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一望無際的公海上,一座豪華游輪正在緩緩行進。

今天是海外最大組織龍鳳閣,一年一度的堂會,三十六龍罡,七十二鳳煞,全部到齊。

這些人當中,有的是聯合國高層,有的是世界首富,有的是著名殺手組織的老大,還有的是特殊部門的掌權人!

幾乎囊括了世界上最頂級的財權!

此刻,眾人匯聚一堂。

卻唯獨少了閣主林宇一人。

「唉,小師弟離開有三年了吧?」

開口的是一名身着幹練的威嚴男人,名叫龍一,如今在聯合國擔任重要位置。也是三十六龍罡位列第一。是除了閣主林宇之外,閣中輩分最高之人。

身為財閥的龍五,也是嘆了口氣:「小師弟剛當上閣主,把諾大的龍鳳閣交給我們,一走就是三年,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要知道,小師弟每天都要用斐濟水泡腳,要吃空運的神戶牛肉,米其林三星以下,吃了就吐,他離開這三年,到底是怎麼過的啊!」

這時候,七十二鳳煞的領袖,一名皮膚白皙,容貌堪比明星的鳳眼女子,忽然開口了,「小師弟從小就是個小精靈鬼,到哪裡都能混的風生水起,要不然師父他老人家,怎麼會把閣主的位子傳給他呢!」

鳳一搖了搖頭,繼續感嘆道:「倒是可憐了那些和他要好的小丫頭啊,一個個,哭得要死要活,還有那個島國的公主,足足等了他三年,心灰意冷,迫於皇室的壓力,只好嫁給了一個平民,還移居海外,發誓要給小師弟守身如玉!」

唉!

一聲聲嘆息不停傳來。

這龍鳳閣少了小師弟,總像是少了點什麼。彷彿失去了靈魂。

「好了!」

「小師弟的事,就不用擔心了!」這時候龍一忽然開口說道:「我相信,即便是上帝有事,他也不會有事,大家就不要替他擔心了,該賺錢的賺錢,該幹活的幹活,替小師弟把龍鳳閣經營好。我這頭,正在遞交材料,將我們龍鳳島,申請立國,這只是個開始,將來我們要讓小師弟,成為這世界上,最有權勢的霸主!」

……

大夏,奉天西郊陵園,松柏林蔭之間,跪坐着一名身材瘦弱,戴着漆黑墨鏡的青年。

「媽,整整十年了!恐怕整個奉天,早已忘記,林家的大帥府里,曾經還有個二少爺!」

林宇表情漠然的將手裡的黃紙放入火盆中。

「媽,您從小就說我,天賦異稟,過目不忘,將來必是人中龍鳳,只因咱們出身不好,爭不過人家。當年我才十歲,您生怕大夫人忌憚,親手刺瞎了您親兒子的雙眼,並且帶着我主動離開帥府!」

「但事實證明,您錯了!大錯特錯!即便你一個婦道人家,帶着一個瞎兒子,沿街乞討為生,但那狠心的婆娘,依舊要將咱們趕盡殺絕!」

「那一夜,您為了掩護我,投江自盡,而我也被大夫人的人找到,被裝入麻袋沉入江底,若非老瞎子路過,將我救下,並且傳我無上本領,恐怕我現在早已是江底沉澱的一堆白骨!」

想起這十年來的遭遇,林宇身軀不停顫抖,喘息都變得粗重起來。

「十年,這仇恨,我一天都沒有忘過!」

「三年前,我即將踏入築基之境!只要我能破境成功,便可打開天眼經絡,瞎眼不治而愈。但奈何老瞎子卻說我戾氣太重,不利修行,故意封住我的大穴,並讓我入贅陸家,贅婿三年!」

「今天,便是三年之期的最後一天,只要我能夠順利沖開穴道,便會築基成功,介時,整個大夏將無人會是我的對手,我會親手取了大夫人的狗命!」

「我還要親手挖下那老傢伙的雙眼,問問他,當年為什麼對我母子不聞不問,居然狠心任由大夫人將你我母子二人迫害!!」

林宇十指狠狠的抓着地面,聲音比那萬年寒冰,還要冰冷。

吱嘎!

一道踩斷枯枝的聲音傳來,令林宇怔住了。

「你是誰?」

一位穿着墨綠軍裝,肩扛雙星的老者,緩緩走了過來。

「二少爺,真的是你嗎?您終於回來了!我就知道,您福大命大,絕非短命之人,老奴終於把您等回來了!」

老者語氣哽咽,激動的身軀發抖。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

林宇表情冷漠,轉身便走。

老者連忙上前兩步,「二少爺,難道您真的把我忘了?小時候,我還帶您下河摸魚,上山偷鳥蛋,還陪您捉蛐蛐……」

「我再說一遍,你認錯人了!我只是個瞎子,不會摸魚,更不會偷鳥蛋!」林宇自嘲的說了一句,連忙便朝着陵園外邊走去。

而老者見他要走,頓時急了,「二少爺,您就別和大帥生氣了,當年……他也是迫不得已啊!」

林宇身子僵了一下,冷笑一聲,繼續往前走。

童年之悲慘,喪母之痛楚,可不是一句『迫不得已』就能抵消的。

老者見林宇如此決絕,緩緩停了下來,深吸口氣說道:「二少爺,我知道你暫時無法原諒大帥,但如今他已經身患絕症,命不久矣!他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能夠在死之前,見您一面!」

「您可以不原諒他,但身為人子,這種要求,沒必要拒絕吧?」老者聲音哽咽着,祈求道。

「那老東西要死了?」

林宇楞了一下,緩緩停了下來,旋即仰頭大笑,「哈哈,蒼天有眼,果真是蒼天有眼!」

「二少爺,您……」

「阿福,你雖然是他的副官,但我兒時,你帶過我一段,我不為難你!但是你回去告訴他,我不會讓他死得這麼痛快!讓他把脖子洗乾淨了等着我,我會親自來取他的腦袋!」

林宇冷笑一聲,快步朝着外邊走去。

老者望着他離去的背影,忍不住感慨道:「大帥,看來二少爺,對您的誤會,實在是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