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裴憫宋慈安在哪裡看 第5章_格林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裴憫坐在京中最大的酒樓頂層的雅間內,他還是有些害怕,他怕在她眼裡看到怨恨和鄙夷。

手裡不停地轉動着手裡的佛珠,佛珠潤亮顆顆飽滿,一看便是多年珍視着的。

一旁的應星忍不住鼓了鼓嘴,督主的反應也太大了吧。

忽然,門外被人輕敲,隨後便傳來許褚的聲音,「督主,夫人到了。」

裴憫聽到這話,面色一緊,身體比思緒更快,忙起身親自打開了門。

而宋慈安則早已經忍不住,正準備推門而入,於是她原本打算推在門上的手此時正在裴憫的胸口。

時間好像定格一樣,裴憫僵硬着身子不敢動彈,宋慈安身後的許褚眼底都是火花,和裴憫身後的應星不停的使眼色。

宋慈安先反應過來,淡定的收回手,抬頭看着今日因為一身月白色衣裳而顯得溫潤的裴憫輕聲道

「不讓我進去嗎?」

裴憫反應過來忙讓開身子,宋慈安自顧自的走進去坐了下來。

看到桌子上都是自己愛吃的,便猜到他這麼多年一定都派人暗中看着自己。

應星感受到裴憫的眼神,忙同宋慈安行禮後退了出去。

「督主,您站着做什麼?」雅間里只剩下他們兩個,宋慈安看着站在原地的裴憫,不解道。

裴憫斂了斂神,走到宋慈安的對面坐了下來,臉上收斂雖然收了平日里的冷意,可是在旁人看來還是一副冷冷的樣子。

宋慈安看着他,腦子裡揮不去的是他當初疼極的樣子,心裏一疼,語氣帶着些悶,「你坐的離我那麼遠幹嘛?」

她聲音本就嬌軟,因為帶着鼻音更顯得像撒嬌一樣。

她面對他,總是愧疚中帶着心疼,更恨自己識人不清。

尤其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時候。

裴憫聽完只覺着自己的心好像被小貓撓了撓,腦子還沒反應過來,身子便實誠的起身坐在她旁邊。

「我叫你裴憫可以嗎?」 她語氣帶着商量。

裴憫聞言,細長的眸中划過一絲錯愕,隨後點了點頭,語氣低沉道「都可。」

看他這副樣子,宋慈安似乎知道為什麼自己上一世沒有感受到他的感情了。

若不是自己認真感受,都察覺不到他的情緒。

不過她知道,若是直接開口問他,他定然不會說的,因為便是上一世他臨終前也未曾說出他對她的情誼是從何而來。

於是她指着離自己最遠的那道菜,示意他「我想吃那個,但是我夾不到,念夏在樓下呢。」

裴憫怎麼也沒想到宋慈安會這般態度,一時間有些不真實。

但是還是拿起公筷替她夾了過來。

半個時辰後,宋慈安吃飽了,可裴憫一口都未動,因為全程都是宋慈安指着這個指着那個,他也能立馬懂她的意思,乖乖夾給她。

魚刺嫌棄骨刺多,桂花糕不要裏面的桂花,吃蝦不會剝殼……

這些問題在宋慈安說罷後,裴憫都主動做了起來。

而他也從一開始的緊張到慢慢的緩解,在她吃着嘴裏的東西時,會偷偷的盯着她看。

宋慈安放下筷子後,看向裴憫,語氣自然道「宋錦安的賜婚是你做的啊?」

裴憫心下一緊,好像她和那個宋錦安關係不錯。

「我、」他準備開口解釋時,宋慈安忽然笑道

「你做的太好了!」

什麼?

