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剛好這時電梯停到了這層,叮的一聲響,電梯打開,白逸辰跨着大長腿走進電梯,尷尬場面得到緩解。

白逸辰走進電梯之後,就轉過身來。誰知他剛轉過身,一個毛絨絨的頭就撞上了他的胸膛,讓他猝不及防。

這個撞到他胸膛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色眯眯盯着他看的女人。他急忙往後一退,把兩人的距離拉開,彷彿被染上了什麼病毒似的,用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生怕自己被傳染到。

他心裏誹腹:這個女人絕對是故意的。

於恬恬處於羞愧當中,腦袋裡一片漿糊,低着頭跟着腳步走進電梯里。

直到她撞到了一堵堅硬的(牆),她才如夢初醒。

她急忙開口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逸辰心裏呵呵……

於恬恬此刻更是無地自容了,恨不得原地摳出個洞,原地消失。

她低着頭,縮在角落裡,大氣都不敢喘,現在氣氛太尷尬了,氣場強冷,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還是降低存在感為好。

白逸辰看着低頭綣縮在角落的瘦小女人,不禁嗤之以鼻,就這膽量,還敢來碰瓷,不自量力。

電梯很快就到了一樓,電梯門一打開,於恬恬迫不及待的跑出了電梯,一陣風似的飄走了。

白逸辰看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啞然失笑,自己又不是洪水猛獸,有那麼可怕嗎?真是奇了怪了。

於恬恬從電梯逃出來後,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才騎車回家去。

剛才的男人帥是夠帥,但是氣場太冷,令人不寒而慄,太可怕了,以後最好也別遇上,她在心裏默默祈禱。

白逸辰出了醫院的門口,坐上了停在路邊的一輛賓馳車上,王宇正在車上等他。

白逸辰一上車,就把手上的資料丟給了王宇,讓王宇明天去安排,安排好後通知他就行。

王宇隨手翻看了資料,全是年輕靚麗女生的檔案,一眼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看來老闆最終也逃脫不出老夫人的魔掌,被逼相親了。王宇在心裏為老闆默哀三秒鐘,希望老闆不要把怨氣撒到,他們這些卑微的打工人身上。

當下最重要的就是,趕緊送老闆回家休息,因為自己也是需要休息的,畢竟自己只是普通的血肉之軀。

王宇啟動車子,目的地明確,直接把老闆送回了他的住所。

……

第二天早上,於恬恬在醫院裏陪媽媽吃完早餐,她就上班去了。

她搭電梯來到一樓,在大廳里剛好遇見了昨天的老奶奶。老奶奶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

「恬恬姑娘早啊!你一大早急着去哪裡?」

「奶奶您好!我急着去上班,回頭見,拜拜!」說完話風風火火走了。

白老太太看着於恬恬的背影,一陣感慨:年輕真好,充滿活力,幹勁十足,要是她能成為我的孫媳婦就更好了!

白老太太打心底里喜歡這個努力真誠的小姑娘。

於恬恬來到快遞公司後,就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工作看似簡單,但是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狀況出現。

就像現在這種情況就經常發生,明明按照地址送貨,顧客卻讓你送到另外一個地方,自己白白多跑兩三公里,費時費力,吃力不討好。

如果顧客不滿意,還要被他投訴,簡直是有氣難咽,有苦難言,悲催的打工人啊!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還是自求多福吧。

中午時分,於恬恬開着三輪車,頂着烈日,迎着地面揮發上來的陣陣熱浪,汗流浹背,往顧客指定的地方送快遞。

……

星辰集團總裁辦公室,王宇正在給老闆報行程。

「總裁,中午我給你約了陳氏集團的千金陳金薇小姐。她是老夫人安排見面的第一人選。時間快到了,現在可以出發了。」

白逸辰用手捏了捏眉心,眉頭緊鎖,滿臉不情願,但是又不得不去。

「走吧……」

他從老闆椅上起身,理了理身上的白襯衫,拿上手機和外套就往外走。

今天他穿着一身,修身的白襯衫加上西裝褲的打扮,白襯衫束在褲頭裡,顯得下半身更修長。

看似簡單的穿搭,卻是滿屏的王者氣場。挺拔的身材,俊逸的面容,清冷的氣質,行走的荷爾蒙暴擊人心。

就連常年跟在他身邊的王宇,內心都驚嘆不已,直誇自己的老闆是妖孽,很容易引起女人的犯罪。

白逸辰來到了約定的咖啡廳,因為是工作日,現在正是午餐時間,咖啡廳里人不是很多。

白逸辰走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桌前,詢問她是否是陳金薇小姐。

女人看到突然出現的逆天大帥哥,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她直愣愣盯着帥哥看,眼睛都不眨一下,嘴巴微微張開,口水哈拉都快要流出來了。

白逸辰看到女人一副花痴的模樣,眉頭一皺,表情冷漠,內心的反感油然而生。

「咳……」

白逸辰輕咳一聲,打斷女人天馬行空的思緒。

女人聽到輕咳聲,才從沉醉的思緒中拉回了意識,臉上一陣尷尬。

她急忙站起來做自我介紹:「白總你好!我叫陳金薇,很高興認識你!」聲音聽起來有些激動。

「白逸辰……」

白逸辰簡單介紹自己,並在位置上坐下來。

兩人坐下來,白逸辰點了一杯咖啡,坐在位置上,也不開口說話。他態度冷淡,表情平靜如水,完全看不出他的想法,氣氛略顯尷尬。

陳金薇為了打破尷尬,並想在白逸辰面前表現一番,於是發揮了她那三寸不爛之舌,開始自說自話,侃侃而談。

她從頭到尾把自己介紹了一遍,把這些年獲得的大大小小獎項,都羅列了一遍。恨不得把自己從小到大的事,事無巨細的交代一遍,從而獲得白逸辰的青睞。

白逸辰看着對面這個夸夸其談,唾沫橫飛的女人,不但對她沒有好感,而是內心非常排斥。

於是白逸辰毫不客氣的開口阻止女人繼續說下去。

「陳小姐,你的口水都飛得三丈遠了,還是停下來喝口咖啡歇歇氣吧,你不用再說了,我對你沒有興趣。」

陳金薇本來想好好表現一番,結果呢?白逸辰的話猶如當頭一棒,把她的里子面子打的稀巴爛。

她當場一噎,說不出話來。臉色馬上變成了豬肝色,心裏又氣憤又委屈,但是又不能說出來,太吃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