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周景維和唐禾幾乎也是同時發現阮想,周景維前幾日才見過阮想,倒也不是十分驚訝。

唐禾反而沒料到,認出是阮想後,眉頭瞬間皺起。

周景維繼續攙扶着唐禾往上走,陵園台階狹窄,怎能同時容納三人並行。

阮想主動側了側身子,給他們讓路,交錯的瞬間,阮想還是打了招呼:

「唐阿姨。」

唐禾走到上方台階後,才轉回來,從上往下,用近乎睥睨的姿態,冷冷道:

「你來幹什麼?」

阮想的視線還是忍不住去看周景維,他一身黑色的大衣,顯得更為冷峻和氣宇軒昂。

他同樣看着她,只不過眸子里粹着冰,阮想收回目光,看向唐禾道:

「青檸快過生日了,阮悉托我替他過來看看青檸。」

不提阮悉還好,一說阮悉,唐禾的怒火瞬間油然而生,她往周青檸的墓碑處看去,果然看到一束花。

唐禾撇開周景維,獨自快步走到周青檸的墓碑。

阮想怕唐禾受刺激,不再停留,再望了周景維一眼,便轉身往階下走去。

阮想走了沒幾步,後腦勺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道,有東西砸在她身上。

「媽,別這樣。」周景維將唐禾攔住。

阮想看着跌在地上的,她剛才放在周青檸墓碑處的花束,散成一團。

阮想蹲下身,將散落的花一根根撿起,她聽見唐禾在後面咒罵著:

「阮想,我們周家沒讓阮悉死在監獄,已經是仁慈了。」

「帶着你的爛東西,給我滾的遠遠的,別髒了我們青檸的墓。」

唐禾恨的身子都開始顫抖,這一刻她把對阮悉的恨意全都轉移到了阮想身上,

「你要是再敢過來打擾我們青檸,我要讓阮悉在監獄裏生不如死。」

阮想拿着撿起來的花束,心裏閃過一串很惡毒的話,但最後還是只把花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頂着飛雪,默默下了階梯。

阮想一走,唐禾就開始痛哭,周景維拍了拍他母親的背,算是安慰,

「媽,行了,別哭了,傷身子。」

阮想下了山,陵園門口不好打車,她這會兒也不着急坐車,倒是願意一個人走一陣子。

走路的同時還是會想起以前的事情,尤其周青檸死的那一天。

所有人按照各自的人生軌跡行走,只是突然在那一天全部浮出水面,聚集在一處,潘多拉的魔盒打開了。

不幸的是,這個魔盒沒有希望,全是罪孽。

阮想也是偶然發現了阮悉身上的端倪,她不敢妄下定論,畢竟涉毒的事情,非常嚴重,她擔心冤枉了阮悉。

跟蹤阮悉到了一個巷子的酒吧,她假裝走錯了包廂,打開門,就只是幾秒鐘,注射器、粉末、煙霧瀰漫,說明了一切。

阮想趕緊離開,才準備要報警,就被人發現抓了回去。

阮悉見抓的人是自己的姐姐,他也不敢報警,就只能悄悄聯繫了周景維。

周景維本來是要去周青檸的公寓,這一陣子,她不是逃課就是聯繫不上,家裡人原本當她是遲來的叛逆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奈何周青檸的行為越來越出格,他這才親自出馬,把人找回來收拾。

半途中,接到阮悉的電話,他立即轉了方向去找阮悉,順便報了警。

周景維比警察先一步找到阮想,這些聚眾一起的烏合之眾,並不是簡單的吸毒,有些人還參與販毒。

亡命之徒眼看事情敗露,死期在即,便也是瘋了不管不顧,混亂逃脫中,有人手裡竟然還有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