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低聲音道。

「母親可知道?」

宋錦安聽着她的話,心下惱怒,宋慈安這個蠢貨!

這讓她如何回答,若是答母親不知道,便是她不知檢點,若是說母親知道,便是母親家教問題。

她當然知道眾人都議論她和三皇子走的近,可是沒有人當面這麼說。

不等她回答,便聽到宋慈安接下來的話

「妹妹,你如今都是要嫁人的年紀了,不可如此胡鬧。三皇子,您這是何意,您若是中意錦安,便上門提親,若是不中意又何必這般帶壞她的名聲。」

三皇子也被她這些話弄得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姐姐!你在說什麼?」

宋錦安忍不住聲音高了些,隨後便感覺到一道目光。

裴憫面色冷硬,眸中滿是戾氣。

三皇子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忙準備開口解釋,只是裴憫抬手打斷了他的打算。

「本座若是沒有記錯,聖上旨意里的宋家嫡女便是你吧。」

聽到這話,宋錦安忽然覺得渾身一冷,腦子一片空白。

裴憫面色一變,更加壓迫人,「如今你不在康王府怎麼在這裡同人廝混?」

「果然,外室所生就是沒教養。」

聽着裴憫一句一句的話,宛若刀子一般刺入她的身體。

今日裴憫的幾句話,徹底毀了她和母親這麼多年對外的維護,他竟然當眾說她的外室女!

周圍雖然無人敢靠近,可是這裡發生的事都會被看到,裴憫聲音不低,不少人能聽見。

「此事本座會查清楚。」 說完,裴憫攬住宋慈安,隨後掃了一眼三皇子,

「三皇子這般行為放縱,不知禮教,還是回府好好思過一番吧。」

說完便帶着宋慈安走進船內,

三皇子打算開口解釋的時候,許褚走上前來,「三皇子,請回府思過吧。」

說完,一旁的錦衣衛將三皇子圍了起來。

三皇子面色鐵青,可又不敢和東廠的人對峙,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宋錦安後,率先走到自己的船上。

宋錦安看着三皇子的船慢慢駛離,面上一急,他,他怎麼把她丟在東廠的船上,她回頭看向許褚,不想對方只是冷着臉,

「宋小姐,還不走嗎?」

宋錦安心裏一怒,是她不想走嗎!此刻她恨不能把自己藏起來,周圍人的眼神她實在受z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