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至尊神婿葉昊大結局更新 第8章_格林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陸家別墅,燈火通明。

一家人,整整齊齊。

半個小時前,老太太被一通電話驚醒。

原本已經與雄風集團達成合作意向,卻沒想到對方突然反悔,連夜宣布終止合作!

要知道,這個項目,是陸家近年來最大的項目,還指望這個項目完成融資上市,老太太給予了很大的期望。

如今得到這樣一個消息,老太太血壓蹭的便飆了上來,立馬讓人通知,緊急召開會議。

此時,身為項目負責人的陸雪晴,正站在**,緊緊抓着衣袖,顯得手足無措。

「陸雪晴啊陸雪晴!你到底是怎麼搞的,奶奶是有多信任你,把我們陸家最重要的項目交給你!但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

會議上,長孫陸海濤趾高氣昂的,大聲晃點陸雪晴,表情怒不可遏。

其實心裏卻在幸災樂禍。

他和陸雪晴分別是陸家銷售一部和銷售二部的總監。也是總經理人選的有力競爭者。

而在平時工作中,陸雪晴的成績,要比他亮眼很多。奶奶也經常誇讚有加。

而如今對方犯了大錯,總經理的職位,鐵定是要落到他的頭上了。

「奶奶……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想到……」

老太太擺了擺手,沒有聽陸雪晴的解釋,「我剛才已經親自給劉少打了電話了!」

「大腳趾骨裂,你知道這有多嚴重嗎?我讓你去搞項目,不是讓你去搞劉少!」

「那個瞎子哪去了,他怎麼還沒到!!」老太太氣憤的跺着龍頭拐杖。

「奶奶別急,那個廢物剛已經給我打電話了,我讓他馬上滾過來謝罪!」小姨子陸小雅立馬站出來說道。

「對對對!媽,這一切都是那個瞎子的錯,可不管我們雪晴什麼事啊!」岳母張愛蘭也連忙幫着說話。

「媽,小妹,這事不怪林宇……」

「你還護着他!」張愛蘭立馬呵斥起來,「要不是他跑到萬豪去,還踩了劉大少的腳,那項目能黃嗎?」

「姐,都這個時候,你就別護着他了,我看他不僅殘疾,還有暴力傾向,這種人你還敢跟他過?說不準哪天連小命都沒了!」陸小雅忍不住撇嘴說道。

「好了!」老太太忽然開口了,「雪晴,我知道這件事不全怪你,都是那個瞎子惹的禍!」

「林宇在我們林家三年了,我們也算是仁至義盡!」

「你明天就和林宇去把婚離了,然後去找劉少好好道歉!劉少也來過我們陸家幾次,誰都能看出來,他對你有意,你這次可要好好把握機會!」老太太若有深意的開口道。

自從老爺子走後,老太太在陸家,那是一言九鼎,這話說出來,基本也就定下了。

陸雪晴緊緊地咬着朱唇,抬頭說道:「奶奶,這件事真的不關林宇的事……」

「陸雪晴,我看你這個總監是不想幹了是不是!!」老太太立馬瞪起眼睛。

張愛蘭連忙上來打圓場,「媽,您別急,雪晴只是一時糊塗!」

旋即瞪着自己女兒說道:「陸雪晴,你是不是瘋了?為了一個瞎子,連工作都不想要了?」

「可是媽……」

「別可是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那瞎子配不上你!現在劉少願意接受你,那是你的福分!」

張愛蘭這一開頭,其他人也都紛紛跟着勸說起來。

「沒錯!雪晴,你還不知道吧?現在外邊都在傳,那劉少可是林夫人的外甥,剛剛留學回來,就被安排到了雄風,給了股份!」

「就是就是!林家在奉天什麼地位,大帥那可是一言九鼎!劉少放在過去,那就是皇親國戚!」

「咱們陸家若是能跟劉家聯姻,將來一定不可限量!」

陸雪晴緊緊地抿着嘴,不說話。

「雪晴,你不會真的喜歡上那個瞎子了吧?」張愛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問道。

「我……」

陸雪晴頓時語塞。

和林宇夫妻三年,雖然經常受人嘲諷,但對方畢竟也沒犯過什麼大錯。

而且對方雖然是個盲人,卻很自立自強,從未讓她操心,而且把家裡照顧的井井有條,閑暇時還會給她按摩。

三年了,就算是條狗,也會有感情,就更別說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姐,你不是吧?你居然真的會喜歡上那個瞎子?」陸小雅捂着腦門,感覺老姐果真是不可救藥。

這時張愛蘭眼神閃了一下,連忙將一張協議書拿了出來,拍到陸雪晴的身上。

「呵呵,你倒是對他仁至義盡,那你怎知他是怎麼想的?」

「這是?」

陸雪晴表情一愣,連忙把協議書拿起來看了一眼,緊接着,嬌軀便不斷顫抖起來。

「媽,你這是幹什麼?哪有當媽的逼着自己女兒離婚的!」陸雪晴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逼的?你好好看看,人家已經把字都簽了,就你一個人還蒙在鼓裡!要我看,你真是太傻了!」張愛蘭忍不住搖頭冷笑。

陸雪晴楞了一下,連忙朝着下邊落款掃去,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林宇』兩個字。

「怎,怎麼會?我不信,這不可能是他簽的!」陸雪晴搖頭,感覺無法置信。

陸小雅嗤笑道:「姐,你可不要自信過了頭,這字丑了吧唧的,除了他這個瞎子,誰能寫出這麼丑的字,是,媽是許諾他了,只要離婚,就把那個小店分給他,給他養老!」

「呵呵,沒想到他真就同意了!嘖嘖,姐,你看看你,到底是有多不值錢,在他眼裡還不如一個鋪子!」

陸小雅最後這句話,瞬間鑿穿了陸雪晴的內心。

再想到剛剛在車上,對方居然跟自己提離婚的事……

表情漸漸扭曲起來。

「林宇,你個王八蛋!你居然真的敢跟我離婚?」

「好,既然你對我不仁,那也休怪我不義,可不是我把你甩了,是你先不要我的!」

陸雪晴在心裏嘶喊着,感覺鑽心的疼,當即便提起簽字筆,顫抖着,準備寫下自己的名字。

張愛蘭和陸小雅,互相對視一眼,都是露出奸計得逞的表情。

「慢着!」

而就在這時候,一道身材消瘦,卻異常挺拔的身影,忽然從外邊闖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