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
宋慈安忽然笑着說道。

她自然知道督主府是怎樣的,雖然不似一般府邸那般,甚至有些冷清,

卻也沒有傳聞這樣。

裴憫聽到她的話,拿着茶壺的手一頓,隨後眸中閃過一絲慌亂。

「我,我派人重整一番可好?」

說著抬頭看着宋慈安的神色,隨後又補充道

「在大婚前我一定修繕好。」

看着他認真且堅定的樣子,宋慈安心裏一動,隨後點了點頭,臉上笑意不變。

「我喜歡夏日乘涼,記着弄一個涼亭和鞦韆在我的院子里。」

她自然的提出自己的要求,惹得原本心裏沒底的裴憫一怔,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眼中滿是暖意,點了點頭。

隨後因為宋慈安直直的目光而有些微微的慌亂,忙低下頭繼續洗茶。

宋慈安看着他這般小心珍重的對待自己,想到了上一世她對他的冷淡和排斥。

他當初得有多難過,她想像不到。

此時的許褚依然站在船頭注意着周圍的動靜,忽然一個錦衣衛急急的拿着一張字條送了過來。

許褚看着字條,皺了皺眉,難道應星出了什麼事?

這是應星聯繫他的特用字條。

他展開字條,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瓶,把裏面的液體倒在上面,隨後一行小小的字體浮現上來。

許褚看清上面的字後,後槽牙一緊,瞬間將字條捏碎。

這個王八蛋應星!

他就不該多想!

此刻的應星半倚靠在花樓一雅間內的榻上,言笑晏晏的看着眼前彈琴作舞的美嬌娘們,心裏滿z足不已。

此刻他也不用擔心東廠的事,反正他已經給許褚去信讓他多留意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