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至尊神婿葉昊鄭漫兒免費閱讀第248集1115鎖 第6章_格林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林宇手裡握着匕首。

短短几米的距離,走得每一步,都很沉重。

只是來到門前,刀又緩緩放了下來。

林宇自嘲的笑了笑。

自己這是幹什麼?

堂堂龍鳳閣主,居然來捉姦?

忽然感覺自己很失敗。

擁有全球最頂級的財權的男人,居然連這點自信都沒有。

如果老婆出軌了,就算把人殺了,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老婆沒有出軌,他就這麼莽進去,令老婆下不來台,到時又該如何收場?

無論面對的是哪種情況。

他和陸雪晴兩人,都會鬧到不可挽回的局面。

想到這裡,林宇嘆了口氣,轉身往電梯方向走去。

只是沒想到,他剛走兩步,這邊房門便忽然打開了。

幾名男女有說有笑的從裏面走了出來。

「林宇?」

一道驚愕的聲音,忽然響起。

林宇猛地顫了顫。

旋即轉過頭來。

「額,老婆?」

眼前這些人,有的拿着筆記本,有的則是手提文件,穿着都很乾練。

見到這副情形,林宇哪裡還不明白。

老婆並沒有背叛他。

但緊接着,他的心便砰砰跳了起來。

這,就有點尷尬了!

「真的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陸雪晴深深的皺着眉頭,露出一副狐疑的表情。

她在萬豪的這幾天,是同劉天豪趕雄風集團的項目策劃案。

劉天豪就是奉市龍頭企業,雄風集團的股東。

有劉天豪的指點,她算是近水樓台,有很大把握拿下雄風這次發佈的項目。

「雪晴,原來這位,就是你的那位瞎子老公?」

林宇還沒開口,一名英俊的西裝男倒是忽然開口了。

他就是劉天豪。

劉天豪盯着林宇的眼神,有着明顯的鄙夷和嫉妒。

陸雪晴可是奉市有名的大美女,沒想到居然會嫁給這樣一個瞎子,果真是暴殄天物。

其實他這次主動幫陸雪晴搞策劃案,就是為了找機會拉近關係,把陸雪晴搞到手。

「劉少,抱歉,我,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陸雪晴臉紅到了脖子根,旋即狠狠地朝林宇瞪了過來:「林宇,大晚上的,你跑到這來做什麼?」

「額,我,是因為有客戶,找我來上門服務!」

電光火石之間,林宇已經想好了理由。

「上門服務?」

眾人聽聞,都是浮想聯翩。

劉天豪意味深長的說道:「雪晴,你老公到底是做什麼的呀?」

「額,劉少,您別誤會,他是盲人,平時做盲人按摩的!可能是有人找他來按摩!」陸雪晴紅着臉解釋道。

「按摩?」劉天豪卻似乎看出了什麼,皮笑肉不笑的問道:「那他拿着刀做什麼?」

「這……」陸雪晴一時語塞。

林宇手腕一翻,露出一副尷尬而又不失優雅的微笑:「刮痧!」

噗嗤!

林宇的動作,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逗笑了。

「陸總這麼優秀,沒想到竟然嫁給了一個瞎子?」

「唉,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這個廢物女婿,跑到這來幹什麼,真給我們陸總丟人!」

在場的幾名員工,有的是陸雪晴的手下,有的是劉天豪的人,此刻竟然偷偷議論起來。

陸雪晴聽到這些話,頓時感覺臉上發燙,盯着林宇,氣得發抖。

「雪晴,今天當著你老公的面,正好我有話想對你說!」劉天豪眼神閃爍的開口道。

劉天豪轉過身來,一臉認真的說道:「雪晴,其實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你了!」

「通過幾天的接觸,我對你的感覺越發強烈,我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好好照顧你!」

「劉少,我,我已經有老公了……」

「雪晴,我是認真的!」

劉天豪指着林宇說道:「他只是個瞎子,能給你什麼?論學識,我是海歸博士!論身份,我是雄風集團的股東,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別說這區區一個項目,我可以把雄風更多的資源,傾斜給你們陸家!」

嘩!

