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江晚規劃好路線,又將銀票一一縫在粗布衣裳里,便吩咐秋心夏花分開出門去採買藥丸,而她自己則將果子切片烘乾。
  等一切準備妥當,已經是十月中旬。
  她輕點完行囊中的物件,緩緩鬆了口氣,旋即又開始憂心宋媽媽幾人至今未歸,不知是途中耽擱,還是生了變故。
  正想着,院門被敲擊幾下,陳有水的聲音傳了進來,「堂姐,是我,有水。」
  她忙讓秋心把人請進來,見只有他和秋意,不由心頭微跳,「姑母呢?」
  陳有水並未回答,只讓秋心帶秋意去換身衣裳。
  三人知曉他們有話要說,應聲關門離去。
  陳有水壓低聲音,「姑娘,我娘如今在九江靠南的一處鎮子,無事。」
  握緊的手微松,「無事便好。」頓了頓,她緩聲說道,「你們也察覺了?」
  陳有水垂目,「如今北地查的很緊,關卡重重,我娘要我問問姑娘,是不是?」
  江晚點頭,有些無力地坐下,「是他的手段,不知他如何察覺的,上月已經在遍查北地,如今查到何處我也不知道。」
  陳有水也憂心忡忡,「那姑娘可有對策?我和我娘定然全力以赴。」
  江晚揉了揉眉心,「如今唯有出海,可故土難離。」
  陳有水抿了下唇,「我娘要我轉告姑娘,誓死相隨。」
  江晚苦笑,提起精神說道,「終究是我對不住你們母子,又要生離。」
  陳有水抬目,有些愕然,「姑娘不願帶我走?」
  江晚溫和地說道,「你有秋意,不能去。」江晚看他疑惑抬目,心中卻想,若有她帶去的後輩做出那等泯滅人性之事,不如一把掐死。
  面上卻不動聲色地安撫,「風頭過了我會帶叔母回來看你。」見他還想說什麼,擺手示意他不必多說,「若我想去九江,該如何走?」
  陳有水聲音壓的更低,「廣恆九江之間雖隔着群山,可底下卻有一條暗河把持在兩地鹽幫手中,我正好認得廣恆鹽幫的一個小頭目,帶個人過去不難。」
  江晚應了聲,又從桌下取出兩張銀票遞給他,「百兩的應該夠你打通鹽幫上下,五百兩的留着你們往後過日子。」
  陳有水想拒絕,她笑了笑,「我不差這點銀子,拿着吧。」他便不再推拒,接過轉身離開。
  出門見秋意在大門處等着他,走近柔聲說了幾句,大步出門。
  江晚隔着窗沖她輕笑,「有水出門替我辦件事,弟妹安心住幾日。」
  秋意也不多問,笑吟吟地應下,跟着秋心回了房。
  江晚笑着合上窗,倚在榻上不想動彈,不知為何突然有些心煩意亂。
  趙知行收到盧家帖子的時候,隨口便拒了,見王全欲言又止,不由冷冷瞥了他一眼。
  王全見他看來,捧着帖子笑的褶皺橫生,「只是普通帖子奴才也不敢打擾公子,可此乃盧家老夫人七十大壽,公子。」
  趙知行深吸口氣,「何時何地?」
  王全恭敬說道,「後日,盧家祖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