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裴憫宋慈安在哪裡看 第6章_格林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劉氏坐在貴妃榻上,手裡緊緊的捏着手帕,眸中划過一絲疾色。

她在宋沉遠書房的人告訴她,宋沉遠和三皇子竟然說想送一個庶女過去,可以記在她名下。

看來宋沉遠是不會為錦兒籌謀了!

「嬤嬤,你去把聖上的賜婚聖旨拿來。」 她冷聲吩咐。

宋錦安走進來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娘親正看着那個明黃色的聖旨,她心下一恨,厭惡之情無法掩飾。

她見過那個康王,年紀比她爹還大,總是喜歡色眯眯的盯着女子看,傳聞他有怪癖…

「娘,您拿出這個做什麼?」 她是一眼都不想看。

劉氏看着眼前站着的宋錦安,這是她苦心孤詣培養出來的女兒,是在貴女中的佼佼者,她絕不可能放棄自己的女兒。

「回來了? 宋慈安怎麼說?」 她眼睛又轉到聖旨上。

宋錦安一聽,氣的坐在一旁,語氣陰沉道「那個該死的賤人!竟然那般對我!」

此刻的宋錦安哪有外人所說的溫雅氣質,而周圍的丫鬟都見怪不怪。

劉氏抬眼看了她一眼,淡聲道「注意點儀態。」

宋錦安面不改色,看了一圈周圍的人,「誰敢多說什麼,我拔了她的舌頭!」

過了一會兒,她看劉氏還在看着那封聖旨,「娘!您看這個做什麼,還不趕緊替女兒想想辦法!」

劉氏抬起頭,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她瞬間老實許多。

「娘做什麼不是替你打算? 你看這個聖旨,上面只寫的是宋家嫡女,除了已經定親的宋慈安便是你。」

宋錦心惱恨道,「要是宋慈安不能嫁去東廠就好了!」 當初她一直心底嘲諷宋慈安要嫁去那魔窟里,如今卻是後悔了。

那裴憫似乎對她有情,還不如讓她嫁去康王府!

劉氏不贊同的看了她一眼,「若是她不嫁東廠也不會有這封聖旨。」

她很清楚,這是裴憫給宋沉遠下馬威。

「娘打算把宋溪南記在自己名下。」

什麼?

宋錦安打算開口的時候,眼睛微轉忽然想到了什麼。

於是語氣激動道,「娘!您的意思是?」

劉氏點了點頭,帶着慈愛的看向她,「娘都是為了你,不過一個嫡女的名聲罷了,給她又何妨?」

宋錦安忙點頭,是,這些都是虛的東西罷了。

「娘~您真聰明。」 宋錦安抱着劉氏的胳膊靠了上去。

劉氏抬手摸着她的頭,愛憐的看着她。

她今生唯這一個女兒,她自然要給她最好的。

蕪竹院,

宋溪南看向劉氏身邊的嬤嬤時,心裏忍不住的緊張,拘謹的開口

「嬤嬤,是母親尋我有事嗎?」

那嬤嬤高傲的看了她一眼,又瞥了她的姨娘一眼,「三小姐,是夫人要疼您,您快隨我去夫人的院里吧。」

宋溪南聽着她的話,心裏沒有一絲愉悅,反而更加惴惴不安。

「嬤嬤,不知夫人叫南兒是什麼事?」 宋溪南的姨娘一邊小心問着一邊把頭上的一支銀釵塞在那嬤嬤手心。

嬤嬤拿着掂了掂,眼中划過一絲嫌棄,不過還是放在自己的袖子里。

「咱們夫人膝下冷清,瞧着三小姐是個知禮的,所以打算記在自己名下。」

聞言,宋溪南和自己的姨娘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警惕。

嬤嬤沒有聽到她倆的回答,於是不耐煩道

「快走吧,三小姐。」

宋溪南無奈,只能握了握自己姨娘的手,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便跟着嬤嬤去了劉氏的院里。

而看着被帶走的女兒,姨娘臉色慘白,她不信劉氏會有這般好心。

可是,可是她又能為她的南兒做些什麼呢!

她無助的跌坐在門檻上,只恨自己出身低,讓她的女兒和自己一起抬不起頭。

宋溪南跪在地上,戰戰兢兢不敢抬頭,自她進門後,劉氏就這麼看着她不說話。

許久後,劉氏隨意的開口道

「你出生微賤,如今年紀到了,也尋不到什麼好的親事,不過母親疼你,現在倒是有一門好姻緣。」

聽到這,宋溪南垂着的臉上閃過一絲緊張,她不信劉氏會真的給她找一門好婚事。

果然…

「康王妃可是一等一的尊貴,到時候我會給你一份豐厚的嫁妝,以宋家嫡女的身份嫁去康王府。」

宋溪南聞言,猛然抬起頭,眸中滿是震驚和慌張。

什麼?

劉氏她,她竟然敢欺騙皇家!

「母親,我…」她想開口時,劉氏重重的放下手裡的茶盞

「你可得想清楚,你的婚事,你姨娘的生路都在我的手裡。」

宋溪南聽出了她的威脅,身子一軟,跌坐在地上。

隨後忍不住淚流滿面,她,真的只能這樣了嗎?

劉氏身邊的嬤嬤走到她的身邊,將她用力扶了起來

「三小姐,您也不必如此,您想,您若是成了康王妃,那您的姨娘也會隨着水高船漲,咱們夫人也自然不會虧待了她,必然會榮養一生的。」

宋溪南一臉絕望,劉氏厭惡的揮了揮手,隨後便被丫鬟們扶到了劉氏院里的側屋內。

等宋溪南反應過來後,劉氏身邊的嬤嬤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三小姐,在您出嫁前便在這裡安心待嫁就好,至於別的,您不用擔心。」

說完便走了出去,門也被從外關了起來。

「放我出去,」 宋溪南用力敲門,她不想嫁去康王府啊,康王的殘暴人盡皆知。

門外的人聽到她的聲音,不耐煩道

「三小姐,勸您不要再吵鬧了!若是擾了夫人,您應該知道後果!」

宋溪南聽到這話後,無助的蹲在牆角,她,她該怎麼辦?

含珠院,

念夏從大廚房回來後,便走到宋慈安的身邊,說了今日蕪竹院的事。

宋慈安聽完後,便知道劉氏打的什麼主意,她一早就知道劉氏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就這麼嫁去康王府,只是沒想到她竟然敢這麼鑽空子。

果然,劉氏是不簡單的。

「小姐,聽說張姨娘跪在夫人院外已經磕的滿臉血了。」

宋慈安聞言後,沒有說話。

張姨娘很聰明,所以上一世,她明明知道劉氏對她的捧殺,可是她也未曾提醒自己一句,因為這樣,她能保全自己和她的女兒。

可張姨娘,是她母親原本的貼身丫鬟,是她母親懷她的時候,將她抬做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