這下,眾人都是同情的朝林宇看來。

劉少竟然當著陸總老公的面表白?

這是壓根沒把這瞎子放在眼裡啊!

不過想想也是,一個瞎子而已,又有什麼資格被劉少放在眼裡?

「太感人了!」

「陸總跟劉少在一起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陸總,您還考慮什麼?趕緊答應劉少吧!」

聽到這些話,陸雪晴緊緊地攥着秀拳,猛地抬起頭來,「對不起,劉少,你可能是太累了,我就當你什麼都沒說,我,我先回去了!」

陸雪晴頭也不回的朝着電梯走去。

「林宇,你還愣着幹什麼,趕緊走啊!」

林宇楞了一下,便摸索着,要轉身跟上去。

「林宇是嗎?」

而就在這時候,身後忽然傳來冷笑。

劉天豪緩緩來到林宇近前,趴在他的耳邊,低聲說道:「臭瞎子,你根本配不上雪晴,若是識相,我勸你還是早點跟雪晴離了吧?

「雪晴她根本就不愛你,你們兩個在一起,只能是相互折磨!」

林宇嘴角微翹:「劉少放心,我和我老婆好着呢!」

「呵呵?好着?那我怎麼聽說,你們結婚三年,雪晴都沒讓你碰過?」

「嘖嘖,我和你老婆雖然只呆了六天,但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不得不說,雪晴的技術,真的不錯喲!」劉少眼神閃爍着奸笑。

林宇拳頭緩緩攥了起來,繼續笑着說道:「劉少,你也不用在這挑撥離間,我相信我老婆!」

「哦?你確定?如果你真的相信,拿刀跑這來幹什麼?」

「還像條狗一樣,在外邊偷聽?嗯?」

劉天豪一邊縮回脖子,一邊嘖嘖道:「說實在的,你這種loser,我見得太多了!不要不甘心,雪晴這種級別的女人,根本不是你這種垃圾能得到的,不但連她的身子得不到,甚至,她根本就不會在乎你!」

「哦?是嗎?你確定?」林宇忽然冷笑起來。

「那不如……咱們來打個賭?」

劉天豪頓時也來了精神,「可以啊,你想賭什麼?」

「賭……我的眼鏡,和你的一根腳指頭!」

林宇話音轉冷,旋即腳下狠狠一碾。

劉天豪的臉色,逐漸泛濫成絳紫色,旋即發出一道凄慘的哀嚎。

啊——

「你他媽敢踩我,我湊!」幾乎是下意識的,劉天豪碩大的拳頭便掄了過來。

林宇連忙偏過頭去,不過還是被對方的拳頭碰到了墨鏡。

墨鏡飛出去的同時,林宇也連忙卧倒在地,慘嚎起來,「殺人拉!救命啊!」

「林宇!你怎麼了?」

原本已經走進電梯的陸雪晴,連忙咯吱咯吱的跑了回來。

見到趴在地上的林宇,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林宇不停地朝着地上摸索着,「我的墨鏡呢?我的墨鏡呢?那可是我花了兩千多塊從地攤上買的暴龍眼鏡啊!」

陸雪晴怒氣沖沖的,轉頭瞪着劉天豪:「劉少,你太過分了,你怎麼能欺負一個殘疾人?」

「我……」劉天豪一副『我尼瑪』的表情。

「雪晴,你不要信他的,是他先踩了我的腳,我根本就沒碰到他!」劉天豪連忙辯解道。

「劉少,你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我是個瞎子,怎麼可能踩到你的腳?」林宇一副委屈的表情。

「老公,別哭了!來,我扶你起來!」陸雪晴眼睛發紅的說道。

林宇搖了搖頭,「不,沒有兩萬我起不來!我要報警!」