恬離開醫院,騎上她的小電驢往快遞公司出發。

到了快遞公司,她換上工服,(公司有要求統一服裝),就投入到了熱火朝天的工作氛圍中。

流水線在轉動,快遞物件在流水線上穿流不息,快遞員們快速分揀貨物,工作氛圍熱情高漲。

於恬恬也幹得相當賣力,分揀完貨物後,按照線路逐一裝車,然後就出發派送了。

……

星辰集團總裁辦公室,總裁特助王宇正在按照自己老闆的指示,在擬定協議條款。

協議內容奇奇怪怪,別出心裁,沒想到總裁會提這些毫無邏輯的要求,也真是奇了怪了。

作為總裁的特助,王宇已經跟了白逸辰五年,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老闆思維不正常,協議條款更是不敢苟同。

總裁看過協議後,冷淡開口。

「王宇,這個協議你晚上拿去讓那個女人簽字,不得有誤。」

「好的,總裁,我會辦妥的,請您放心。」王宇說完,離開總裁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