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於恬恬離開餐廳後,就騎車回到了醫院。一天都沒有見媽媽了,此刻只想快點見到媽媽。

她在路邊順便帶了兩份宵夜回去,不管怎麼樣,肚子總不能餓着。

回到病房,看到媽媽正在看電視,她神情輕鬆的開口:「媽,我回來了,你看我還帶了宵夜。」

於媽媽笑了笑說:「恬恬回來了,快過來坐,上了一天班,累了吧?」

並用手拍了拍床邊的位置,示意她過來坐。

「不累,一看到媽媽我就滿血復活,充滿能量,嘻嘻!」她笑嘻嘻的說。

「你這丫頭,都多大了還嬉皮笑臉。你看你這幾天都晒黑了,我都快認不出你來了。」於媽媽心疼的說

「沒事,黑點好,看着更健康。」於恬恬一臉無所謂的說。

「媽媽,我帶了你愛吃的餃子,我們吃宵夜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說完話,於甜甜把幾個宵夜飯盒全部打開,頓時香味四溢,讓人感覺飢腸轆轆。

她們母女倆拿起筷子就開始吃起來,邊吃邊聊天,你來我往,氣氛很是溫馨融洽。

……

而同一層另外一邊的VIP病房,氣氛卻不是那麼融洽了。

只見坐在病床上的白老太太,此刻正在鬧脾氣。她心情很不好,今天一天都沒有吃飯,醫生和護士都急得團團轉,但是又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了,走進來一個高大帥氣,俊逸不凡的年輕男人,此人就是白逸辰。

醫生和護士看到男人後,全部都鬆了一口氣,異口同聲的說「白總好。」

男人揮揮手,表示你們可以離開了。

醫生和護士麻溜的離開了病房,就怕再待下去小命不保。

白老太太看到自家大孫子來了,一臉嫌棄,口氣不悅的說:「你還來幹嘛?我這把老骨頭,已經不中用了,遭人嫌棄啦!」說著話,還不忘捶胸頓足,動作那叫一個誇張。

白逸辰看着自家老太太的誇張表演,眉頭緊皺,腦袋裡直突突,一臉的無可奈何。

他走到病床邊的椅子坐下,無奈的開口:「奶奶,你這又是鬧哪出?就不能讓我省省心嗎?你想幹嘛?直接說吧,不用再演了。」

顯然白逸辰很了解自己的奶奶,說話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出來。

「臭小子,有你這種態度對奶奶說話的嗎?你現在翅膀硬了,不聽我的話了是吧?」老太太一臉生氣的說。

「沒有啊!都聽你的,你說什麼是什麼,行了吧!」白逸辰用手扶着額一臉生無可戀。

想不到自己堂堂星辰集團的總裁,在外面呼風喚雨,叱吒商場,不知被多少人敬仰。

而現在,在老太太面前只能做一隻乖乖聽話的紙老虎,不僅要低聲細語,還要言聽計從,毫無往日的威風,說出去都不知道要笑掉多少人大牙。

白逸辰此刻欲哭無淚,內心那叫一個有口難言,就像是啞巴吃了黃連,有苦說不出。

老太太聽到自己孫子這麼說,心情馬上好轉,說話語氣也變得輕鬆自在了。

「既然聽我的,就按我安排的去做,這些資料你看看,上面這些女孩子都不錯,時間我都安排好了,你抽空去逐一見面,擇優而選。

或者看到你喜歡的女孩,直接約人家交往也行,你自己選擇吧。」

老太太邊說邊把資料遞到白逸辰手上,神情嚴肅,不容拒絕。

白逸辰看着手上突然多出來的一沓資料,也是猝不及防,腦袋直抽抽,內心叫苦連天。

「奶奶,你不是為難我嗎?這麼多份資料,少說也有百八十份,我要見到什麼時候?

再說了,你對這些女人了解嗎?很多女人都是衝著我們家的金錢和地位來的。」白逸辰認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和顧慮。

「我不管,反正一個月內我要看到你領着女朋友回來,不然你也別認我這個奶奶了,我們家沒有你這種不孝子孫。」老太太是鐵了心要逼自家孫子交女朋友,什麼話都說出來了。

「奶奶,你太不講理了,我跟你無法溝通……」白逸辰臉色很難看。

「在我們家我就是理,你不願意你就走吧,以後也別來了。」老太太說完話,把臉扭到一邊,裝出很生氣的樣子。

白逸辰一噎……

最終還是胳膊擰不過大腿,白逸辰乖乖聽從老太太的安排,明晚開始就要去相親了。

想不到堂堂星辰集團大總裁,也被逼迫走上了相親這條道路。誰叫他平時冰冷禁慾,除了工作還是工作,身邊連只母蚊子都不曾出現過,可把老太太急壞了。

老太太生怕自家孫子只愛工作,不愛女人,還懷疑白逸辰是不是不能人道,或者是同志,心裏能不着急嗎,所以給他安排了一系列的相親對象。

白逸辰要是知道自家奶奶在心裏是這麼想他的,他肯定會抓狂,並且會跟奶奶脫離關係一天。對,脫離關係一天,不能再多了,因為後果很嚴重。

白逸辰安撫好奶奶的情緒,並看着奶奶把晚飯吃完,睡下之後,他才走出了病房。

走的時候手上還拿着一沓資料,他看着資料滿臉的嫌棄,但是又不得不拿着,簡直如燙手的山芋,丟也丟不得。

於恬恬陪媽媽吃完宵夜,想着還是回家一趟。必竟醫院裏沒有她的換洗衣物,回家洗澡後再過來也不遲。

於恬恬走到電梯口,看到電梯口站着一個高大帥氣身影,顯然也是在等電梯。

她走到男人側後邊站着,也在等電梯。

她側目偷偷看着前側的帥哥,心裏感嘆,這個男人身材長得真好,高大挺拔,身形線條優美,比例勻稱,天生的衣架子,比當下的流量小生有過之而無不及。

男人氣場強大,靜靜站在那裡就能讓人覺得有一種壓迫感,透着一股天生的王者風範。

白逸辰似乎感到了有一雙眼睛在盯着他,他快速扭轉頭看向目光的來源。

正好看到於恬恬一副花痴了樣子盯着他,女人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他臉色一變,眉頭一皺,眼神凜冽的看着她,一副嫌棄的樣子。

於恬恬偷看帥哥被當場抓包,對方還給了她一記冰刀眼,她內心驚慌,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不敢看對方了。

她此刻內心懊惱,恨不得能原地消失,實在是太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