裴憫反應過來後,心裏一松,但語氣微帶小心道 「你,不怨我嗎?」

自私的把你困在我的身邊。

宋慈安聽到他的話,眨了眨眼,「我為何要怨你,是怨你給宋錦安賜婚?還是怨你娶我?你難道不是真心想娶我?只是利用我?」

宋慈安的一連串話,讓一向運籌帷幄的裴督主措手不及。

「不,不是。」 他忙開口,

「好了,你不必解釋,我都知道,你若真心待我,我會怨你什麼呢?」 宋慈安看着他的眼睛,認真道。

她看着眼前的裴憫,看他如今好好的坐在自己面上,她心裏鬆了許多。

「三日後,你可有空?我想你陪我去昭安寺給我母親點一盞長明燈。」

她上一世被劉氏母女哄騙的早已忘記自己的母親,這一世她想在昭安寺為她點一盞燈,讓她遠離宋家那些污穢。

裴憫心裏一動,點了點頭,「我無事,到時候我去宋府接你可好?」

無人知道,一向嗜殺冷血的東廠廠督心裏有多緊張,她願意讓他一同去為她母親點長明燈……

她真的不嫌他的身份。

宋慈安聽到他的話,自然是點頭,並告訴他時辰。

宋府門口,

宋慈安從東廠的馬車上下來時,路來路過的人都躲遠了些。

偷偷看着那個被錦衣衛護着的馬車上,率先走下一個身材修長,冷目灼灼的男子,只是他一對着馬車伸出手時,瞬間變得柔和許多。

宋慈安扶着裴憫的手,慢慢的下了馬車,對周圍的目光似乎不曾注意到一樣,笑着同裴憫告別後,便走進府里。

等宋慈安回府後,裴憫陰戾的掃向周圍,一時間原本偷偷看着的人都顫抖着垂頭不敢動作。

嘖,

真是惹人煩躁。

回東廠的馬車上,裴憫一直盯着自己的手,上面似乎還殘留着宋慈安柔荑的溫度,嘴角微勾,一向冰冷的眸子明若晨星。

緊緊的握緊手心。

含珠院,

宋慈安一進院子,便聽到一道嬌細的聲音,

「賤蹄子!怎麼做事的,沒規矩的東西!」

聽到這個聲音,宋慈安瞳孔微沉,徑直走了過去。

「姐姐!你怎麼才回來呀,錦兒等了你好久呢。」

宋錦安在看到她後,眼睛一亮,忙起身迎來上去,抓住她的衣袖搖了搖。

「姐姐~人家不想嫁給康王,你同裴督主說一說好不好嘛?」

宋錦安還是一同往日一般,肆無忌憚的和宋慈安撒嬌,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得。

都不曾問過她是否願意嫁去廠督府,在她得知需要嫁去廠督府崩潰的時候也不曾來看過她。

她竟然一直未曾看清。

宋慈安心底冷笑,她裝的可真像,這般做派叫外人看來,可不就是和天真無害的閨閣小姐。

可是,

宋慈安眼神一暗,將她手裡的衣袖抽了出來。

冷聲道「妹妹這是什麼意思?」

宋錦安聽到她的語氣,臉色一愣,怎麼回事?宋慈安不應該心疼的順着自己應下嗎?

「聖上賜婚聖旨已下,誰敢忤逆?」 宋慈安說完,冷眼瞥向她

「妹妹是覺得宋家活膩了?」

「姐姐…」 宋錦心嘴唇微動,「我,我沒有!」

宋慈安在搞什麼?什麼宋家!她明明說的是讓她去求裴督主的。

「可是姐姐,裴督主這般喜歡你,你若是要他同聖上說說,他一定不會不同意的。這樣的話也不算咱們宋家抗旨啊。」 宋錦安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看到宋慈安的眼神。

這是她從未見過的冰冷。

「妹妹憑什麼覺得,我會為了你,讓我未來的夫君為難?」

「姐姐…」宋錦安心裏疑惑,這是怎麼回事?宋慈安怎麼像換了個人?

「你不必說了,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待嫁吧。」 說完,宋慈安看都不看她一眼,便自己走回房內。

宋錦安看着被關上的房門,眉頭緊皺,母親昨晚同她說宋慈安變得不一樣了,她還有些不信。

今日看來,果然如此…

難不成,這些年都是裝出來的?

宋錦安心裏猜測,眸中情緒波瀾,不過既然宋慈安這般說,她也不同她多糾纏,於是轉身離開了。

她必須先想辦法把這道聖旨躲過去,再來對付這個蠢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