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朱佳佳還陷在過往的回憶里,實習員工卻是眼尖,遠遠的看到才進門的幾人。

趕緊用手拽了拽朱佳佳的袖子,小聲而激動的道:

「佳姐,周總過來了。「

朱佳佳這才佯裝打起精神,站直身體,視線朝着周景維看去,然後又鞠躬目送他離開。

燕城裡的權貴很多,但周家,才是最頂級的幾個權貴豪門之一。

「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碰見。」她忍不住喃喃自語一句。

「佳姐,你說什麼?」實習員工詢問。

「沒什麼,剛才的操作記住了沒?培訓的時候不上心,你自己的過失,到頭來,損失的還是我們酒店的形象。」

阮想在房間里放下行李,稍微整理休息了一番,快到了飯點,才離開房間鎖了門,去敲隔壁Eric的房門。

Eric打開房門,拿着手機示意正在和蘇涼打電話,阮想點了點頭,先進去替Molly穿外套。

等電話打完以後,Eric又要上廁所,阮想就先抱着Molly出門去按電梯。

周景維手下的公司和事情很多,並不是經常過來雲山酒店這邊。

今天也是按照慣例過來聽管理層的述職報告。

工作上的事情忙完,剛好朋友趙旭秋也在附近,就約着在酒店一起吃晚飯。

走廊里很安靜,依稀聽到的只有電梯層數到達的通報聲。

「36層到了。」

電梯門緩緩打開,電梯里明亮的燈光像是神聖的光輝,渡在了走廊的地毯和一大一小人兒的身上。

阮想的注意力還在Molly身上,故意逗着她道:

「Molly,電梯來了,我們不等爸爸了,好不好?」

說完,她才把目光投向電梯里。

拜倫詩中有一句話,

「假若他日相逢,我將何以賀你?以沉默,以眼淚。」

原來是周景維,四目相對時,阮想的腳步滯在了原地。

離別是抱着此生不復再相見的決然,然而,重逢卻也不該是如此猝不及防。

周景維身旁的趙序秋也將對面女子的面容看的清楚,一個「阮」字,才說出口,剩下的字又都咽了回去。

短暫的一秒鐘,可以將過往的回憶重演一遍,可是,現實中,一秒只是一秒而已。

阮想不前反而往後退了一步,話對着懷裡的Molly說,眼看的卻是電梯里的人。

「Molly,我們等等爸爸,坐下一趟。」

電梯已經開始自動關閉,突然出來的一隻手,按住了下行的按鈕,門又打開了。

「Vicky,剛好,我沒錯過吧。」Eric幾乎是半推着阮想進了電梯。

電梯的空間很大,也很狹**仄。

進電梯以後,電梯開始運行,Eric拍手對着Molly道:

「Molly,讓爸爸抱你一會兒,Vicky媽咪抱了你一天,也累了。」

Molly這會兒很聽話,沒再纏着阮想,摟住Eric的脖子,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

儘管內心難言的情緒一浪接着一浪,阮想只能裝作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Molly上,似乎身後側的周景維對她來說,並不認識。

Molly這一天的遭遇,都是陌生的,小小的她對周遭的一切,又害怕,又新奇。

比如她看到Vicky媽咪身後的男人,一直盯着Vicky媽咪看,所以,她也學着去盯那個男人,盯着盯着,她竟然有一絲熟悉。

原本安靜如斯的電梯里,突然傳來一陣稚嫩的小孩氣口音:

「叔叔,你長的好帥,好像我的,唔。」

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識的都朝這個金髮碧眼,洋娃娃一樣的孩子看去。

阮想的反應比所有人都快,她在Molly還未將剩餘的話說出口時,就輕輕捂住了她的嘴巴,佯裝生氣道:

「Molly,媽咪是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隨便和陌生人搭話。」

當然,阮想口中的媽咪自然指的是蘇涼。

那男人的目光,似沒有溫度一樣,看着孩子,Molly嚇住了,歪頭枕在Eric的肩膀上,不再說話。

「13層到了。」依舊是假裝溫和實則充滿機械感的播報聲。

「Eric,到了。」阮想提醒了一句。

他們下了電梯,她聽見趙序秋的聲音,

「我們不是也要下,怎麼不走了?」

須臾,像是從冰川深處傳來的聲音,冷漠至極,「不了,眼不見為凈。」

眼不見為凈。

阮想周身的血液,都要被抽空一樣。

三年,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原來�我的冰山女總裁��見他的第一句話,便是這句。

終究,她原本就慢的步子,靜靜停住,她轉身回望過去。

電梯門開始緩緩合住,她與周景維的視線再次交匯,直至那道縫隙越來越小,最終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