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裴憫宋慈安在哪裡看 第4章_格林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東廠務會閣,

一個檀木長桌前,坐着一個暗紅蟒衣的男子,寬肩窄腰,烏髮白面,一雙眸子細長幽深,鼻樑高挺,此刻他薄z唇緊抿,斜靠在椅背上,雙腿隨意搭着,一雙修長乾淨的手裡盤着一串佛珠。

只是在聽到下面站着的許褚的話後,後背緊繃,隨意的雙腿也屈了回來。

「她,真這麼說?」 一向冷戾的語氣中,如今帶着一絲期待。

許褚拱了拱手,「回督主,夫人確實是這麼說的,她還說,要聽您親口說。」

夫人?

裴憫注意到他的稱呼,皺了皺眉,「你是當她面便叫夫人?」

許褚聞言,抬頭看了他一眼後忙挪開,「是,督主。」 他似乎才意識到自己的稱呼有問題,隨後忙補充道 「但是夫人什麼也沒說。」

那您也別怪我嘴快了。

聽完他的話,裴憫愣了愣,隨後嘴角輕勾,眸中閃過一絲愉悅。

她不排斥他?

此時許褚忽然想到了什麼,語氣帶着一絲冷笑,「回督主,屬下踢開宋沉遠的書房門時,看到他正拿起硯台準備砸向夫人!」

裴憫眼睛微眯,宋沉遠是在找死?

「屬下派人查了,夫人是想要夫人母親的嫁妝,宋家遲遲不給,下面的探子來報,是因為宋家這些年已經都用來打點鋪路了,今日宋沉遠也是因為這事才想對夫人下手。」

等他說完,發現沒有聽到裴憫的聲音,於是抬頭看去。

此時的裴憫已經是一臉殺氣,眸中滿是戾氣,原本一直盤着的佛珠,也早被輕輕放在桌子上。

督主這是想殺人了。

忽然,一旁一直站着未說話的另一個飛魚服的男子,名喚應星。

對着裴憫拱手道

「督主,現在還不是除了宋沉遠的時候,畢竟夫人出嫁是還需要他在場。」

裴憫細長的眉眼微垂,他想到了平常女子出嫁都需要拜別父親。

她又是那般渴望父愛…

不過,

「聽說,宋沉遠還有個女兒?」 聲音低沉,不似太監般的尖細。

「回督主,還有一個女兒,名義上是夫人的妹妹,實際是宋沉遠成親前外養的女人生的。」 許褚恭敬道

「督主,那個外養的女人便是如今的宋府繼夫人。」 應星補充道。

裴憫聞言,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懶懶道

「既是妹妹,也該成親了。 去宮裡傳本督的話,聖上前日不還念叨着康王缺個王妃? 那便把這個潑天的富貴給宋家吧。」

許褚聞言,心裏暗道還得是督主啊。

應星拱手應是後,轉身去傳話了。

那康王是聖上的親弟弟,如今都已經四十有二,之所以沒有王妃是因為當年康王為替聖上擋災,傷了命根子,如今以折磨女子為樂。

前前後後有五個王妃,都被抬了出來。

宋家接到聖旨後,如遭雷劈,什麼?

雖然宋家人不願意相信,可是還是都跪下接旨,在宋沉遠看到傳旨的是許褚時,他便知道這是裴憫對他的警告。

完了!

他早已暗自投向三皇子,而宋錦安便是打算嫁去三皇子府的,現在聖旨已下,他要怎麼給三皇子交代! 三皇子很是滿意錦兒啊。

「宋大人,」許褚瞥了一眼跪在地上一直低着頭的宋沉遠,涼涼開口。

「這可是天大的富貴,怎麼宋大人和宋繼夫人不開心呢?」 許褚咬住繼字,笑着問道,

「是不滿意這門婚事嗎?」

宋沉遠忙抬起頭搖頭,「不不不,許千戶,臣,臣只是太過欣喜,一時忘了謝恩。」

說完忙拉着已經一臉灰白的劉氏磕頭謝恩。

劉氏低垂的臉上滿是恨意,她知道這是裴憫替宋慈安打壓她,也聽出了許褚話中對自己的嘲弄,她恨極了!

許褚聽到宋沉遠的話,才滿意了些,於是招了招手,身後的紅木箱子一個個的抬了出來。

「許千戶,這是,給錦兒的聘禮嗎?」 宋沉遠看着那些紅木箱子,眼神亮了亮,看起來東西不少,這樣就可以湊齊沈薇的嫁妝了。

「什麼錦兒狗兒的,這是督主大人派咱家送給夫人的,」說著對着身後的人招了招手,「走,都隨咱家送去夫人院里。」

說完便率先一步走向含珠院里。

劉氏此時跪在地上,渾身氣到發抖,該死的閹人!該死該死都該死! 將她手心裏的寶貝這般侮辱!

宋沉遠心裏惋惜康王府怎麼沒有送聘禮? 隨後想到了三皇子,心裏有了決定。

若是三皇子能接受庶女,他便讓他親自來挑,反正他還有三個庶女。

若是他不接受,那他便不能投向他了。

反正現在堂堂九千歲都已經是他鐵板上的女婿了,他怕什麼?

一定是那日他責罵慈安被督主知道了,這是給她出氣呢,既然督主不是責罰他,就說明督主心裏有他這個岳丈的!

宋沉遠越想越覺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於是直接起身去了書房,看都沒看身後跪着的劉氏。

宋慈安一臉平靜的看着站在自己跟前面帶笑容的許褚和他身後的紅木箱子。

良久後,向後倚在貴妃椅上,淡聲道「拿回去吧,我不要。」

啊?

許褚忙緊張問道「夫人,是不喜歡嗎?」 督主聽說前幾日夫人去買了胭脂,所以命他把胭脂閣掃空了。

「我說了,我要他親自來見我。」 宋慈安心裏不悅,這人怎麼藏頭藏尾的!

她都等他好幾日了!

許褚聽完,抬手擦了擦額角,他也想啊,他那日和督主說完,他好幾日走神,結果今日他還是派他來了。

「夫人息怒,回去屬下便同督主說!」許褚言辭鑿鑿,一副夫人信我的樣子,宋慈安想讓他把東西帶回去,可是看到他的樣子,想起上一世他拚死救自己……

算了,不為難他了。

「你同他說,若他再不來見我,我便不再理會他。」

她整夜夢見裴憫臨死前的樣子,醒來後心如絞痛,她太想見了見還好好的他了。

東廠,

裴憫聽完許褚帶回來的話,緊握着手裡的佛珠。

「督主,您快去吧,夫人好像真的生氣了。」 他也不明白為何督主這般怕夫人。

裴憫沉思許久,握着佛珠的手緊了又緊,良久後,才開口道

「去把我那身月白色金絲勾邊的長袍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