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至尊神婿葉昊鄭漫兒免費閱讀第248集1115鎖 第3章_格林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開往市區的公交車上。

林宇思緒紛飛。

回到奉天,整整三年,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蹤,強忍着衝動,始終沒有來祭拜母親。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終於了卻這樁心事。

曾記得母親臨死之前,含淚叮囑他,莫要報仇,只管好好的活下去,就是她最大的遺願。

但身為人子,殺母之仇,何能不報!

林宇緊緊地攥着拳頭,恨不得立刻殺到林家。

但他知道,暫時還不能。

先不說大夫人家族,在大夏有着最頂級的權勢,大夫人本人,也是善於經營,麾下死士無數。

想要滅掉大夫人,必須將其連根拔除,否則後患無窮!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須縝密計劃!

嗡!

而就在這時候,林宇感覺體內一股洶湧的能量,不停的澎湃上涌。

心跳也不知不覺加快了速度。

他知道,這是功力恢復的徵兆!

只要過了今夜十二點,穴道解封,他便會魚躍化龍,回到那個叱吒風雲的龍鳳閣主!

鈴!

然而,就在這時候,電話忽然震動起來。

接通電話。

裏面便傳來岳母張愛蘭河東獅吼般的咆哮。

「臭瞎子,跑哪去了?趕緊回店裡來,一個小時不回來,今晚別想吃飯!」

還不待林宇回話,電話直接便掛了。

林宇皺了皺眉頭,將電話揣了起來。

從郊區到市區,要一個多小時。

下車的時候,已是傍晚。

徒步走到衚衕里,一家名為『盲人按摩』的店鋪。

這是老婆陸雪晴,給林宇開的店鋪。

自從入贅陸家,不受待見。

只因他是一個瞎子,被岳母和小姨子整日嫌棄,咒罵。

儘管他力所能及,包攬了家裡的臟活累活,但兩個女人依舊不領情,每天冷嘲熱諷,非打即罵。

林宇跟妻子商量,最終從陸家搬了出來,盤下這家店鋪。妻子白天上班,他便在家裡,做理療生意。

因為手藝不錯,來理療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平時倒也有些收益。

「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我說一個小時,你看看這都幾點了!」

剛進到店裡,便迎來岳母張愛蘭指着鼻子咒罵。

旁邊穿着熱褲,翹着白皙長腿,坐在沙發的小姨子,忍不住哼了一聲。

三年了,連髒話都懶得罵了。

當初也不知道爺爺是怎麼想的,非要讓姐姐嫁給這個廢物,甚至臨終的時候,還叮囑姐姐,千萬不要跟他離婚,說這廢物能給陸家帶來無上的榮耀。

結果呢?

三年了,逢年過節,他們一家在陸家受到的全都是冷眼和嘲笑!

甚至整個奉市都知道,陸家的大小姐,嫁給了一個瞎了眼的廢物!

「媽,我坐公交回來的,因為今天沒有報站,所以就坐過了,回來晚了!」林宇表情淡定的解釋着。

啪!

張愛蘭也不廢話,直接將一張協議書拍在了茶几上。

「這裡有個協議,你簽一下!」張愛蘭冷冰冰的說道。

「額,媽,什麼協議?」

「還能是什麼協議,離婚協議唄!」小姨子陸小雅放下手機站了起來。

「你這個廢物,已經浪費了我姐三年青春,難道還要繼續拖累她嗎?」

林宇皺了皺眉頭,說道:「小雅,這是我和你姐的事,好像跟你沒什麼關係吧?」

三年來,陸雪晴對他,雖說談不上什麼感情,但也從未做什麼出格的事,甚至在自己被張愛蘭兩人刁難的時候,還時常出言維護。

三年的朝夕相處,林宇也對陸雪晴有了感情。

再者,這門親事,是師父親自定下的,陸雪晴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即便他有朝一日,重回龍鳳閣,也不會輕易拋棄自己的妻子。

然而,陸小雅聽到這話,忍不住冷笑起來,「怎麼跟我沒關係?」

「我姐要不是招了你這麼個廢物,恐怕早就是豪門闊太太了,我這個小姨子也每天跟着吃香喝辣,甚至還能開寶馬呢!」

「實話也不瞞你,眼下就有個闊少,正在瘋狂的追求我姐,這可是她一生難遇的機會,如果你真的愛她,就請成全她!讓她奔向更好的前程吧!」陸小雅冷冰冰地開口道。

張愛蘭則更加乾脆,直接把簽字筆塞到他的手上,「別廢話,趕緊簽!」

「這也是雪晴的意思!」

張愛蘭連忙又補了一句。

「雪晴的意思?」林宇搖了搖頭,「我不信,如果真是雪晴的意思,她自己怎麼不跟我說!」

丈母娘的伎倆,他如何能看不穿。

陸小雅忽然冷笑道:「我姐每天忙得很,哪有功夫跟你說這些,再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臉皮薄,怎麼好意思當面跟你攤牌!要不然委託我們幹嘛!」

啪!

林宇直接將筆丟了出去,「我不信,反正這字我不會簽,除非她親自跟我說!」

「嘿!你個臭小子,反了你了!你到底簽不簽!」張愛蘭氣急敗壞,一把將林宇的拐杖奪了過來,又高高的揚了起來。

陸小雅連忙攔住了,「哎,媽媽媽,犯不着跟他動氣!」

陸小雅哼了一聲,對着林宇說道:「臭瞎子,我也不瞞你,我姐現在正跟劉大少打的火熱,知道我姐這幾天為啥一直不回來?他們正在度蜜月呢!而且他們已經訂好了,等度完蜜月,劉大少就會去跟奶奶提親!」

林宇冷笑,臉色依舊不屑。

妻子臨走的時候,告訴他出差了,他自然相信老婆的。

「你不信?」陸小雅冷笑,旋即將手機拿過來,播放了一條語音。

「小雅,我這幾天都跟劉少在一起,早上沒法送你上學了,你自己打車吧,沒錢了從你姐夫店裡拿!」

陸小雅笑了笑,「臭瞎子,聽到了吧?我沒有騙你吧?」

林宇的身子顫了顫,但還是搖頭說道:「單憑一條語音,不能說明什麼!雪晴的性格我了解,這三年,我在林家當牛做馬,賺得錢也都給她,她如果不想跟我過,完全可以提出來,不可能背着我做這種事情!」

「呵!臭瞎子,你到底哪裡來的自信!」

陸小雅忍不住摸着腦門,搖了搖頭,「林宇,面對現實真有那麼困難嗎?你看看你,就是個瞎子,廢物,我姐跟你過,那不過是施捨你罷了,你還真以為自己是香餑餑了?跟你分手還需要在乎你的感受?」

「不信你自己給我姐打電話,你要是能打通,那就算我輸!」陸小雅又忍不住冷笑着說了一句。

林宇楞了一下,旋即點了點頭,「好,我這就打給她,親自問她!」

電話很快撥通了,嘟……嘟……無人接聽。

林宇不甘心,連忙又打了一個,卻沒想到竟然直接關機了!

一顆心頓時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