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落跑女神遇上豪車男神小說 第9章_格林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撲哧……」旁邊傳來一陣女人的嗤笑聲。

白逸辰和陳金薇同時看向了這個發聲者。只見一個穿着快遞服裝的女人正在掩嘴偷笑,臉上很明顯在嘲諷他們。

白逸辰認出這個女人,就是昨晚醫院電梯里故意碰瓷的女人。

他眉頭緊鎖,表情寡淡的看着於恬恬,冰冷的眼刀子好像能隔空射人,直射旁邊那個發出嘲笑的女人。

於恬恬感覺到有一道冰冷的目光,直射向自己。她抬頭往目光射來的方向看去,正好與目光的主人眼神相撞。

兩人四目相對,在空中形成了短暫的相交。於恬恬看清了目光的主人,對方正在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着她。

她尷尬又驚慌失措的收回目光,別開頭不敢去看對方,心裏那叫一個懊惱,嘲笑別人被當場抓包,丟臉丟大發了。

她等顧客驗完貨,簽了字,馬上快步離開了咖啡店。

於恬恬急匆匆走出咖啡店,差點與迎面而來的王宇來個親密相擁。

「王先生……」

「於小姐……」

兩人同時開口,場面略顯尷尬。

「王先生,好巧,你來喝咖啡的嗎?我還有事,先走了,拜拜!」於恬恬說完就踏上三輪車,啟動車子,迅速開走了。

王宇……

他看着於甜甜,急匆匆開車離開的樣子,有些不明所以,搖頭輕嘆,他有那麼可怕嗎?

咖啡廳里,白逸辰不願再浪費時間,直接開口:「陳小姐,你不是我的菜,我們不合適,今天就這樣吧,再見!」

說完話,白逸辰去櫃檯結了賬,就跨着大長腿,闊步離開了咖啡廳。步伐沉穩,身姿健美,容貌俊朗,氣質矜貴,迷倒一片女生。

白逸辰走出咖啡廳,看到自己的助理王宇正在直愣愣的看着一個方向,他也順便看了一眼,什麼都沒有,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

「王宇,看什麼呢?丟魂了……」

白逸辰毫不客氣的開口嗆人。

聽到總裁的聲音,王宇馬上回歸了狀態。

「總裁,我剛才看到於小姐了,就是撞你車的那個女孩,她開着快遞車風風火火的走了, 我愣是看出神了。」

「剛才送快遞的女孩就是撞我車的人……」

「是的,她就是於恬恬,前兩天跟你簽了協議的。」

「哦……」

白逸辰摸着下巴,略有所思。

離開咖啡廳,王宇開車送老闆回了公司。

車上,王宇通過後視鏡觀察老闆的舉動,只是老闆上車後就一直在沉思,不知他心裏在想什麼,可把王宇忘壞了。

「總裁,相親還順利嗎?」

王宇不怕死的斗膽問一句。

老闆不答而問:「王特助,你說只要我有女朋友了,就不用再去相親了是吧?」

「肯定啦!只要你把女朋友一帶到老夫人面前,別說相親不用去了,就是老夫人的病,都能馬上好起來!」王宇非常認真的回答老闆的問題。

「行了,好好開你的車……」

「是,總裁……」

……

於恬恬的顧客臨時改變收貨地址,她只能不情不願把快遞送去客人指定的咖啡廳。

她到了咖啡廳里,剛好聽到白逸辰對着相親對象,說出了非常過分又讓人捧腹大笑話,她當場笑出了聲音,場面那叫一個尷尬。

所以她逃一般的走出了咖啡廳,卻好死不死剛好撞見了債主的助理,她匆匆打了個招呼,着急忙慌的開車逃跑了。

三輪車開出二里地,於恬恬才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

昨晚在醫院電梯遇見了那個帥氣的男人,今天中午又遇見了,這是什麼孽緣。

而且每次相遇自己都是洋相百出,當場被抓包,簡直是社死現場。

於恬恬看了看車上的物件,還有半車呢,還是趕緊派送吧,不然今天又要晚下班了。

她開着電動三輪車,穿街走巷,逐一派送快遞。熱和累也阻擋不了,她高漲的工作熱情,她相信只要肯努力,一切困難就能迎刃而解,加油……!

緊趕慢趕,晚上九點鐘終於結束了今天的工作。她騎着破舊的小電驢回到了醫院,在醫院外面買了一些吃的和水果,就往住院部電梯走去。

電梯門正準備關上,於恬恬一個快步急沖,電梯門快關上的那刻,她側身衝進了電梯里。

由於沖得太快,腳步沒有穩住,她的身體踉蹌撞到了一堵人肉牆上,男人肌肉結實,骨頭堅硬,於恬恬被撞得眼冒金星,頭昏目眩。

「女人,豆腐吃夠了嗎?還不趕緊從我身上離開……」

男人咬牙切齒,冰冷的嗓音從頭頂傳來,馬上要爆發怒火。

於恬恬身體打了個哆嗦,馬上遠離男人身邊,站到了一旁。

她抬頭正好對上了男人冷艷的目光,四目相對,眼神電光火石般碰撞。於恬恬內心慌亂,馬上撇開目光,看向別處。

「先生,對不起,剛才冒犯了,我不是故意的。」

於恬恬真誠開口道歉。

白逸辰橫眉冷目,內心嗤之以鼻:女人,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故意引起他的注意,手段粗俗低下,不堪入目,簡直令人討厭至極。

於恬恬道歉後,沒有聽到男人的回應,她也就不再作聲了。只是電梯里氣壓低沉,氣氛相當尷尬,她恨不得馬上原地消失。

到了樓層,電梯門一打開,於恬恬就衝出了電梯,遠離這個是非之地。走遠之後,她才拍了拍胸脯,舒了一口氣,把心放回肚子去。

白逸辰看着逃一般衝出電梯的女人,臉上直抽抽,自己是洪水猛獸嗎?你跑什麼呀?

……

「媽,我來了,我帶了你愛吃的葡萄。」於恬恬走進病房,聲音輕柔甜蜜,完全看不出剛才的緊張。

「恬恬,你來了,快來坐,忙了一天,累了吧?」於媽媽笑着對女兒說。

「媽,我不累,我先去洗葡萄,一會再坐。」

說完話,她就拿葡萄去洗手台那邊洗了。

「唉……這孩子。」

住旁邊病床的病友羨慕的開口:「蔡大姐(指的是於恬恬媽媽),你真有福氣,女兒這麼懂事,孝順,做夢也該笑醒了。」

這個病友叫李梅,是今天住進來的,也是一些心臟方面的問題,比於媽媽小几歲,於媽媽叫她小李。

於媽媽笑嘻嘻對小李說:「我們家恬恬從小乖巧懂事,聰明又勤快,可是我們家的大寶貝。」

李梅一臉羨慕:「女兒就是好,懂得照顧人,還貼心。不像我家那個臭小子,整天不着家,就知道忙工作,一點都不把我們二老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