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至尊神婿葉昊大結局更新 第4章_格林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哈哈,怎麼樣,臭瞎子,電話沒打通吧?」陸小雅一臉得意的表情。

林宇摸索着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沉默不語。

即便如此,他依舊不相信老婆會出賣他。

夫妻三年,儘管沒有夫妻之實,但他自問對妻子還是很了解的。

「你還不信是嗎?」陸小雅見他無動於衷,頓時氣得牙根痒痒。

張愛蘭沖她搖了搖頭,旋即走過來說道:「林宇,廢話我就不多說了,如果你答應跟我女兒離婚,這個店鋪原本在我的名下,我可以立馬轉給你!有這個店鋪,再加上你的手藝,起碼也足以養老了!」

「我只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你好好考慮,呵呵,不過我可要提醒你,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地兒了,如果非要讓我女兒跟你鬧到對簿公堂,你可能一分都撈不到!」

說完這話,張愛蘭將離婚協議書放到茶几上,便拉着陸小雅往外走去。

「呵呵,媽說的沒錯,姐夫,你好好想想哦!」

陸小雅臨走的時候,故意做了個鬼臉。

儘管林宇看不到,但也能想像到,這娘倆的得意和冷嘲。

林宇就這麼坐到天黑。

又給老婆打了兩個電話,但那頭早已關機了。

林宇想了想,又給執勤隊的小劉打了電話。

小劉是他理療店的常客,之前因為腎結石,疼痛難忍,四處求醫無果,結果跑到他這裡,給治好了。

小劉信誓旦旦說,以後有事找他保准好使。

「喂,小劉?幫我個忙!」電話通了,林宇直接開門見山。

「宇哥,我出勤呢,有事你說!」小劉響亮的說道。

林宇說道:「是這樣,你嫂子出去一個星期了都沒有回來,我有點擔心,你能不能幫我查一下?」

「額……」

小劉有點為難的說道:「哥,這個怕是有點不好辦啊,我們這有規定,除非你報失蹤……」

「哦,那算了吧!」林宇連忙便掛了電話。

「喂?宇哥?」

而另一頭,小劉正在辦公室,一臉無奈的表情。

不過想了想,還是打開了電腦系統。

林宇為人實在,幫他理療沒要多少錢,而且從來沒跟自己開過口。

這忙要是不幫,小劉心裏也過意不去。

執勤隊的鷹眼系統很強大,不到半個小時,小劉還真就查到了蛛絲馬跡。

連忙便給林宇回了過去。

「喂,宇哥?我給你查到了!」小劉連忙說道。

林宇楞了一下,有些緊張的說道:「劉,你說!」

「宇哥,我真說了……你可別生氣啊!」小劉語氣有些吞吞吐吐。

「別廢話,趕緊的!」林宇不耐煩的說道。

小劉嘆了口氣說道:「我這邊看監控,嫂子最後出現的地點是萬豪大酒店,跟一個男的,這男的我認識,他叫劉天豪,是城裡有名的闊少!」

「他們是一個星期前去的萬豪,進去之後就一直沒有出來過!」

嗡!

林宇聽到這話,感覺大腦一片空白。

「雪晴……難道你真的背着我,跟別人在一起了?」

林宇獃獃地掛了電話。

英俊的臉上,漸漸湧現一抹猙獰。

「陸雪晴啊陸雪晴!我一直把你當做明媒正娶的妻子,發誓守護你一生一世!」

「你若不愛我,大可以跟我提出離婚,可你竟敢給我戴帽子??」

粗重的呼吸,代表了林宇的憤怒。

堅硬的骨節,不停發出咯吱的聲響。

轟!

體內的真氣本就蠢蠢欲動,此刻卻是越發劇烈,如同浪潮一般不斷上涌。

原本等到晚上十二點,穴道才會解開。

但現在,林宇竟然強行運功,衝擊穴道!

他等不及了!

他的女人,竟然背着他,跟別人的男人在外邊亂搞。

換成任何一個男人,恐怕都無法忍受。

更遑論,他可是龍鳳閣主,整個世界最有財權的男人!

「陸雪晴,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欺我,但你不可以!」

噗!

林宇嘴角猛地溢出鮮血。

這是衝擊穴道造成的內傷,對身體傷害很大!

但林宇並沒有放棄!

「我已經消失了三年,恐怕世界已經忘了我的名!」

「我兒時是個瞎子!但我心不瞎,我認的人,那就是一生一世!」

「如果有人敢背叛我!我會一刀一刀的告訴她!」

「我林宇,不可欺!!」

轟!!

在龐大的真氣衝撞下,已經鬆動的穴道徹底打開!

洶湧的氣息在林宇身體橫衝直撞,無比駭人的氣息節節攀升!

真氣洪流從氣海爆發,饒過海底、直衝夾脊、上到玉枕。

最後如同一道煙花,在腦海之中爆炸!

林宇猛的睜開眼睛。

只覺得一股真力湧入了眼睛周圍狹小的經絡之中。

啊!

只覺得眼睛傳來一陣劇烈的脹痛,然而下一秒,豁然開朗。

光芒……久違的光芒!

林宇激動的淚流滿面。

林宇壓下激動的情緒,來到雜物間,從一個落滿灰塵的箱子里,拿出一張壓在夾層里的銀行卡,同時又抽出一把銀色龍紋匕首。

兩根纖長的手指拂過刀鋒,眼眸射出兩道冷光:「我堂堂龍鳳閣主,居然被戴了綠帽子,若是不殺了那姦夫,我還有何顏面立足天地之間!」

林宇用報紙將刀包好,便出了門。

在路邊打車,直奔萬豪酒店。

十分鐘後,的士緩緩停在一座金碧輝煌的酒店門口。

林宇推開車門緩緩走了下來。

剛要朝着大堂走去,忽然被門童攔了下來。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是五星級酒店,如果沒有預約,您沒法進入!」門童見林宇的打扮,便知道是個瞎子。眼神頓時鄙夷起來。

「我現在預約不行嗎?」林宇冷冷問道。

門童笑了笑,「現場預約當然可以,但是需要先辦會員!」

「好,辦!」林宇刷的掏出一張銀行卡。

門童頓時楞了一下,繼續冷笑說道:「先生,辦會員卡的費用是三十萬,您這卡里有嗎?」

林宇皺了皺眉頭,「知道什麼是狗眼看人低嗎?」

「你罵人?」

「誤會了,我罵的一般都不是人!」林宇冷笑一聲,大步朝着大堂走去。

「你站住!」門童惱羞成怒,連忙上前要拉他肩膀。

林宇忽然側身,猛地抓住門童手腕,門童吃痛,還沒明白怎麼事,便向後翻騰三周半,下巴磕在了地上,兩顆大門牙瞬間碎成渣渣,門童頓時發出凄慘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