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荒女變富婆:糙漢寵妻無下限?蘇晚晚沈淵 第7章_格林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蘇晚晚也是無奈笑了笑。

看了看手中的衣服,一想到那邊是三月份的天氣,抬頭看了看鐘表。

嗯,還不到十點。

這時候,城市裡還有很多路邊攤。

剛要出門想着去為孩子買個保暖衣啥的,一想不對呀,現在她這裡是夏天。

哪裡有賣保暖衣的。

不由得立馬翻箱倒櫃,找到一套自己的保暖秋衣秋褲。

她是會些針線的。

簡單改造一下也不是很難。

就是縫的不太好看而已。

沈淵已經坐了許久了,但是他卻一動不動,更不敢離開。

他還是有些緊張,害怕小玥兒回不來。

若是回不來,他好像真是沒一點辦法。

好在,小玥兒回來了!

她似乎十分興奮,一把拽住了爹爹的手:

「爹爹,爹爹,仙女姐姐讓我去住她那裡,她那裡好暖和,姐姐說還要給我洗澡澡……」

「我去姐姐那裡呀,好不好,我要跟姐姐一起睡好不好…….」

小玥兒抱着爹爹的手搖個不停。

沈淵摸了摸女兒的腦袋,總感覺這樣太麻煩人家。

目光又轉到女兒帶回的東西上面去,又是一包。

咦?

那個不是琉璃盞嗎?

怎麼又給帶回來了?

小玥兒已經有些等不及,沈淵開了口:

「先等等,你仙女姐姐有沒有話帶給我。」

先前他沒想到,萬一對方不認字呢?畢竟他們這裡認字的姑娘不多。

小玥兒這才一拍腦門,立馬從懷中掏出那張紙。

「有,信信,姐姐寫的信…..」

爹爹不讓她走,她還是再等會兒吧。

沈淵接過那張紙,剛摸到,就是一怔。

這紙厚厚的,而且十分光滑。

他起身點了油燈。

入目的是小小的字,十分工整。

不由得有些震驚。

這字,怎麼能寫這麼小,還這麼工整的。

他們那裡的女子也能讀書寫字嗎?

(蘇晚晚:九年義務教育,水筆字,謝謝。)

看了信,沈淵的眸色愈發震驚。

眸光轉到一旁的幾十張紙上,這樣雪白的紙張,還有那琉璃盞。

她竟然說都不貴,而且生活都很富足。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啊。

她還只留下了一枚銅錢,這讓沈淵感覺十分愧疚。

給他這麼多東西,他可要怎麼感謝人家?

小玥兒想到那包裹里的吃的,姐姐說叫什麼漢堡的,立馬小短腿跑了過去。

「爹爹,這些姐姐說是炸雞和漢堡,我可不可以嘗一嘗。」

哥哥和小叔叔都睡了,她先吃點吧。

姐姐那裡的東西都好好吃,她雖然吃了一碗麵條,可是聞着這香味,還是很想吃啊。

沈淵已經麻了,嗯了一聲,似乎還在想要怎麼辦。

還沒想出來,便被香味給吸引。

小玥兒拿了那漢堡咬了一口,簡直要被這神仙美味給折服。

「這世上怎麼有真好呲的東西呀……」

沈淵吞了吞口水,不過他到底也沒吃,還是留給另外兩個人吃吧。

第一次,沈淵覺得自己很沒用,竟是連個像樣的東西回贈都沒有。

算了,明日去打獵看看,若是能順便挖一棵人蔘就更好了。

「玥兒,到那邊不能太麻煩姐姐,要乖乖的知道嗎?」

他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小玥兒的,連忙交待了一聲。

小玥兒一邊吃着漢堡一邊答應着,聽到爹爹同意她去姐姐那裡睡,也是高興地直接原地消失。

「這臭丫頭,你爹都不想要了是不是!」

沈淵呵呵一聲,看了看那琉璃盞,覺得腦瓜子疼。

「這能賣去哪兒啊,鎮上鐵定不行,還是去縣裡看看。」

沈淵決定了,還是讓賣了吧。

就當是替她賣的,賣了銀子也可以給她。

又看了看那信和那紙。

這紙怎麼這麼好呢,這字也為啥這麼好看呢。

聞着還有一股香香的味道。

蘇晚晚還沒把保暖衣改造好,小玥兒就啃着漢堡出現了。

「姐姐,姐姐,我爹爹同意了耶,這個漢堡好好呲……」

小玥兒看到蘇晚晚,大眼睛就眯了起來,笑呵呵。

蘇晚晚放下手中的活兒,看到她還在吃漢堡,立馬去拿了過來。

「好吃也不能多吃,太晚了該睡了,我先去給你洗澡。」

手中的東西沒了,小玥兒可憐兮兮地望着被姐姐拿走的漢堡,咽下了口中的最後一嘴。

不過,肚肚真是好撐啊。

她摸了摸自己渾圓的小肚肚,好久好久都沒吃這麼飽過了。

知道姐姐也是為自己好,不呲就不呲,洗澡澡去啦。

蘇晚晚已經放好了洗澡水,小玥兒跑了過來,看到那浴池,眼睛瞪的圓圓的。

洗澡桶竟然這麼好看的!

「來,快過來。」

蘇晚晚招招手,小玥兒還有些扭捏,她抓了抓自己的衣服。

那洗澡桶是白色的耶,她好些天沒洗澡了,身上臟髒的,弄髒了怎麼辦?

蘇晚晚似乎明白了小丫頭在想什麼,心頭一個酸澀。

鄉下雖然清苦,可是最起碼的乾淨應該保持吧,這孩子的娘是怎麼照顧的?

對了,一直聽小玥兒說爹爹哥哥什麼的,怎麼沒提到過她的娘呢。

「沒事的,玥兒,來,姐姐幫你。」

蘇晚晚上前,親自把玥兒剝了個光,小玥兒剛開始還不好意思,等泡在那暖暖的水裡,立馬歡快起來了。

這桶這麼大,她都可以游水了耶。

蘇晚晚給她打上沐浴露,滿缸子都是大泡泡,小玥兒更是歡喜地哇哇直叫:

「好香啊,姐姐,真香啊……..」

她伸出兩隻小手,不停地拍打着泡泡。

蘇晚晚露出慈母般的微笑,拿個小凳子坐在一旁給她洗頭髮。

小玥兒的頭髮特別的長,就是沒有一點光澤,很是粗糙,打結推不開,她乾脆先用了護髮素。

「小玥兒,你幾歲了。」

一邊為她揉發,一邊問着。

「四歲半,不對,玥兒快五歲了…..」

小玥兒玩着泡泡回答道。

「那你哥哥幾歲了,他叫什麼名字呀。」

蘇晚晚想要多了解一些,小玥兒雖然年齡小,但是從她的話中,她大約也聽明白了。

她家裡現在就一個小叔叔,一個哥哥,一個爹爹和一個她,沒有娘親。

她的爹爹,哦,就是給她寫信的沈淵,從過軍,帶著兒女回村後發現自己的爹娘已經過世了,還留下了一個血親弟弟。

自己的弟弟自從爹娘走過就一直住在大伯家,而且身體不太好,整日吃藥,為了不拖累大伯一家,沈淵帶着弟弟和兒女分家出來自立了門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